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280章 渣渣汪

第280章 渣渣汪


  “呜哇!”
  刚烤出来的肉串有点烫,小萝莉咬得太急,一口下去,差点被烫哭。
  但是软嫩弹牙的口感和微辣鲜香的味道,又让她舍不得吐,只好撅起小嘴,把那块肉吐出来一点,再吸回去,再吐出去一点,再换个位置吞下去……
  鼓着小腮帮子,嘴里一直嘶嘶哈哈的,瞪着眼睛却耷拉着眉梢,小表情可委屈了。
  “烫,烫!嘶嘶……”
  孩子妈妈守在旁边,赶紧蹲下去伸出手:“乖宝,快吐出来!”
  “不要!”
  小萝莉委屈归委屈,可是坚决不松口,撅着嘴,像金鱼吐泡泡似的上下活动嘴唇,硬生生把那块儿肉咽了下去。
  “好好呲哦!”
  嘴巴都瓢了。
  汪言笑得要死,蹲下去哄她:“哎哟小颜宝啊,你得用牙咬,慢慢往下撕,不能这样一口吞掉的……”
  颜宝冲汪言甜甜一笑,特意咧着嘴,于是就露出那排缺少中央两颗的下牙。
  “哥哥,我咬不下来!”
  黑黑的一个小窟窿,再配上那个灿烂的笑容……
  汪大少一愣,随后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眼泪差点没笑出来。
  小萝莉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左面瞟一眼妈妈,有点讨好;右面瞟一眼大哥哥,有点害羞;然后义无反顾的把羊肉串端到嘴边,歪着脑袋又是一口。
  “好好呲哦!”
  “好好,你慢慢吃,哥哥再给你留两串。”
  汪言慈爱的摸摸颜宝的小脑袋,然后给孩子妈递过去一串:“您尝尝?”
  “哎哟,谢谢,我吃一串就好。”
  颜妈妈原本是对烧烤不怎么感兴趣的,一直都没往肉串上瞧,此刻,被女儿勾动好奇心,终于忍不住要试试。
  汪言递给她一串儿,回头招呼傅雨诗和林薇薇。
  “来吧,亲,尝尝我的水平,好吃的话,麻烦给个好评。”
  林薇薇和傅雨诗原本打算,坚决不碰汪言烤出来的任何东西,别问,问就是在减肥!
  但是现在,看着丝毫不像作伪的小萝莉,顿时动摇了。
  对视一眼,接过羊肉串。
  然后没急着动口,回头找如玉他们。
  几个沙雕都懵哔了,如玉结结巴巴的问:“大、大哥,刚才你、你烤串不是这、这样的啊……”
  大少傲然冷笑。
  刚才是刚才,你懂不懂什么叫挂别三秒,当刮目相看?!
  反正所有人都觉得很魔幻,然后川娃恍然大悟,义愤填膺。
  “靠!大哥你玩我们!”
  汪大师坏笑摇头,大实话直接就往外放:“刚才我只是没有加载上烤串技能而已。”
  “我信你个鬼!”
  松鼠横眉竖目的要炸刺儿,刚上前两步,被汪言斜着眼睛瞟一眼,立即缩了卵。
  “哥,你说什么我都信,来一串尝尝呗?”
  “给我们家颜宝留四串,剩下的你们拿去分了吧。”
  汪言大方的把烤串都给他们,自己一串都没留。
  刚才的烧烤仍有不足之处,主要是对炭火温度判断得不够精确,所以,仍有一丢丢的进步空间。
  自己吃,当然要吃最好的嘛!
  大家分完羊肉串,小心翼翼观察一阵,发现卖相无可挑剔,终于放心下嘴。
  一口下去,之前吃过汪言烧烤的哥几个都哭了。
  “我日了如玉个仙人板板的,大哥你烤串这么好吃,刚才喂我们吃生的?!”
  如玉怒了:“老大作孽,为啥日我?”
  宋辰幽幽道:“你就这功能……”
  别看沙雕们在扯淡,嘴里可一点不慢,转眼之间就一人两串下去,然后死死盯着松鼠手里多出来的那串。
  “靠!做梦都别想!”
