笔趣阁 > 喂公子吃剑 > 第三十一章 四门压四宫 上

第三十一章 四门压四宫 上


  黑夜下灯火通明的临渊城又热闹起来,满城的低级海妖受到妖王传讯,疯狂向城主府的方向涌去,嘴里嗷鲁鲁的叫个不停。
  城主府内闪出各色光芒,随后一声巨响整个屋顶都被掀开,雾海妖王悬在当空愤怒的看着下面四人。
  陈鲤等人虽然有红麝释放的大型莲花保护,但也灰头土脸的,而妖王的脸上多出一道细小伤痕。
  这让他异常愤怒。
  惹不起的就躲,修为低的就随意欺负,这还是他成为雾海妖王以来第一次受伤。
  “撕碎他们!”他对众海妖下令,同时双手皮肤下射出数根螺旋状的尖刺。
  红麝立马铺出相同数量的墨色纸符,但纸符被轻易穿透化作灰烬,几人连忙躲闪这才避开。
  “保护好公子。”
  红麝这话是对青城说的,自己展开三座莲花天宫,里面飞射出百十张纸符一层一层叠在空中如同阶梯,红麝踏步上前踩着纸符阶梯朝妖王冲去。
  下面满城的海妖也陆续爬上城主府,它们修为从大多都是八门境内但数量众多,受到妖王命令后不要命的奔向三人。
  陈鲤手持流浪者与青城背靠背,配合亲密无间将海妖成片屠杀,旁边的方炎生因为心里愤恨这群怪物,一套流火刀法也爆发出不错的战力。
  一步一纸符,踏过的位置会自动飞向红麝下一步的位置让她也能在空中移动,但这招对灵气消耗是巨大的。
  妖王两手挥动又是尖刺刺出,红麝只能用多层纸符抵挡,和鮟鱇对战时不一样,鮟鱇打不碎纸符红麝不用再补充,现在每对抗一招都会消耗掉纸符。
  “看你有多少灵气!”
  妖王邪笑一掌拍出,直接拍灭红麝面前六张纸符,随后妖王体内四座海石天宫震动,一股滔天巨浪袭来。
  “噬海浪朝天!”
  灵气化作的巨浪呼啸而来,从地而起由上往下,携带恐怖力量将红麝从空中拍落,那些作为阶梯的纸符也一并吞噬。
  红麝在关键时刻用纸符护住全身,这才没有受伤,但所有手段都被冲天巨浪给淹没,整个人也因为灵气消耗有些萎靡。
  对天宫四层还是太费劲了。
  “头一次碰到能抵挡我浪朝天的天宫境,鮟鱇输给你不冤!”
  妖王看着被他拍落的红麝冷笑道:“但这浪共有三叠,你能挡几次?现在认输留你全尸!”
  轰!
  莲花天宫拼命催动灵气莲花耀眼绽放,阶梯纸符再次铺路与妖王缠斗,红麝冷着脸没有言语,她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特别是在战斗时,她要做的就是保护陈鲤杀掉敌人。
  这是身为剑侍的责任。
  地面上,低级海妖都是些乌合之众经不起三人杀戮,青城杀妖时都是笑吟吟的天生就有着某种优雅,哪怕浑身是血都会让人怜爱。
  “恶心的怪物!用你们的血祭奠我临渊城的冤魂!”
  方炎生拎着蓝白相间的火刀拼命砍杀,他是最大的受害者心里悲愤交加,他要报仇他要杀光这群吃人的海妖。
  陈鲤在敲碎一只海妖的头盖骨后有些担心的看向空中,自己的剑侍为了自己会豁出性命,而他答应过她们会永远保护她们。
  他对一直处于被动的红麝大喊:“红麝回来吧,别为了只咸鱼伤了自己。”
  但这次红麝没有听话,天宫四层对目前的陈鲤是很大的威胁,是威胁就必须铲除。
  “够了!”
  半空中的妖王一把震开红麝,眼前这个人族符修明明修为只有三宫自己却一直拿不下。虽然红麝没办法对自己造成伤害,自己一时半会也杀不掉她。
  噬海浪朝天一次次拍落她,她总能一次次站起来,每次都会更加萎靡但就是不肯到下。
  要是给她拖住了,下面三人一起攻击自己,自己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这不符合雾海妖王的作风,他不会让危险的苗头出现。
  “你似乎对那个四门的家伙跟上心啊。”
  妖王盯着虚弱的红麝,体内海石天宫翻腾突然对准站在下方的陈鲤:“那我就先杀他!”
  “海凝标!”
  一股灵气海水凝结成两根淡蓝色标枪,旋转着扎向陈鲤,就像瞬间冒出的蓝色闪电,速度极快根本无法躲避。
  “公子!”
  “卧莲垂子!”
  红麝想用莲花保护但时间不够,她立马用卧莲轰击自己,强劲的冲击让她如一颗流星冲到陈鲤身前,并用天宫中所有的纸符挡住标枪。
  两根海凝标一前一后,第一根扎碎所有纸符,第二根生生扎进红麝腹部,冲劲让红麝撞到陈鲤怀里。
  海凝标的后劲有余,红麝两只手死死抓着标头不让标枪在往里扎,怕会伤到后面的陈鲤。
  陈鲤抱住红麝,腹部的血顺着伤口流到陈鲤手上,她虽然虚弱又受伤,却一声不吭眼睛依旧紧盯着妖王。
  陈鲤体内灵海瞬间翻腾,平时风平浪静的灵海,此刻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电弧闪电肆掠,藏剑道伤复发,并且更严重。
  白狗都快被吹走,用狗爪紧紧抱住木屋的柱子焦急大喊。
  “小子!你冷静点!”
  “那女娃娃伤不至死啊!你这么做才养好的根基又会损毁,危险点连命都保不住!你还怎么对抗藏剑阁!?”
  “喂!臭鲤鱼赶紧劝劝你的主人啊!他死了你也完了!”
  见陈鲤不理他,白狗转头往灵海下大叫。
  波涛汹涌的灵海中,红色鲤鱼探头感受到现在陈鲤不计后果的杀意,它兴奋用尾巴拍打灵海,身体跃进四门其中一门。
  还在狂风中的白狗傻了眼:“疯了疯了,这一人一剑都疯了…”
  陈鲤双眼微微泛红,眼珠中好似又鲤鱼游过,他将红麝抱起交给身边的青城,流浪者抽出捏在手里。
  “人族真是脆弱,烦人的家伙被干掉,剩下的杂鱼就好解决多了。”空中妖王狰狞的说道,三叠海浪升腾而起,他要一举击杀众人。
  流浪者被陈鲤举起对准妖王,剑尖处微微赤红散发出诡异惊心的气息。
  “你,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