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世界之王 > 31.

  云锦微微偏头,看着地面,轻声说道,“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答案……”
  “没关系……锦儿……”凌烨站起身来,说道,“我可以等。”
  云锦没有说话,只轻轻点了点头。
  临走之前,凌烨从怀里掏出那个玉佩,放在桌上,淡淡地说道,“我给你雕了只玉佩,希望你会喜欢。”
  云锦看着桌上那枚玉佩,普普通通的,没什么特殊,凌烨这个人怎么老送鱼形状的玉佩,难道是定情信物吗,只是这个已经无从考证了,只能蒙一下了。
  她不再说话,以免多说多错,只伸手拿起了那枚玉佩,攥在手心。
  可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让凌烨心彻底凉了,他感觉自己身体冰冷的快要颤抖了,可心底却仿佛有团火在燃烧,他努力克制住心底的怒意,沉默着离开了。
  只是一走出栖风宫,他便沙哑着嗓子喊道,“三卫。”
  “在。”不知从何处出现一名男子,半跪在凌烨面前。
  “查一查,上次送云锦回来的暗卫,在哪,做什么,做事隐秘点。”
  “是。”
  “还有,找个机灵点的,跟在云锦身边。”
  “是。”
  凌烨想了想,补充道,“选老人。”
  三卫虽然有些私心,但他却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凌烨用他,还是很放心的。
  踱步回宫殿的路上,凌烨的心就像沉入了冰冷的海底一般,只有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光芒。云锦的话看似没有任何破绽,她基本不正面回答问题,而且会善用感情牌,可这样聪明的她,却不像记忆中的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
  假若用人都是会变的来解释,倒也行得通。
  只是,那枚玉佩,是两个人爱情的见证,陪伴彼此度过了好几年的时光,她怎么会如此漠然的收起玉佩,一丁点其他的情绪都没有。
  假如是真正的她……
  假如是真的她……
  凌烨自嘲一笑,应该会把那枚玉佩再摔第二次吧,彻底断绝了这份少年时的情愫。
  之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现在仔细想想,云锦怎么会忽然改变了想法软了心,她看似天真,却相当执拗,杀父之仇灭国之仇,她岂是那么容易走出来的,只是自己之前太在乎她了,欣喜若狂的时候刻意忽略了那些不对劲的地方。
  云锦哪里想得到,一步错,步步错。
  她听了周黎澍的话,想要早点掌握权力阻止百里渡,却因为这份操之过急的心,在身份暴露后成为了一个证据。
  她对剧情线太过依赖了,总以为按照原本的路线走就不会出现意外,她与秋亓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她没有经历过侵略世界那种人人皆敌的感觉,没感受过剧情线被破坏的乱七八糟后的场面,不懂得蝴蝶扇动翅膀就有可能引起一场大风暴。
  所以她的依赖就成了她的软肋,只要秋亓抓准这一点,就可以破坏她的计划。
  再加上她太过顺风顺水,有些自以为是了,总不屑于用心去攻略世界之子,只想走捷径,把位面当做游戏,觉得按照流程打通关就可以了,可每个人都是真实的,并不是灌输好程序的NPC,并不会按照她的想象去行事。
  这次对于凌烨的攻略,秋亓只是简单的给他们几个引子,在凌烨心底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便轻轻松松的让凌烨对云锦产生怀疑。
  说到底,皇室刺绣、救命丹药、定情玉佩,都不过是小石头,投入湖中能泛起这么大的涟漪,还是因为云锦的轻视和不以为意。
  她假如提取了女主的全部记忆,就不会如此被动了。
  “嗯?”秋亓面上装作不解,心中想到,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周黎澍把水桶放在地上,看着秋亓说道,“最近静安城逃出了一个杀人犯,大概二十岁左右,他脸色有道伤疤,很好辨认。你一个姑娘家住在这儿要小心,如果看到过那个杀人犯,记得报给官府。”
  周黎澍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颇为真挚,他本就生的好看,翩翩公子一个,此时一副情真意切为你好的模样,颇有欺骗性,看的秋亓心底暗叹,他这演技可以拿奖了,明明是套话,还装的一副为你好的模样。
  “真的吗?我都不知道这件事,谢谢你告诉我。”秋亓一脸忐忑,然后蹙眉说道,“不过最近我没看到什么陌生人,这儿偏僻,很少有人来,这几个月也就看到你……”
  说到这,秋亓看向周黎澍,一副有点奇怪又不敢说出来的样子。
  周黎澍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她因为这番话对自己起了警惕心,周黎澍看了一下她身后的草屋,并不算大,但是应该也藏的下一个人。秋亓这种脸上藏不住心事的人,真的会骗自己吗。周黎澍脑海里思绪转了几个弯,最终还是放弃了,看她的模样不像骗人,更何况她性子像小白兔一样,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看到百里渡也会被他的容貌吓到吧。
  “没有便好,不过你一个姑娘家,还是换个位置住吧,比较安全。”
  “谢谢你。”
  周黎澍正打算道别,话到嘴边却又变了,“天气炎热,不知能否向你讨杯水喝,借屋子待一会,避避烈日。”
  这人事还真多,该不会是想进屋看吧。秋亓正愁怎么说,就听到三千的声音,心念一转,对周黎澍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吧。”
  秋亓把荷花拿起,正准备拿水桶,周黎澍抢先了一步,帮她拿起来。
  进了屋子以后,秋亓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儿有些简陋,你坐着,我给你倒水。”
  “好,谢谢。”
  周黎澍坐下后,打量着四周,房间里的物件都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床上的被褥铺的整整齐齐,似乎不像有男人住的痕迹,或许她真的没有看到过百里渡,只是他掉进了水潭,又没有尸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太奇怪了。
  “你喝口水吧。”正当周黎澍思索的时候,秋亓拿着水壶过来,给他倒了杯水。
  周黎澍道谢后,抿了一口,问道,“你一个人住在这儿,不无聊吗?”
  “不无聊啊,这儿安安静静的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