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戮游戏之罪恶审判 > 第四十七章 审判会议·二开 八

第四十七章 审判会议·二开 八


  投票结果:有罪票4张无罪票4张未投票4张。
  检举方:博恩、庞学家、刘心乐、沈沐晴。
  辩护方:路天凡、阿英汗、叶家强、周小丹。
  未投:何丽影、楚仁、杨冰洁、许清政。
  沈沐晴:“等一下!红鹦鹉我弃票,这不是我投的,谁是我根本没头绪,是吉米……”
  吉米:“嘻嘻,别急嘛,沐晴姐我帮你辩论就行了。”
  红鹦鹉:“没关系~团体辩论不同情况有不同玩法,全员投票造成平票,有人没投票就用第二种玩法,有检举方和辩护方说服未投票的人把票投给自己一方,没投票的人都游说一遍,就算游说期间一方的票数已经多于另一方也要乖乖等到全员游说结束,如果没投票的人都投了还是平票就用你们已经试过的第一种玩法进行团体辩论,在尚有人没投票的情况下还是平票就再来一轮游说,已经投过票的人想弃票也等辩论结束,都没问题吧?”
  沈沐晴:“我真是……唉!”
  吉米:“嘻嘻,没有,博哥你可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红鹦鹉:“那么请几位没投票的人陈述一下不投票的理由。”
  何丽影:“我、我、我不能确定谁是凶手……”
  楚仁:“我是中立,之前的辩论都是理论假设没有实质性证据让我偏向哪方。”
  杨冰洁:“我是真的没头绪,之前投错过一次,这次不敢乱投。”
  许清政:“我的意见和楚医生一样。”
  红鹦鹉:“好了,陈述结束,各位开始吧,不准打架。”
  周小丹:“何丽影!”
  何丽影:“我、我、我之前没想好,既、既然小丹选择无罪,我也……”
  博恩:“等一下,何同学你可千万别跟风,投票需要谨慎,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何丽影:“我……我……”
  周小丹:“投无罪,投有罪错了我们全都得死,投无罪就算错了大不了找新证据重投一遍,哪边更比较亏还需要我多废话吗?”
  何丽影:“我、我知道了,对不起。”
  无罪票+1共计5张
  有罪票4张
  剩余未投票3张
  周小丹:“你们三个呢?内鬼的话想让戏变得更热闹就尽管投有罪票。”
  刘心乐:“对啊,加入我们这边吧内鬼!”
  博恩:“喂喂喂,刘女士你是不是我们这边的啊!”
  楚仁:“这种说法投有罪票简直是不打自招。”
  吉米:“嘻嘻,不过着急撇清也很可疑哦~”
  许清政:“就算结果以无罪票胜出结果也还是在你们两个嫌疑人之间选择凶手,不如你们接着被吉米打断的部分继续。”
  杨冰洁:“对啊!对啊!”
  博恩:“行吧!”
  红鹦鹉:“不行不行,你们必须拉票不能破坏集体辩论的规则,你们这样乱搞信不信红鹦鹉哭给你们看,嘤嘤嘤嘤嘤。”
  庞学家:“互相辩论也能算拉票的一环吧!”
  楚仁:“好了好了,按顺序是到我,我保持原来的决定。”
  吉米:“嘻嘻,注意喽~博哥,沐晴姐要弃票,楚仁哥保持中立,你如果不能拉到剩下两票就输了。”
  博恩:“我知道,下一个杨小姐。”
  杨冰洁:“到我了!?你们继续吧,哪方说得说得比较有道理我投哪方。”
  庞学家:“其实我本来也跟你一样不知道该投谁,想起来一件事情后我就比较偏向路天凡更有嫌疑这一边。”
  叶家强:“难道是路天凡来问凶器的事情?”
  庞学家:“不,是他在审判会议快开始前踩点到的事情,那个时候他是单独行动不觉得很可疑吗?如果我有弄错的地方请纠正。”
  叶家强:“不就踩个点而已,现在学生踩点上课的多了去了,老师要不要全部怀疑一遍。”
  庞学家:“情况不同哪来的可比性。”
  杨冰洁:“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愧是科学家心思缜密。”
  周小丹:“听到了吧,解释一下。”
  路天凡:“不是我想踩点,是我有在意的事情要确认才耽误了时间。”
  杨冰洁:“什么事情?”
  路天凡:“就是关于马卫的伪造档案,庞学家的伪造档案就是在那个时候入手。”
  吉米:“嘻嘻,不愧是天凡哥敢自己一个人进去死者的房间,沐晴姐有我陪着都害怕得打哆嗦。”
  路天凡:“我就是第一次去得时候觉得害怕,脑袋忘记伪造档案的事情乱搜一通才碰巧找到钥匙。”
  庞学家:“听起来没有太大的逻辑漏洞。”
  博恩:“庞博士你不会被他蒙骗了也要弃票吧!要三思啊,鬼牌是凶手留下来为了嫁祸我和楚医生的,留下鬼牌,这也反证了凶手是除我和楚医生以外参与了那次抽鬼牌的人,刘女士看不见,凶器是阿英汗小姐持有的红鹦鹉手办,她也可能是凶手的嫁祸对象之一,排除掉,这么算下来剩下的凶手人选只有路天凡了。”
  周小丹:“前面才反对过排除法,现在用排除法踩人踩得挺欢。”
  博恩:“有过这种事吗?不记得了,总之庞博士请您务必重新考虑。”
  庞学家:“我也没说要弃票你这么紧张干嘛?”
  周小丹:“这就是他心虚的表现,他没有其他的证据证明路天凡是凶手,一旦检举失败没有新证据就不能再次检举,所以这次检举是他唯一的机会,还有他重复一套说辞也是因为这是他临时想到的说辞也是他的底牌,他不能轻易放弃,因为路天凡一旦被证明无罪凶手就只能是他了,他也就玩完了。”
  博恩:“不要乱说行不行,我不是凶手,我是被陷害的,一旦投错大家都会死,我不只是为了我也是为了大家的生命着想,请相信我,拜托了。”
  说完博恩趴在桌子上对所有人磕头。
  阿英汗:“这……”
  叶家强:“只是不过磕个头惊讶个屁,既然关乎性命下跪也不过分。”
  周小丹:“你们TM还辩不辩论了?”
  杨冰洁:“嗯……感觉两边说的都很有道理,但都缺乏证据。”
  博恩:“凶手怎么会放过能指证自己的证据而且还不是藏得很深,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相较之下路天凡那套说辞更牵强。”
  何丽影:“我、我可能有……证据。”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