  松鼠嘴里塞得满满的,根本来不及再对手里那串下手,眼看着川娃和如玉要上来抢,情急之下,伸出舌头,把羊肉串从底下到顶上,舔个遍。
  “松鼠我草里打野!”
  “你麻痹你咋这么埋汰呢?!”
  哥几个气疯了都,就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
  松鼠倒是得意洋洋,慢慢嚼着嘴里的肉,然后嘚的巴瑟的摇着最后那根羊肉串。
  “来啊来啊,谁想吃,分你一半?!”
  “不敢吃不敢吃……让我闻闻味儿行吧?”
  如玉眼珠子一转,凑到肉串旁边,假做要闻,突然张口……
  “he,tui!”
  一口口水喷上去,撒丫子就撂。
  “如玉我日你大爷!有种你别跑!”
  胜利果实惨遭毁灭,松鼠直接红了眼,拎着钎子,放开两条大长腿,撵狗似的追了上去。
  ……
  沙雕们耍宝的时候,林薇薇和傅雨诗也在姿态优雅的吃着烤串。
  一口下去,眼睛顿时开始放光。
  “哇!狗子你可以的啊?!比簋街大师傅的水平都强,好吃!”
  强倒未必强。
  民间有很多大师级的烧烤师傅,人家多年的经验,绝对比汪言手熟。
  但是,腌好的肉串,食材本身就一般,再忙忙叨叨的批量加工,肯定不如汪言做的细致。
  傅雨诗秀气的吃着羊肉串,突然发出一声感慨,神色极度复杂。
  “好神奇……你到底都会些什么?写字那么好看都够令我惊讶了,烧烤也做得这么好……完全不沾边啊?!”
  嘿嘿,能把小公举都征服,必须嘚瑟一下!
  大少傲娇扬头:“呵,哥懂的知识多了去了,你才见识过几样!”
  换成是往常,平之和小公举肯定会打击汪言一下,务必不能让他的气焰如此嚣张。
  但是今天,俩姑娘居然没法反驳。
  事实摆在那里,确实很神奇啊……
  “你厉害你厉害,给你起个新外号,叫宝藏狗子怎么样?”
  林薇薇舔舔嘴唇,没等汪言回话,突然指着桌面上的茄子撒娇。
  “宝藏狗狗,姐姐想吃那个!”
  傅雨诗立即跟上:“我要吃菜卷。”
  “嘁!”
  汪大师不屑的冷哼一声,重新蹲下去,逗弄颜宝。
  小萝莉几个肉串吃得满嘴油汪汪,每咽下去一块肉,就得舔一下嘴唇,生怕落下点什么。
  “乖颜宝,好吃么?”
  “好呲!”
  “喜不喜欢哥哥?”
  “稀饭!”
  “哈哈,真乖,还想吃点什么,跟哥哥说!”
  颜宝眼珠子一转,迈开小腿挤到汪言怀里,往他膝盖上一坐:“哥哥抱我起来看!”
  精的哟!
  颜妈妈赶紧拦着:“颜宝乖,要先擦干净才能抱,别把哥哥的衣服弄脏了!”
  “没事没事,脏掉再换嘛!”
  汪言哈哈大笑,单臂把她抱起来,让她看桌子上的食材。
  “颜宝想吃QQ肠和小鱼,不要菜菜!”
  “OKOK,想吃什么都行!”
  熊孩子讨厌,但好看又乖巧的小萝莉,那真是招人喜欢。
  汪言对小萝莉百依百顺的样子,顿时掀翻两个醋坛子。
  傅雨诗小声嘀咕:“狗子对咱们都没这么好过……”
  林薇薇跟着念叨:“小刘璃在咱们中间也是个子最小的……死狗子别是个变态吧?”
  华生啊,恭喜你发现了盲点!
  另一旁,颜爸爸终于带着烤肉出山。
  用的炉子不一样,颜爸烤出来的是那种片状的铁网烤肉,成品看上去色泽很好,喜滋滋的拿来给女儿献宝。
  “乖闺女,来尝尝爸爸的烤肉!”
  颜宝很给面子的咬一口,细细嚼着,煞有介事的点头:“特别好呲呢,爸爸!”
  然后马上扭头跟汪言撒娇:“哥哥,我还想要一个烤鸡翅,可不可以呀?”
