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戮游戏之罪恶审判 > 第四十九章 审判会议·二开 十

第四十九章 审判会议·二开 十


  阿英汗:“唉!我有双重人格!”
  刘心乐:“这个说法确实行得通,除非拿到阿英汗档案的那个人愿意站出来,否则没办法证明。”
  庞学家:“事情变得复杂了。”
  杨冰洁:“双重人格假说属实的话,三个人都有嫌疑,我也不敢打包票也希望各位已经投票的人能再好好思考,我选择保持弃票。”
  许清政:“现在的局面我的意见已经不重要,我也选择保持原样。”
  博恩:“请等一下,吉米同学你也说说话啊!”
  吉米:“哈欠~你就认命吧博哥,这次辩论这是无聊到我都不想救。”
  红鹦鹉:“呼zzz~啊!都投完了啊!那么现在归票。”
  沈沐晴:“我弃票。”
  再投票结果:无罪5张有罪3张弃票4张
  辩护方胜。
  红鹦鹉:“恭喜你了路天凡同学,现在没有新证据别人不能再检举你,相当于拿到半张免死金牌,呜哈哈哈哈!”
  刘心乐:“假设当事和自己的第二人格彼此不共享记忆,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患有双重人格,当事人的辩解就没有任何说服力,单凭对当事人第一印象做出的结论也是一样。”
  叶家强:“切,你在说我吗?”
  许清政:“不过前面的讨论也只是基于凶手拥有双重人格这种假设,双重人格这件事本身就很难证实。”
  博恩:“还是许律师明事理。”
  周小丹:“我也认为凶手不是双重人格是另一种精神病。”
  博恩:“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当我没问。”
  周小丹:“凶手其实是精神分裂,对吧!”
  博恩:“不要对着我问,我既不是凶手,精神也正常得很。”
  周小丹:“是吗,虽然只有一小段但是称呼确实改变了,在你问我要解释的时候你对马卫的称呼从‘马先生’改成了直呼其名。”
  博恩:“这算什么?我承认我当时情绪有些激动有点口误很正常,这点也要抓着不放,只能说你词穷了。”
  周小丹:“你现在的态度也是,跟你背诵辩词时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博恩:“我也是人,也有情绪,我一心想举发真凶您却多次阻拦,换其他人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对不起无意冒犯各位。”
  阿英汗:“听起来都很合理,可是精神分裂是什么?”
  楚仁:“精神分裂是一种较为严重的精神疾病,主要特征为思维、情感、行为分裂,精神活动与环境不协调,患者本身的基本个性也会产生改变。”
  阿英汗:“原来如此,谢谢仁医生。”
  博恩:“周同学你倒是说说我有哪点符合以上特征,凶手又有哪些行动符合上述特征。”
  周小丹:“你曾经嫌弃排除法太不讲究,但是你自己在指证路天凡的时候自己不就是顺着排除法过后剩下的选项继续,这算不算行为分裂。”
  博恩:“硬要说的话我们是彼此彼此,你之前赞成双重人格一说,现在又否定双重人格提出凶手是精神分裂,这又怎么说。”
  周小丹:“我只是附和一下而已,你可是自己主动运用排除法指证路天凡,我提出精神分裂,也只是认为证实精神分裂比双重人格要来得容易,而你恰好符合我提出来有什么问题。”
  博恩:“要不然就请楚医生来鉴定一下我是否有精神疾病。”
  楚仁:“很抱歉,我是内科医生不是精神科医生,对精神疾病也只有书面了解不敢妄下判断,而且我认为还是从作为凶手所要达到的条件入手会比较快,上次我们不也是通过这种方法揭发李贞妮。”
  许清政:“确实是个好提议。”
  沈沐晴:“我也赞成。”
  庞学家:“附议。”
  周小丹:“既然你们这么决定了,那就先这样,未免有人再抓着鬼牌不放干扰进度,我们就以凶手的精神有问题所以忽视了鬼牌为前提讨论。”
  许清政:“其实凶手为什么不处理掉鬼牌可以事后再考究,只要鬼牌是马卫放置的就行了,那么我们开始就凶手的条件开始讨论。”
  楚仁:“首先凶手使用那条布满灰尘的密道身体一定会弄脏,而且就马卫的伤势来看凶手身上多多少少会沾到点血迹,洗个澡是必要的。”
  何丽影:“难、难道……”
  周小丹:“何丽影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何丽影:“我、我是在想按楚、楚医生的思路,凶、凶手的头……”
  周小丹:“马卫的死亡时间是7点半阿英汗跟医生敲门的时间是8点多,间隔时间这么短凶手要完成搬运尸体和现场布局和安装特殊装置封锁密道再回房间洗澡,时间根本不够用头,发肯定没那么快干,你是想这么说吧!”
  何丽影:“对。”
  周小丹:“那么请问两位敲门的有没有谁一开门头发是湿的或是开门时间特别久?”
  楚仁:“真要说的话有两个房间开门比较晚一是博恩,二是你们。”
  叶家强:“等会儿,这个‘你们’是?”
  楚仁:“就是何丽影跟周小丹,她们两个待在一个房间。”
  周小丹:“这件事跟案子没关系,我跟何丽影彼此可以互证不在场证明,我们昨天也没跟玩牌的那几个有过多的接触也是审判会议上你们说了我才知道,凶手不可能是我们。”
  博恩:“是这样吗?如果凶手其实是不知道鬼牌含义的人,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不处理鬼牌,是马卫误会了找他出去的人是跟他一起玩牌的人。”
  周小丹:“现在换成推给我了吗?别忘了我们是两个人共处一室,何丽影可以证明我没有机会犯案,还是你认为她是我的共犯,红鹦鹉共犯可以获得什么好处你解释一下。”
  红鹦鹉:“没好处,不管是处刑还是获胜的福利都只有领了杀手牌且实际动手的人获得。”
  吉米:“嘻嘻,我的话只要能让游戏变得有趣不介意当共犯。”
  叶家强:“没人问你!”
  周小丹:“何丽影根本没理由为我作伪证,而且凶手的动机是马卫拿到的档案,他只要知道这点就不会产生误会。”
  博恩:“谁说凶手的动机一定是因为马卫拿了他的档案,可能凶手拿到自己的档案,杀马卫只是纯粹为了出去。”
  周小丹:“那样的话凶手大可在‘福利’推出之前动手,多等几天除了能知道谁拿了自己的档案以外没有其他改变,不用再做无谓的挣扎,符合凶手条件的除了你以外没别人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