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武星空 > 第三十一章 鹿死谁手

第三十一章 鹿死谁手


  由于把马志远,涂泽以及齐恒三人安排到最后几场比赛的原因,导致涂泽最后两场的比赛有点怪异,涂泽不但要与齐恒交手,还要与马志远交手一次,因为他败给了齐恒。
  不过主持比赛的老师对于这个情况早有准备,让受伤的涂泽休息了半个小时才上场,期间安排了其他人先行上场比试。
  台上。
  输给齐恒的涂泽浑身金色缭绕,气势雄厚,明显是把琉璃金刚决提升到了极限的程度。
  “我知道你已经达到了那个层次,但我依旧会全力战斗。”涂泽朝着马志远说道。
  马志远眉头微微一挑,“主席台上知道的人应该有不少,不过我没想到你也能看出来。”
  涂泽道:“因为我距离那一步也已经不远,否则也会看走眼。”
  “是吗?出手吧!”
  “琉璃金刚气劲!”
  面对马志远,涂泽不敢有丝毫藏私,金刚霸体加身,拳头如潮水般轰向对方。
  “血玉山河!”
  马志远右手从背后抽出,拳头上气劲森然,血气萦绕,隔空一拳击出。
  轰隆!
  拳劲如龙过海,一瞬间就把琉璃金刚气劲轰开,势不可挡,目标直指涂泽。
  涂泽众多绝招之中,以琉璃金刚拳速度最快,只见空气中金光一闪,金色拳影与拳劲撞击在一起。
  “拳定江山!”
  马志远举重若轻,身形轻飘飘的迈步过来,再一拳轰出。
  崩!
  涂泽顿感如芒在背,周边区域被束缚,形如牢笼,他大吼一声,金刚霸体极速爆发,用力挣脱了部分束缚,双拳蓄势迎击。
  马志远的战力骤然飙升,一拳出,浩大的拳劲直接打爆了涂泽的金刚霸体,身体金光暗淡,一口逆血吐出,再也无法站稳身体。
  金刚霸体被破,对涂泽的损害非常大,尽管有学院的精元恢复药剂帮助,但没有十天半个月的调养,怕是没法恢复到巅峰实力。
  马志远惊人的实力让绝大部分人瞪大了眼睛,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级别。
  涂泽再怎么说也是上届金榜排名第二,居然连他的两拳都挡不住。
  主席台和贵宾席上的大人物们,一个个心中有数,不过震惊还是难免的。
  “太强了,同样是金榜前十,马志远怎么会强到如此地步,齐恒根本不可能是他对手吧。”擂台下的高级学员面面相觑。
  清秀少年周凯无奈苦笑道:“齐恒能排到第二,也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这两个家伙,我都看不透。”
  欧阳翼点点头,“我怀疑马志远已经突破了肉身境极限。”
  “这……”在场众人闻言不由骇然,良久不语。
  擂台之上,涂泽尽管脸色苍白,但却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这应该很接近你真正的实力了吧!”
  马志远淡淡道:“可惜你没有机会真正领教。”
  “是的,我们所有人都没机会领教,不过待我跨入这一步,孰胜孰负未必会分的那么清楚。”
  涂泽神色复杂地走下台,连续输给了齐恒和马志远,他的名次基本已经确定,金榜第三。
  下台的时候,涂泽看了齐恒一眼,似乎在说,你看到了,没有突破到那个层次,绝对不会是他对手。
  齐恒神情古井无波,恍若未闻。“哼,看来你还留了后手,只可惜没有跨出那一步,终究是一场空。”见到齐恒如此表现,涂泽判断齐恒多半保留了一些底牌。
  却也不以为然,底牌再厉害,如果实力跟不上去又有什么用,天才与天才的战斗可不是那么容易以弱胜强,越阶挑战的。
  待涂泽和马志远的战斗结束,金榜前十排名赛仅剩下四场,分别是齐恒对马志远,欧阳翼对毛小毅,彭雯婧对罗飞,易锋对张泽宇,至于涂泽和王可儿都经过了九场比赛,和九人都对决过,这一轮比赛没他们什么事。
  先是欧阳翼击败了毛小毅,旋即易锋败给了张泽宇,随即罗飞也击败了彭雯婧。
  最后,只剩下一场对决,那便是齐恒对马志远。
  齐恒,这一届排名赛最大的黑马,一路过关斩将,连战连胜,到目前为止,一场都没有失败,保持了全胜战绩,最引人关注的是,他的实力随着对手实力提升而提升,底牌隐藏颇深,上一轮更是强势击败了上届金榜第二涂泽。
  马志远,上上届金榜第七,上届金榜第一,称得上是江州武道学院年轻一代的王者,强如涂泽,在他手下都走不过两拳,很多人怀疑,马志远的真实实力远不止如此,但他真正的底牌是什么,又无人可知。
  这一场比赛不但是金榜前十排名赛的最后一场对决,也是新老交替的最后一场比赛。
  究竟是新人强势崛起,还是老人稳如泰山。观众席上无数人屏住了呼吸,炙热的目光聚集在了两人身上。
  唰!
  齐恒身轻如燕,率先登台,长刀背负在身后。
  马志远冷笑一声,一步踏出,瞬息出现在齐恒的对面,可怕的身法速度,赢得观众席上一片惊呼。
  “你的实力很不错,连涂泽都败在你手上,但第二始终是第二,不会有所改变。我走之后,江州武道学院就是你的天下。”
  马志远负手而立,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气势弥漫开来,越过擂台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马志远的气势好强,他决定动用自身真正的实力了吗?”众人讶然。
  在对方气势的冲击之下,齐恒蓝衣飘扬,额前黑色刘海猎猎飞舞,漆黑若星的眼神淡然如水,不骄不躁,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纯粹自然。仿佛一株伫立在悬崖上的不老青松,坚若磐石,不动如山。
  他淡淡笑道:“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很难说。究竟谁是第二,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哦,看来你还有底牌未露,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皆是浮云。”
  马志远也不辩解,双手从背后抽出,身体一震,无比恐怖的血气冲天而起,涵括八方,肉眼可见,滚滚如潮,席卷四周,根本没有丝毫断绝的可能。
  “这是……气血如汞,血肉生曦!”
  “不错,正是气血如汞,血肉生曦。马志远居然已经突破了肉身境极限,难怪他的实力那么强劲,无人能挡。”
  “我明白了,前面的比赛,马志远把周身气血收敛,仅凭肉身基础力量对敌,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实力。”
  “没错,马志远隐藏的太深了,齐恒绝不是他的对手,不,十个齐恒都未必是对手,年轻一代王者,说不定其实力已经可以击杀灵武境强者了。”
  马志远冲霄的气血一出,大部分人认为齐恒没有了胜利的希望,甚至有些老牌高级学员露出就幸灾乐祸的神情,齐恒打败涂泽已使得他们心有不甘,要是让这个新晋高级学员,得到第一,那还了得,好在有马志远的存在,齐恒妄想夺取第一,绝对是白日做梦。
  “现在你认为自己还可以战胜我吗?”随着体内的气血澎湃浩荡,马志远的气势节节攀升,仿佛永无止境,狂猛地冲向齐恒身上。
  齐恒抬起眼皮,眼中闪烁一抹盈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过,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齐恒浑身上下气血沸腾,周边的空气嗡嗡震荡,空气被震破,体外有点点晶莹浮出,如宝石,璀璨如星,晶莹纯粹,极度凝练,在气血中衍生,这是比血色还要湛亮的光点,甚至于有些实质化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