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网文 > 第九章 要人命的任务

第九章 要人命的任务


  刑羽心中美滋滋,仿佛看到了自己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生活。
  而这一切,都是手机中那款奇怪的作家助手软件带来的。
  想到这里,刑羽再一次掏出了手机,点击登入了作家助手。
  但刚一进入作家助手的界面,刑羽便是眼睛一凝,因为他看到作家助手界面上的作家公告分项又再次的闪了一下,出现了一条新的公告,字体血红血红的。
  “公告任务:请在三天之内前往王家树村过一夜,任务完成后,可以得到一份乡土种田流大神的写作经验和一份随机奖励(本任务为强制任务)。”
  三天之内前往王家树村过一夜?
  看到作家公告上的这条任务公告,刑羽先是一愣,然后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这真不是刑羽胆小……
  要说刑羽,小时候他父母经营着一家流动的恐怖屋,全国各地跑,有时候也会带着刑羽。
  在很多同龄的小朋友们还在玩着洋娃娃、变形金刚、玩具手枪的时候,刑羽就已经抱着鬼屋中的骷髅骨头,模型人头到处蹦跶,有时还睡在鬼屋中的道具棺材中,可以说刑羽从小到大,都是胆大包天。
  但这一次,刑羽看到公告中的任务,却是一阵胆颤心惊,悚然而惊。
  在王家树村过夜可和小时候在鬼屋里不一样,鬼屋虽然也叫‘鬼’,但都知道是假的,但王家树村却不一样,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鬼村’。
  十几年前王家树村发生的那件诡异事件,在当时轰动一时。
  治下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件,县里自然重视,从市里请了好些个生物专家,地质专家,植物专家,专门对王家树村进行了考察。
  但一连一个多月过去了,不仅考察没有丝毫的进展,甚至还有一连串的怪事接连发生。
  先是有王家树村出现了怨灵的谣言传了出来,再是有一些踏入王家树村范围的人们相继无缘无故的生病,然后死亡。
  接着,王家树村开始有诡异的异象发生,成了诅咒之地,可以咒杀进入村子范围的人。
  而据那些去过了王家树村的人说,在王家树村看到了鬼和怨灵。
  于是,王家树村成了一个鬼村,再没有人踏足村子的范围,凡是踏入其中的人或者动物牲畜,无不因为某种诅咒,离奇死亡。
  十几年来,已经有至少十数人因不信邪,踏入王家树村的范围,最后死亡。
  王家树村,成了名副其实的鬼村,是恐怖和死亡的代名词。
  可现在,作家公告上出现的任务竟然是让刑羽在明天天黑之前前往王家树村,并且在那里过一夜。
  “这他么哪里是任务,分明是要人命吗!”
  一想到任务是让自己去在王家树村过一夜,刑羽就不觉双股颤颤,因为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对这个任务,刑羽是百分之两百不想去完成的,可蛋疼的是,这居然是一个强制性任务,不可拒绝。
  一想到要在明天天黑之前,要前往王家树村送死,刑羽就一阵脸黑,心里直妈娘希匹。
  唯一庆幸的是,因为这款变异的作家助手的原因,刑羽已经开辟出了神域世界,成为了一名可以修炼网文的作者,并且就在不久前创作了短篇小说《树鬼》,形成了原作真本,具有神异的力量。
  相比起普通人,刑羽不仅身体多了几分神异,还有金色书页这样的异道宝物。
  或许……
  能够抵挡王家树村的不详诅咒吧?
  刑羽内心有些忐忑,王家树村的恐怖和诡异,是一条条的人命堆积起来的,轻易间不是谁都能够不惧的。
  刑羽忧心忡忡,有心不想接受这个任务,奈何这个任务是强制性任务,不可拒绝。
  没奈何,刑羽只能认命,接受任务,在三天之内前往王家树村过夜。
  主意一定,刑羽也没有再迟疑,直接在网上订了一张第三天回老家苍桐县的火车票。
  刑羽的老家苍桐县是江州隔壁同安市下辖的一个县,距离江州并不算太远,坐动车也就要两三个小时,不过刑羽家不在县城里面,而是在县属的乡镇下面的一个农村。
  按照路程来算,从江州市去苍桐县要两三个小时,到了县里,再坐客车去乡里,要经过好几个小时的弯弯绕才能到达,再从乡里回村,又要个个把小时的时间。
  王家树村和邢家村是隔壁邻村,路径和路程基本相同,只在最后一段路的时候分走不同的岔路。
  买完第三天回苍桐县的动车票,刑羽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一些行李。
  这次去王家树村完成作家助手发布的任务,要是挂了,自然一了百了,要是完成了任务,以后就打算留在邢家村了。
  自打几年前,经营流动恐怖屋的父母离奇失踪后,家里就剩下了年迈的爷爷一个人。
  早几年,爷爷的身体还算硬朗,能够照顾自己,但这两年,爷爷渐渐老了,留他一个人在村里,刑羽也不放心。
  况且写网文这种东西,根本不在乎地域,只要能联网,就是在农村也是可以写的,而有了变异的作家助手这个金手指,哪怕是在农村,也迟早成就大神之身。
  心中有所决断,刑羽收拾行李的手都快了几分。
  刑羽的物品并不多,在江州几年,也就是一些冬夏季的换洗衣服鞋子,一些毛巾牙刷之类的私人物品,以及其他一些随身物品,最贵重的,大概就是那台码字用的二手笔记本电脑了。
  东西少,收拾的自然也快,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刑羽就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能带回去的就带回去,不好带的,不怎么用的,能扔的就全部扔了。
  将个人要带回去的东西收拾好后,刑羽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告知对方自己要走的事情。
  听到刑羽不租房子,房东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说明天早上会来收钥匙。
  当然,剩下的房租和押金自然是退不了的,这让一项没什么钱的刑羽一阵肉痛不已。
  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刑羽就醒了过来。
  毕竟是在江州学习工作了好几年的时间,还是有一些人际关系需要处理的,第三天的车,前一天刚好可以用来处理一些私人事情。
  又住了一天,第三天早上,将房间钥匙交给房东之后,刑羽没有什么留恋,在动车发车前一个小时,拿起自己的行李,打了一辆出租车往车站而去,踏上了回老家县里的动车。
  近两个小时后,动车到站。
  刑羽在县城没有什么需要逗留的,他出站后,就近在车站旁边吃了一碗面,垫了一下肚子,然后做公交去汽车站,接着上了一辆直达乡里的客车。
  ——
  求支持,有没有书友书单帮忙推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