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 第27章:一切神通悉具自足

第27章:一切神通悉具自足


  简单?
  这是要命吧!
  还是说,这是拿我当小白鼠,试探那位神秘的大神通者的手段?!
  叶凝如丧考妣的黑着脸,脑中思绪急转,这么“简单”的事,我能够拒绝,或者说可以拒绝么?
  心中暗自对比了一下自己与太上镜,叶凝绝望地摇了摇头。
  就自己这点小身体,也敢说个不字?
  太上镜只需停止为他继续遮掩天机的手段,一时三刻之后,等原身之父寻来,他差不多就可以魂归黄泉了!
  不过,凡事不试试,怎么知道就不行呢?
  叶凝抱着万分之一的希冀,就好似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他勉力放空自己的思绪,平静自己的心灵,再次进入到那种一念不起的定境之中,向着太上镜发出了深入灵魂的悲泣。
  “大佬!以您这等穿梭世界的绝世大神通,都无法救回那位太上大天尊,我这点小身体,恐怕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啊!”
  “再者您又不能参与到其中,就凭我这个废柴能做什么?”
  “就我现在,虽然身体比较强壮,但一身修为已废,哪怕是回到水星之上,我想传播那位的信仰,可也没那个能力啊!”
  “就不说那位可能出手的神秘存在了,便是他麾下的一些仆从、弟子,又或者伟大的太上大天尊过去的仇人什么的找上门来,我也根本应付不了,只能给他跌份啊……”
  此刻,叶凝的声音那是前所未有的恭敬与悲伤,简直让人听之落泪,闻之断肠,就好像一个陷入绝境之中的狂信徒,正在祈求他信奉的神明垂怜。
  只不过在他心灵之中的某个微不可察的角落,此刻却是不由微微一惊。
  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看不到那面混沌石镜了!
  以他的灵魂之目光,望着原先混沌石镜的所在之地,那里此刻却是空空荡荡,并无一物……
  可凭借着他心灵中的某种直觉,或者说是混沌石镜的指引,他在冥冥之中感应得到,混沌石镜依旧在那个地方,从来未曾移动过!
  叶凝思绪一转,顿时便明白了过来,心中一时不由感慨不已。
  此镜之背部,虽然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裂纹未曾弥合,但大体已经初步修复成功,恢复了几分巅峰时的元气与神力……
  如今的混沌石镜,已经不是叶凝这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能够观测得了的了!便是冥冥中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这也是来自于混沌石镜的指引!
  随着叶凝的恳切祈祷,太上镜再一次回复了他,安定了他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灵。
  叶凝立刻阅读着太上镜这一次传给他的讯息,片刻后,他胸中那块大石总算是稍稍松动了些许,不至于立刻碾压下来。
  ‘大道五十,天用四九,遁去其一,一线生机……’
  太上镜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让叶凝不用担心,他的存在非常重要,甚至是不容有失的!
  在这条漫长的复活之路中,那位一巴掌拍死太上大天尊的存在,已经设定好了“游戏”规则,只要能够老老实实的遵循规则通关这场“游戏”,即便是太上大天尊复活,那位也不会管什么。
  至于太上大天尊过去的仇敌什么的,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太上大天尊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被那位给彻底抹去了!
  除非太上大天尊复活,否则有关他的一切,除太上镜外,根本就不会有人记得……
  太上镜遵循着游戏规则,在身受重创之时抓住了那一线生机,而这一线生机,此刻就被他系在了叶凝的身上。
  叶凝成,则那位太上大天尊还有归来之日;叶凝败,则二者一同灰灰了去,万劫不复!
  ……
  叶凝老老实实、仔仔细细的将这道讯息读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之后,直到将每个字、每个词的意思都嚼烂了,胸中的那块大石,这才离他而去。
  看来他的运气还没有直接衰到底,他未来的命运不是那十死无生的地狱模式;而是……九死一生的噩梦模式!
  不过话已至此,此事却是断断容不得他再次拒绝了,只能希望太上镜看在他还有价值的份上,不要太坑他吧。
  叶凝勉力振奋起精神继续与太上镜沟通,看看能不能看在他这个废人新手上路的份上,多给他一点好处。
  只是显然,太上镜主意一定便再不会动移,对于叶凝的诸般恳求只是不闻不问。
  在这片由太上镜所开辟出来的虚空之中,无有明确的时空之分,叶凝叙述良久,只是见得太上镜似乎消失了般再不开口,便也渐渐闭上了嘴巴,退出了定境。
  ……
  在那幽暗深邃,无日无夜的地下夹缝内,叶凝微微动了动身体,将自身摆到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后,便停了下来,静静的躺在那里。
  他的双目紧紧盯着顶部的那一层岩壁,眸中迅速掠过几抹深思之色,却是不知在思虑些什么。
  未几时。
  叶凝轻吐了几口浊气,他的双目渐渐的合拢,却是由于身体的疲惫和之前心灵的压力,使得此刻略微轻松了些许了的他,不由自主的沉沉睡去……
  这一睡,便是足足一日一夜!
