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涂狐狐妖之狐白 > 第11章能不能抱我一下?

第11章能不能抱我一下?


  直到前方的路被一座很大的山给挡住了,狐白他才肯停下脚步。
  停在这里,看着山坳中奔流而下的溪涧,山泉澄澈得如同有了生命的水晶,喧哗着,打着旋涡,吐着白沫,蜿蜒流泻在堆满乱石的河床里。
  “这里,好像可以休息一下。”
  走了那么久,狐白也口渴了,走进前面流过的小河,蹲下身子伸手舀起水来喝了喝。
  很清甜~
  自己也好久没喝过水了。
  “嗯?那是…”
  这时,狐白擦了擦嘴角残余的小水珠,下意识抬头,看见不远处的空地前似乎有一个洞口。
  外面还冒着一股清凉的微风,在这炎热的中午下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
  狐白的好奇心立马就被勾起来了,想都没想,直接走了过去。
  当来到前面,狐白就有点惊讶了,刚才没注意看,这洞口还挺大的,而且在里面也不是很昏暗。
  里边还有清凉的微风吹过,同时还带着另一种令人十分舒服的气息。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气了吧?”
  狐白静静的站着洞口前,深邃的眼睛望着里面,伸出手来轻轻地扶着旁边的岩壁。
  灵气,乃修行者修行、恢复、提升自我的必要能量,对万物有着净化的作用,万物因为日积月累的吸收它而变的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动物开启灵智而化为妖,而最符合天地构造的人,则在世上最容易羽化而登仙。
  不过,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狐白可不想为了延长寿命、打遍天下繁华一生而去修行,安安静静当一个普通人不好吗?
  与此同时,洞之中,满是书籍的柜子已经结上一层薄薄的冰膜,一朵微弱的火苗在低矮的石床前头微微地燃烧着,照亮了周围一局部的黑暗。
  “还差一点点,一点点就成功了。”
  灯光的光照下,可以看见一头暗紫色的长发,光着脚丫子的萌萌哒的小狐狸静静盘坐在石床之上。
  穿着红白色衣服,背后还背着与身体大小严重不符的大葫芦,周围还不断盘绕着大量的寒气。
  也难怪外面会那么清凉。。
  她现在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嘴唇在坚持着,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额头上时不时还流下几滴汗水。
  不得不说,这小狐狸真的很努力。
  外界。
  “轰~”
  “唉,还是离开算了…欸欸欸!!?”
  正当狐白刚想转身离开,地面突然晃动了起来,刚经过的一只小兔子也被着突如其来的振动吓坏了,双腿一蹬四处乱窜,直接扑在狐白的脸上。
  “看不见了!看不见了啊!”狐白双眼看不见周围,一下子就慌了神,自己还没站稳,胡乱挥舞着双手。
  狐白想把这只兔子弄下来,可是由于惯性,自己的脸又被遮住,于是下意识拼命的往后退,退入了洞穴之中。
  直到狐白感受到寒冷的刺痛感,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洞穴深处,可是自己好像吃了迈炫一般已经停不下来。
  此时此刻,狐白想哭…
  狐白再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自己能那么倒霉,完全是不靠谱的作者又开始坑人了。。
  “可恶!又失败了!”
  涂山雅雅一咬牙,双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捏紧,虽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人都知道,她现在很生气。
  本以为刚才可以直接冲破寒气妖气的,可是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失误了,前几周积累下来的的妖力也在着一瞬间崩溃一篑。
  还引发了周围的妖力共鸣导致震动,现在好了,她又得辛苦重新凝聚妖力。
  “不行,我雅雅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我还有向姐姐证明!”
  雅雅一想到姐姐每天在苦情树下努力锻炼的场景,自己也不甘就这么轻易放弃。
  涂山雅雅咬牙又开始了重新凝聚寒气,只要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那自己就一定能!
  “哎呀!可恶的兔子!你给我下来啊!”
  这时,狐白也滑倒滚到地上,手上还揪扯着那兔子长长的耳朵。
  这次兔子并没有趴在狐白的脸上,而是紧紧抱着狐白锁骨,估计是抱脸抓的不牢,所以才抱锁骨的吧。。
  现在任由狐白怎么扯,在他前面的那只兔子似乎抹上了强力胶水,紧紧抱着,还摇了摇脑袋拒绝,说什么也不敢松手。
  这下,狐白也彻底无奈了。
  被突如其来的震动吓到不说,还被一只可恶的兔子给袭脸了。。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居然还赖在不走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奇怪的兔子吗?
  想到这,狐白不禁疑惑的戳了戳它,结果这小家伙一紧张还抓的更紧了。
  “阿秋!好冷啊~”狐白无奈也不管这只兔子,缓缓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满是冰块的书柜,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喷嚏。
  也不知道这时什么鬼地方,这么冷。
  “等等,这里原来还有个人,额…不对原来还有只妖。”
  狐白无意间看到石床上皱眉的涂山雅雅,惊讶的说道。
  刚才自己一心只想着要将兔子弄下来,还真的没有看到自己旁边还有一只小狐狸。
  “可恶,哪来的混蛋?”涂山雅雅又皱了皱眉头,心里骂着。
  虽是皱眉头,但她却丝毫并没有动,因为现在是凝聚妖力的关键时期,要是过度分心,又要重新开始。
  所以,要是这时候受到干扰,这是所有人都不想遇到的,可是倒霉的涂山雅雅偏偏她就遇上了。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嘿嘿,我只是不小心闯进来的,我这就走…”
  狐白见涂山雅雅皱眉头,知道了自己已经打扰到她,尴尬一笑,不好意思的道歉。
  唉,都怪这只讨厌的兔子,没事撞什么人嘛,现在好了,都打扰到别人了。狐白心里诽谤着。
  望向脖子上的兔子而又没办法,一股怨气不由而生。
  狐白见涂山雅雅也没说话也没有动作,也转身向着洞口离去。
  “等等!”这时,不知怎么的,涂山雅雅突然开口,叫住狐白。
  “哦,怎么了?”狐白刚要走又被叫站住了,他下意识的回头,脖子上的那只兔子也默契的跟着狐白回头。
  就这样,两双带有疑惑的眼神一起望着涂山雅雅。
  “那个…能不能抱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