  再都没瞟亲爹的烤肉一眼。
  颜父不死心,赔着笑脸,开始哄闺女。
  “颜宝你再尝一口?要不然,爸爸给你烤鸡翅膀?”
  “爸爸你休息吧!”
  颜宝马上反对,理由特别充分:“你年纪大,不要累到嘛,我求哥哥给我烤。”
  奶声奶气的,逻辑充满天真童趣,逗笑一群人。
  当然,其中肯定不包括强行“被年纪大”的颜父。
  才30多岁的人,看起来又是个直肠子性格,当场就有点挂不住脸。
  “哎哎哎,乖颜宝,我才是你爸啊!”
  “嗯嗯。”颜宝敷衍点头,“你是一个好爸爸……”
  噗嗤!
  当场就笑喷一片。
  汪言美得不行,跟颜父开玩笑:“老哥,看来还是我的魅力大,哈哈!”
  颜母笑眯眯接口:“小哥的水平确实比你强,羊肉串很好吃。”
  颜父不服气了。
  “那是因为现在的工具和材料都不行!我最擅长的是天然石板料理,铁板烧的手艺也过得去,烧烤确实没怎么搞过嘛!”
  没等汪大师吭声,颜宝一皱淡淡的小眉毛,用老气横秋的语气+奶声奶气的嗓音,替帅哥哥站台。
  “爸爸,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要学会反省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不要为失败找借口,不然长不高的……”
  噗嗤一声,汪言笑喷了。
  原本听着前面的发言就想笑,后面那个神转折一出来,顿时破功,再忍不住好笑。
  颜父1米70出头,在那一辈里不算很矮,但是现在的孩子越蹿越快、越蹿越高,汪言的身高都没什么优势,更不用说颜父。
  被亲闺女一棍子敲脑门上,颜父彻底自闭了。
  汪言揉揉颜宝的小脑袋,以示奖励:“颜宝真乖!去吧,坐下等着,哥哥马上给你烤鸡翅!”
  放下她开始忙活,随口和夫妻俩闲聊,给颜父找台阶。
  “老哥是开餐厅的?”
  “对,店在开福万达,叫做颜·怀石创意餐厅,就是我的本名,小兄弟有时间一定要来光顾一下,我请客,我亲自下厨!”
  颜怀石挺热情的,发出邀请之后,才突然想起来问:“哎哟,不好意思,还没请教小兄弟你的名字?”
  “汪言,星师大一新生。”
  汪大师动作不停,意态悠闲,看上去并不如何专注,却有种行云流水般的写意。
  颜怀石是专业的,见状,竖起大拇指赞叹。
  “汪小弟,你这功夫可以啊?!烧烤是不上台面的手艺,能练到你这样举重若轻的程度,当一句大师不为过!”
  满脸好奇,就差直接问一句:您是不是祖传的烤串练摊,家学渊源啊?
  大少谦虚一笑:“真没怎么练过,都是照着视频瞎琢磨的。”
  周围一圈人顿时流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有想吐的,有肃然起敬的,有懵哔的,有难以置信的……
  如玉悄悄跟小舅子嘀咕:“老大装哔的功力越来越精深了!”
  宋辰摇摇头:“你不懂天才的世界。”
  颜怀石是最难以置信的,但又是接受起来最没有障碍的。
  “20岁不到的年纪……看来真的是天赋惊人。”
  “我是真正见识过妖孽的,切墩儿颠勺之类的基本功都没练出来呢,上手炒菜,就是比大师傅好吃,让人嫉妒不来。”
  说是嫉妒不来,可是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有大厨背书,汪大师的水准不用再质疑了,大家都眼巴巴的盯着汪言的烤串。
  随着香气慢慢散逸开,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过来。
  楼楼饺子她们原本不想往汪言身旁凑合的,但又忍不住好奇,于是就打发易大帅、小迷糊来探听虚实。
  等到这波烧烤做好,除去给颜宝留着的鸡翅膀和一根QQ肠,其余的被大家哄抢一空。
  一吃到嘴里,立即马屁如潮。
  “班长你好棒!”
  “厉害喽我的哥,你摆个烧烤摊肯定生意爆火!”
  “神了,真香!”
  “班长你累不累?我给你捶捶肩?”
  “班长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
  “班长你热不热?我给你扇扇风?”