  当他再度颤动着那长长的睫毛,略带朦胧的睁开眼眸之时,感受着背部那凹凸不平的地面与上方黑沉沉的岩壁,叶凝迅速的便清醒了过来。
  呆呆的仰望着上方,在刚才初醒时的恍惚之间,他竟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还在水星那温暖的大床之上,此刻被一个长长的噩梦所惊醒,睁开了眼睛……
  只是还不待他心中升起喜悦,巨大的现实环境之区别,便直接打破了他的幻境,残酷的现实依旧摆在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抉择。
  叶凝双目接连开合数次,旋即他又重重的进行了几次逆腹式呼吸,刚睡醒时的慵懒与茫然还有睡前的疲惫顿时被他全部摆脱,再度清醒起来。
  沉默了片刻后,他的心灵已然无比的冷静,关于太上镜所言的一切利害,皆被他迅速分析挑明。
  最后,他低沉着声音,沙哑的开口说道,“太上镜大佬,开始吧,我愿做那位的道标,为他树立信仰,等候他归来!”
  嗡~~~
  随着叶凝的话语,混沌石镜再出传出了一段信息。
  “善!从主人昔日之足迹,举信仰以奉玄元,纳韶光以引真灵……宿主所需前往的第一方世界,《大唐双龙传》!”
  “任务一:存活、变强!”
  “任务二:举信仰以奉玄元!”
  “目前可穿越方式:1,真身穿越。2,以意志降服并同化异位面他我化身。”
  叶凝默默的咀嚼着太上镜所传递的信息,时不时的开口询问。
  “有任务?完成任务的话,有没有什么奖励?没完成的话,会不会有惩罚?”
  “宿主在所有世界都必须完成这两项任务,无奖励与惩罚,但若不能完成任务,便无法前往下一个世界。”
  “这两种穿越方式有何优点、弊端?哪个更适合此刻的我?”
  “二者优缺点皆有,第1种真身穿越,能够百分百的携带自身的实力进入异界,但一旦在异界死亡,便会彻底陨落;第2种穿越方式无有陨落之危机,但若不能以意志降服他我化身,便会失败!”
  “在异界之中,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你才会为我加持buff?”
  “宿主每前往一方世界,在那方世界之中造成一定的影响,就会收获“源力”,我与宿主的交易,皆需以“源力”为代价!”
  ……
  良久,此地虽无年月日夜,但叶凝也已询问得口干舌燥,直到将自己所有的疑惑,都一一问了个遍之后,他才停止询问,默默的在黑暗中准备。
  片刻后……
  “开始吧,我选择第2种穿越方式,以意志降服异位面他我化身!”
  “可,第一次穿越,我且与你个方便。”
  这一道淡淡的话语并未从那神秘空间之中传出,叶凝只感觉一道光突然亮起,炫得他头眼一昏,眨眼间便变换了个世界与躯体!
  ………………
  自五胡乱华、江山分裂后,史莫有之、混乱至极的南北朝大分裂之际,霸主频出,南征北战,生杀予夺,士族张狂,弄权乱政,侵吞民血……
  小民苦不堪言,朝不保夕,是故隋虽得位不正,但南下灭陈,一匡天下后,却甚得平民百姓拥护,又有隋文帝开创开皇之治,一时间天下民生富庶,百姓安居乐业。
  唯有起于汉末、兴余魏晋的世家门阀,历史悠久的佛道魔门,因分赃不均,而由自在暗处磨刀霍霍,希冀再度宰割天下。
  自隋炀帝杨广弑兄登位之后,更是暗中波涛汹涌,江山起伏之势一触即发。
  大业元年,帝下令开通济渠。
  大业二年,楚国公杨素逝于任上,一夜之间,隋炀帝下令杀尽其党羽门徒,却始终无法寻找到杨素藏宝之库。
  自此即有“谁能获得杨公宝藏,便可一统天下”之传言传出。
  大业三年,帝遣羽骑尉朱宽、海师何蛮使流求。同年,颁《大业律》。北巡至榆林,启民可汗来朝。
  大业五年,帝亲征吐谷浑,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伊吾吐屯设内附,以其地置伊吾郡。
  高昌王麴伯雅朝见帝于张掖。大索貌阅。全国郡一百九十;县一千二百五十五;户八百九十万余,口四千六百余万,大隋达于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