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世界之王 > 32.

  栖风宫的灯还亮着。
  云锦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待着凌烨。
  这段时间凌烨天天都会来,云锦态度的软化给了他希望,他每天下了朝就会过来,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他还没有来。
  这不太对劲。
  【系统,能查得到凌烨在哪吗?】
  【静安城。】
  【……】云锦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还用你说,我是问他在哪,具体的位置。】
  【还有十米到栖风宫。】
  听到系统的话,云锦马上整理头发,调整表情,看着前方。
  头发要飘逸却不乱,发尾可以跟着风飘动但是发髻不能乱,表情要七分委屈三分期待,但是不能有怨意,没人想一来就看到一张怨妇脸。
  凌烨满是心事的走到栖风宫前,才发现云锦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他挥挥手示意身旁的人退下,才露出一个笑容走到云锦面前,握住她有些冰凉的手,关心的说道,“怎么站在这儿。”
  “等你……”云锦看着凌烨,见他一如往常,心底才稍稍安定下来,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
  凌烨看着云锦关切的样子,一时间有些恍惚,这样的她,怎么会是假的。可想到那个玉佩,凌烨的心又乱了,他拉着云锦往屋里走,边走边说:“处理朝堂上的事所以晚了,下次你就不用等我了,早点休息。”
  “所以你以后都会很晚来吗?”
  听到云锦的话,凌烨顿了顿,“嗯”了一声。
  进了屋以后,凌烨看着云锦失落的模样,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顶,声音很温柔,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试探,“锦儿,你还记得我去大燕找你的那次吗?”
  云锦先是一愣,然后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松开了凌烨的手,走到桌前坐下,声音清清淡淡的,“我记得……”
  看似稳如老手,其实慌得不行。云锦哪记得具体什么事啊,只记得那次分手了。早知道就提取女主全部记忆了……
  凌烨看着云锦这副失落的模样,坐到她对面,看着她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才让我们错过这么久。我想问你……”
  “凌烨……”云锦看着他,眼中带着恳求,“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好吗?现在大燕已经没了……”
  云锦没有正面回答凌烨的话,而是避开了话题,再度提起大燕,企图引起凌烨的愧疚感。
  凌烨心凉了一截,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云锦微微偏头,看着地面,轻声说道,“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答案……”
  “没关系……锦儿……”凌烨站起身来,说道,“我可以等。”
  云锦没有说话,只轻轻点了点头。
  临走之前,凌烨从怀里掏出那个玉佩,放在桌上,淡淡地说道,“我给你雕了只玉佩,希望你会喜欢。”
  云锦看着桌上那枚玉佩,普普通通的,没什么特殊,凌烨这个人怎么老送鱼形状的玉佩,难道是定情信物吗,只是这个已经无从考证了,只能蒙一下了。
  她不再说话,以免多说多错,只伸手拿起了那枚玉佩,攥在手心。
  可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让凌烨心彻底凉了,他感觉自己身体冰冷的快要颤抖了,可心底却仿佛有团火在燃烧,他努力克制住心底的怒意,沉默着离开了。
  云锦看着凌烨离开后,才摊开掌心看着手中的玉佩。
  这枚玉佩雕刻的很用心,鱼儿活灵活现的仿佛实物,可以说没有一定的技巧和感情,是无法雕刻的这么好。
  虽然凌烨表现的很正常,可云锦心中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风雨欲来。
  她忽然想起百里渡,再次问道【系统,百里渡死了吗?】
  【查询中……】
  听到这个回答,云锦心里一揪,她原本只是试探性的问一下,结果系统的答案居然和上次不一样了,她心里有一丝慌乱,屏息等待着系统的回复。
  【百里渡未死。】
  云锦差点要尖叫出声了,她不由自主握紧了拳,问道【他在哪?】
  【淮安城。】
  淮安城……
  云锦对这个城市有印象,剧情线中,飘雪国的那个皇子就来过淮安城,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段,只是没多久就回去了。
  因为他们原本是过来找百里渡的,以重建前朝为诱饵与他合作,只是到了以后才发现百里渡已经死了,便转而找女主角,也是因此,第三个男主白安昼才和女主相识相知最后相爱,现在百里渡没死,假如他们遇到了,就等于提前截断了第三个世界之子的攻略线。
  云锦感觉自己头都疼了,赶忙问道【凌烨今天有去过淮安城吗?】
  【没有。】
  奇怪,居然没有去过淮安城,云锦又问道【凌烨今天去哪了?】
  只是一走出栖风宫,他便沙哑着嗓子喊道,“三卫。”
  “在。”不知从何处出现一名男子,半跪在凌烨面前。
  “查一查,上次送云锦回来的暗卫,在哪,做什么,做事隐秘点。”
  “是。”
  “还有,找个机灵点的,跟在云锦身边。”
  “是。”
  凌烨想了想,补充道,“选老人。”
  三卫虽然有些私心,但他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凌烨用他,还是很放心的。
  踱步回宫殿的路上,凌烨的心就像沉入了冰冷的海底一般,只有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光芒。云锦的话看似没有任何破绽,她基本不正面回答问题,而且会善用感情牌,可这样聪明的她,却不像记忆中的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
  假若用人都是会变的来解释,倒也行得通。
  只是,那枚玉佩,是两个人爱情的见证,陪伴彼此度过了好几年的时光,她怎么会如此漠然的收起玉佩,一丁点其他的情绪都没有。
  假如是真正的她……
  假如是真的她……
  凌烨自嘲一笑,应该会把那枚玉佩再摔第二次吧,彻底断绝了这份少年时的情愫。
  之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现在仔细想想,云锦怎么会忽然改变了想法软了心,她看似天真,却相当执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