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网文 > 第十六章 回家

第十六章 回家


  一切尘埃落定,恐怖的树妖被镇杀后,荒败的村庄陷入了祥和宁静之中。
  曾经的‘鬼村’已然不再阴冷,夜风吹拂,笼罩在天上的乌云悄然退却,洒下点点星光,用不了多久,这个荒芜的村子将再次生长出草木,飞禽虫鸟也会重新回来。
  等牠再次恢复往日的生机,‘鬼村’之名不再,或许数年之后,会再次形成一个村子也不一定。
  但这一切都和刑羽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作家助手发布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本想连夜离开这里,但无奈,之前的强光手电筒被倒塌的木屋掩埋在了下面,没有东西照明,仅凭天上的一些星光月色,还是不好走路。
  无奈之下,刑羽只好回到了之前歇脚的已经倒塌的木屋那里,清理了一小块地方,睡了一会儿。
  几个小时候后,刑羽悠悠醒来,一看远处,天就快要亮了……
  天亮,就意味着可以离开王家树村了。
  刑羽搓了把脸起来,走出村子,沿着荒废的公路,向来路走去。
  一路向村子外面走去,几分钟后,天边的那抹鱼肚白越发的白亮,光晕侵袭大地。
  渐渐的,天色开始亮了起来,
  早晨的山林,雾气浓重,刑羽顺着荒废的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出现在大路上,就是那条有着三个分岔口的公路,一条通往王家树村,一条通往另外一个村子,还有条,则是通往刑羽的所在的邢家庄。
  到了这里,刑羽脚步顿了顿,转头看了身后的荒废公路一眼,向着自己村子的那条分岔路走去。
  古诗里面说,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随着越接近村子,刑羽越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产生。
  刑羽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村子里了,自从他父母离奇失踪之后,五六年的时间,只回来过一次,将年迈的爷爷独自一人仍在村子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虽然爷爷的身体一向很健朗,平常通电话的时候也能感觉到爷爷的状态很不错,但毕竟是一个老人了,独自一人在家总有孤独不方便的时候。
  这次回来,就在家陪爷爷了。
  渐渐的,刑羽越走,越多有熟悉的景色出现在他的眼中,村子里的山,村子里的水,村里的麦田,在初晨的光亮中,在迷蒙的雾气中,显得宁静而安详。
  也不知是不是多年没有回来的缘故,刑羽总感觉自己看到的故乡的山水似乎与以往有着一丝不一样,似乎更加灵秀了。
  邻近村口,刑羽碰上村里两个一身粗布麻衣,扛着锄头,准备下地的老人。
  这两个老人都是刑羽爷爷辈,看到刑羽回来,吃惊的同时也很高兴。
  “呦!是小羽回来了?怎么赶这么早?”
  “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啊?”
  “你这小子,几年不见,已经完全长成了一个大人,成了村里的大学生,以后有出息啊~~”
  见到两个老人,刑羽也很高兴,按照辈分叫了一声叔公,然后笑着说道:“两位叔公,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以后就留在村子里了。”
  “真的?”
  两个老人相互看了一眼,有高兴,也有遗憾。
  邢家村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贫困村,穷乡僻壤的,人口不多,大多数的青年壮年还都选择了到外面的大城市打工拼搏,只留下了一些年老的老人在家里,现在有年轻人愿意留在村子里,他们自然是很高兴的。
  “对了!叔公,我爷爷呢?”刑羽掏出烟,给两位老人点上。
  两个老人乐呵呵的点着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一伸手,指着村东面不远处的岭上说道:“三哥已经下地了,再过一些日子,就是稻子插秧的时候了,三哥正拉着你们家的大青牛犁地呢。”
  “谢谢叔公……”
  跟两位老人告饶一声,刑羽走进了村子,直往村子东面而去。
  邢家村分东西两向,是早年一对兄弟来此扎根的时候,建的村子,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只是后来西向的一支人丁兴旺,几代下来,繁衍出了好几十户的人口,反观另一支,则是人丁稀薄,很奇怪的基本上都是一代单传。
  刑羽就是一代单传的那一支,祖宅建在东向的地方,距离西边最近的房子都有几百来米的距离。
  沿着村里的小路,刑羽往东,走了几分钟,来到一座院子前。
  农村的院子很大,用篱笆墙围着,院子里门口左右两边的地方,是爷爷当年种下的两株桃树,已经有十几年的树龄了,此时上面正挂着不少的果子,白里透红,娇艳欲滴。
  这两株桃树也不知是什么品种,口感很好,刑羽已经好几年没有吃过了,此时一见,立马猴一般的蹿上了桃树,摘了两颗拳头大,白红色的果肉中泛着紫纹的桃子。
  就在这时,突然从院子里蹿出一只黑黄色的影子,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似乎在警告着什么。
  大黄!
  家里爷爷养的一只老狗,看家护院的好帮手。
  它见有人来到家里偷摘桃子,也不是村里的熟人,这才发出警告的嘶吼声。
  但很快,大黄看到了刑羽,本来打算前扑的身子一顿,狗眼中闪过人性化的惊喜,原本的嘶吼声也变成了呜咽声,嗷呜嗷呜的,绕着刑羽开始打转,摇头摆尾的,好是兴奋。
  刑羽弯腰,搂着老黄狗的身子,摸了摸它的狗头。
  大黄亲昵的蹭着刑羽的衣服,狗眼中满是欢喜。
  站起身,刑羽往院子里走去,老黄狗摇头摆尾的跟在旁边。
  院子里是一栋木制的老屋,这栋独栋木制老屋乃是祖上传下来的,在整体的格局分布不像现在的房子,反而和一些庙宇道观相似,最中间空旷的遮在屋顶下的是中庭,以中庭为界,分为两边,前后各有房间。
  本来按照农村的格局,这种房子通常都是兄弟分家之后,各占一边,或者儿子成家分家之后,另一边给儿子住。
  不过因为刑羽这一支是独苗苗,从他曾爷爷到他这一辈,都是只有一个,也就没有分家不分家的了。
  宽大的院子里,用篱笆围着几个方圆几米的小空间,养着几只鸡鸭鹅之类的家禽。
  房子中庭有屋檐遮挡的厅中,放着几堆的干柴火,再边上,放置着一些诸如蓑衣、砍刀、锄头、镰刀之类的农家工具。
  将整座房子都看了看,刑羽发现,房子里的格局跟自己走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房子很老旧,但刑羽感到很亲切,毕竟这是他从小十几年长大的地方,无论在外面飘荡了多久,这里都是他的家,这里都有他的亲人在。
  咕!咕!咕!
  肚子里传来一阵叫唤,刑羽感到有些饥饿。
  来到厨房看了看,角落里放着一些地里的蔬菜,厨房门檐挂着几条咸鱼和一些腊肉。
  刑羽没打算现在做饭,掀开桌盖看了看,发现有早上爷爷煮剩下的粥,还有两碟下粥的小菜。
  吃完粥,刑羽搬来了一把椅子,躺在院子中,脑子有一种放空的感觉。
  老屋,乡田,水井。
  篱笆,女人,和狗。
  女人自然是没有的,但即便如此,也仍然一副乡野农村的画面。
  乡土流!种田流!
  这种小众的流派网文,突然在刑羽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或许……
  将心中从小就存在的乡间热土写出来也不错!
  ——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