  汪言实在应付不过来,赶紧喊楼楼:“快组织大家做个游戏什么的,别搁我这儿碍事!想吃什么都有,今天我给大家服务!”
  “奥耶!!!”
  “班长你好帅!!!”
  全班集体欢呼,开心得不行。
  刚打发走女生们,又涌过来好多游客。
  客气点的,是问:“小帅哥,能不能卖我们点食材?我们凑个热闹。”
  或者是:“帅哥,那边的炉子可以借用一下么?”
  在外面玩,开心最重要,与人方便的事儿,汪言没有不应允的理由。
  扬声喊:“那边的两个圆炉你们随便用,自备食材就好。愿意和我们一同做做游戏、唱唱歌的,同样欢迎,大家请自便!”
  “哎呀,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大家纷纷致谢,兴致勃勃的去凑热闹。
  但是人一多,真的是什么奇葩都有。
  有个中年大姐理直气壮的问:“小帅哥,你直接卖给我们烤好的羊肉串呗?一串给你5块钱,你不亏。”
  好悬把林薇薇和傅雨诗气笑。
  汪言倒是平静得很,和那种奇行种生气不值得,有礼有节的回一句拉倒。
  “我愿意给我的同学们服务,是因为有感情在,大家开心我就开心,无所谓面子不面子。我们住25间顶级套房,都是我个人出的钱,您想拿钱买我服务,有点欠考虑。”
  那中年大姐被怼得挺不乐意的,看样子还想再刺回来两句。
  却被同伴一把拉住,赔笑说着“对不起”的同时,硬生生拉走。
  “干嘛呀你?那小孩那么狂……”
  “人家一块表上百万,你是不是疯了?”
  “嘁,我就问问卖不卖,不卖拉倒,能怎么样嘛?真是的……”
  对话淹没在喧嚣中,没有砸出任何水花。
  汪言的实力,再加上冷静的处理方式,让一场很有可能扫掉大家兴致的小风波消弭于无形之中。
  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马上转头招呼大家:“来来来,排队排队,想吃什么都抓紧,哥最多在这儿给你们站30分钟!”
  男生女生们顿时都炸了。
  “大王圣明!”
  “班长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我们不挑,烤什么吃什么!”
  汪言就笑:“那行,都别过来添乱啊,好好玩你们的!”
  “收到!”
  大家齐声回应。
  包括极其讨厌平之小公举的饺子她们,都对汪言疯狂鼓掌欢呼。
  傅雨诗佩服得五体投地,问汪言:“狗子,我是真的难以想象你会站在烤架前面干这种事儿,你不会觉得……呃,掉份儿么?”
  “你想什么呢?”
  汪言哑然失笑。
  “大富豪一样会给爱人做晚餐,为孩子换尿布,扶着喝醉酒的老同学在便池前面吐。
  付出一点点辛苦,就能让所有人都开心的事,为什么不做?
  出来玩是为了放松,端着架子多累。
  你啊,小公举包袱太重!”
  被汪大少开着玩笑批评一句,傅雨诗却没有任何不满,竖着大拇指,化身小迷妹。
  “狗子哥,你可以的!”
  林薇薇没说什么,却笑得特别明媚,眼睛里隐隐有一抹自豪。
  具体情绪太复杂,不猜也罢。
  ……
  汪言说是只烤30分钟,其实基本就没离开过摊子,休息也就是在附近,班里谁来“点单”,都能得到满足。
  女生们心疼汪言辛苦,一波又一波的来送温暖,朋友圈更是不要钱的发。
  发必言“我们班长如何如何”。
  饺子唱歌唱到一半,扭扭捏捏的绕到汪言面前,情歌对着狗子唱,最后非得再来一句:“是感谢班长辛苦的,臭渣男,别多想!”
  啧啧……
  林薇薇和傅雨诗默默感叹着,心中突然生出一些理解。
  人格魅力摆在那,人家小女孩会喜欢,再正常不过。
  汪言在控制距离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真没法再苛求什么。
  只是,该酸还是要酸的。
  傅雨诗小声嘀咕:“到处乱放闪,真渣!”。
  林薇薇模模糊糊听到一个渣字,默默点头。
  快特么收起你那该死的魅力,渣渣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