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戮游戏之罪恶审判 > 第四十八章 审判会议·二开 九

第四十八章 审判会议·二开 九


  博恩:“你有!”
  何丽影:“呜……”
  博恩:“那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呢?”
  何丽影:“因、因为你、你们辩、辩论根、根本没有插、插嘴的机会。”
  周小丹:“别废话,赶紧把证据拿出来。”
  何丽影:“好!”
  楚仁:“这不是我们检查尸体时的影像?”
  博恩:“可以证明帽子的机关不是楚医生他们触发的,看,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鬼牌就在帽子里,谢谢你啊何同学这就证明了鬼牌是一开始就在帽子里是凶手为了栽赃放的,如果是马先生留着指证凶手的证据凶手没理由不处理,更证实了我的观点。”
  何丽影:“不、不……”
  周小丹:“不要打断她。”
  博恩:“抱歉。”
  何丽影继续快进播放影像到了周小丹拿起帽子检查里面的鬼牌才停止快进。
  杨冰洁:“请问这段影像怎么了吗?”
  何丽影:“请、请看帽子里的血迹还、还有牌的背面。”
  庞学家:“帽子的内侧溅满了血迹但是牌的背面只有边缘部分沾到一点血迹。”
  博恩:“这有什么问题,帽子里沾到血迹放在帽子里的鬼牌沾到血迹很正常。”
  周小丹:“不对,就牌背面沾到的血迹量而言太少了鬼牌要是凶手放的那时候帽子里沾满血迹牌的背面要么在放的时候血已经干了一点血也没沾到,要么放的时候血没干背面整个沾满血,只沾到边缘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鬼牌藏在机关里血顺着缝隙流入机关,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博恩:“不对,别忘了牌的正面也沾了血迹而且不是一点点,血的面积约占了牌面的一半,两面沾血的面积完全不同这个矛盾你该怎么解释。”
  周小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机关没有固定物品的装置,东西藏里面晃来晃去不就穿帮了,鬼牌就是放在机关里的固定装置紧紧贴着帽子正反面的沾血面积才会不同,这也是鬼牌是马卫放置的最好证据。”
  博恩:“这能当什么证据,不过是推测而已,要怎么确认?帽子你们肯定没有带来不然早拿出来了。”
  周小丹:“不然你有其他更好的解释,我洗耳恭听,没有就乖乖闭嘴。”
  博恩:“凶手没有处理鬼牌这个疑点又怎么说,首先影像显示鬼牌在尸体发现时就已经在帽子里很明显的位置,你们也承认没有触发过机关这一事实,就表示鬼牌一开始就在发现时的位置,凶手会放过这项能指证他的证物?”
  周小丹:“还是同一套说法,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博恩:“因为这是不可忽视的疑点,如果你们继续坚持牌是马卫放的,就请解释,随手一扔这个说法太不严谨了,肯定不行。”
  周小丹:“你自己不也没办法解释牌上沾的血迹。”
  杨冰洁:“结果……又回到原点双方各持一见没有足够坚定的证据。”
  叶家强:“哎,这不很好解释吗,凶手脑子有病。”
  博恩:“这算什么解释!”
  叶家强:“脑子没病会把大叔打成那样!”
  博恩:“这就要问路同学了,马先生曾经试探过他可能他说过什么话激怒了路同学才让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恶行。”
  路天凡:“马卫试探我的档案内容都是假的我没必要在意,而且这或许也是一种思路,把我换成真凶说不定就是正确答案。”
  博恩:“这辩解太不像话了,一时愤怒只能解释凶手对马先生的残忍行为不能解释为什么不处理鬼牌。”
  何丽影:“我、我想凶、凶手会、会不会是双重人格?”
  叶家强:“双什么格?”
  楚仁:“是双重人格,美国精神病大词典的定义为-‘一个人具有两个以上的、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亚人格,是为多重人格。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
  杨冰洁:“悬疑作品里经常出现患有双重人格的凶手,由于两个人格是相对独立的,主人格通常都被塑造成老实人形象,第二人格通常都被塑造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以此造成强烈反差,如果作者安排真凶是第二人格,为了不让老实的主人格露出破绽,主人格都会被安排‘不会知道第二人格干过什么事情’或者双方都不知道的设定。”
  许清政:“凶手是双重人格确实是个不错的解释。”
  刘心乐:“原来如此,跟我们打牌的是主人格,犯案的是第二人格,第二人格不知道第一人格做过什么事情,就算看见鬼牌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不处理也正常。”
  叶家强:“虽然听得还是有点晕,但就是这么回事。”
  博恩:“太扯了吧,双重人格。”
  叶家强:“都TM被人绑来参加真人版杀人游戏了还计较什么扯不扯的,再说了都已经有吉米一个怪胎再多一个能扯到哪去。”
  吉米:“嘻嘻。”
  周小丹:“推理作品安排双重人格是为了增加看点,游戏管理方为了增加游戏乐趣找个拥有双重人格的也不奇怪。”
  博恩:“喂喂喂,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接受这种设定!”
  吉米:“这不挺有趣的吗,博哥~”
  庞学家:“双重人格这种事情没实际遇见过缺乏真实感。”
  杨冰洁:“确实如此,但是如果双重人格的说法正确的话,情况就变了,博总主张鬼牌是凶手放来嫁祸用的,嫁祸的前提是凶手也要是知道那场抽鬼牌的人,被嫁祸的人是他所以他排除,除了路同学以外的人都被排除法排除掉,所以凶手肯定是路同学,路同学那边主张鬼牌是马先生放来指证凶手的线索,一轮排除法下来只剩他和博总他不是的话凶手肯定是博总。”
  叶家强:“这种事情还需要重复?”
  杨冰洁:“两种说法双方都缺乏实质性证据,双重人格主张凶手是另一个人格犯案,两个人格记忆不共享不知道鬼牌,这个说法就否决了博总的嫁祸说法,但是也影响了排除法。”
  叶家强:“啊?”
  杨冰洁:“排除阿英汗是因为阿英汗是凶手的话没必要用自己的手办当凶器也没必要帮楚医生洗脱嫌疑,如果犯案的是阿英汗的另一个人格不知道手办的事情所以不怕用手办当凶器会暴露自己,审判会议和我们交谈的人格不知道凶手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所以帮楚医生洗脱嫌疑,这样的话阿英汗的嫌疑不算洗脱,排除法受到影响双方的主张也会连带受到影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