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仙,把我还给我 > 257回调换角色

257回调换角色

    左西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张蕊,盯着前方,一副冷面阎王的姿态。
  
      张蕊叹息,眼睁睁看着第一个倒霉鬼落入陷阱。
  
      其实陷阱也不复杂,张蕊利用自己的法力和左西柳的毒药弄了个迷幻阵,陷入进去的修士分分钟失去反抗能力。
  
      不要问左西柳哪里来的毒药,张蕊整个人也很蒙,炼丹师不是搞修炼丹药的么?怎么左西柳一转身,就成了制毒的了?
  
      左西柳表示,炼丹和炼毒没什么差别,不过是把药性正向应用还是反向运用的差别罢了。
  
      第一个倒霉鬼,就是那首先攻击她们的三人中最胆小的家伙。进入陷阱,还没反应过来碰上了什么,便失去了意识。
  
      张蕊过去,把对方的储物袋没收,然后就把人交给了左西柳。
  
      左西柳奸诈一笑,从储物袋掏出个瓶子就给对方灌下了一口不知名液体。
  
      张蕊“你给他吃的什么?”
  
      左西柳“好东西,让他尝试尝试,成了凡人后荒野求生的感觉,哼哼。”
  
      张蕊“……”
  
      恩,不能得罪炼丹师!她肯定。
  
      就算不管她背后那些需要她的关系网,就看她对待自己敌人这种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手段,也让人背脊发凉。
  
      “我们换个地方吧!”左西柳把瓶子往储物袋里一揣,然后挥手弄了一片积雪把人给遮挡起来,说道。
  
      张蕊看看远方,“他们就快要过来了,还是先换个地方。”
  
      两人辗转,又挪到了另外一个位置,布置好陷阱,守株待兔。
  
      修士发现自己的兄弟失去了踪迹,心中觉得奇怪,便会顺着痕迹往下追查,然后便继续落入张蕊和左西柳精心布置的陷阱。
  
      然后,继续张蕊拿储物袋,左西柳灌药水,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放长线钓大鱼,一个接一个的前仆后继。
  
      直到对方已经损失了六个炼气后期的修士后,他们才发觉不对劲。
  
      “不是去查探痕迹了,怎么没有一个人回来?”追魂使者中筑基期之一蹙眉问。
  
      “不知道,可能走远了?”左星儿蹙眉。
  
      “不可能,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不会离开的太远。糟糕,出事儿了。”
  
      筑基期修士朝刚刚离开的手下的方向追去,结果半路就看到了倒在雪地里瞪着双眼,气息微弱的手下。
  
      “三儿,怎么回事?”
  
      追魂使者连忙来到对方身边,将体内的灵力输入对方体内。
  
      倒在地上的三儿半晌才挣扎嗫嚅着,吐出几个字“有埋伏,别管我”
  
      筑基期修士听到三儿的话连忙撑起防御罩,然而却已经晚了。他明显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仿若艳阳下的冰雪,迅速消融。不论使用怎样的手段,都没有办法阻止体内法力的流逝。
  
      他掏出一把丹药,看也不看的吞入腹中,警惕的看向四周“我已经看到你们了,给我出来!用毒,算什么英雄好汉?”
  
      张蕊和左西柳躲在迷阵外的树冠上,忍不住撇嘴。
  
      这人蛮搞笑,他们人多欺负人少的时候没有想过他们算不算英雄好汉,他们一群男人追杀她们两个女人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英雄好汉。如今被她们反制了,就开始叫嚣什么英雄好汉的论调了。
  
      不好意思,她们是女子,不想当英雄也不是好汉。
  
      上辈子网络里说的好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从早到晚。
  
      阵法中的筑基期修士,靠着自己储物袋中的丹药,强撑着一直没有倒下。
  
      他警惕的看着四周,全副心神都在提防暗中出现的偷袭。
  
      张蕊一边看戏一边啧啧可惜阵法中人的倒霉,转头有些感慨对左西柳开口,“你这毒药很厉害,都能将筑基期修士给放倒,怎么一开始不拿出来?”
  
      看看他们两,又是没命奔逃又是跳河躲藏的……
  
      左西柳“这种药物我也是前不久刚刚研制出来,还没有试验过效果。而且没有解药的,之前想着大家修行一场不容易,没有到万不得已……
  
      张蕊嘴角抽搐,感情她还觉得被一群修士追杀不属于万不得已的情况!
  
      左西柳看到张蕊的神情,苦涩一笑,“我想着,自己已经呼叫了左家的援兵。只要咱们坚持逃一阵子,等家里的人来了,我们就安全了。”
  
      张蕊听得左西柳语气中的哀伤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左星儿既然大张旗鼓的跟着追魂使者一同出动,左家的援兵恐怕是不会那么容易来。
  
      把老好人左西柳逼上了墙,人家拿出什么杀手锏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哎,你不怕药物没起作用,然后让人把我们给一锅端了?”张蕊转移话题,省的看左西柳一副被人伤害的样子。
  
      “这不是还有你嘛!”左西柳说。
  
      张蕊“……”
  
      阵法中的修士已经盘溪打坐了,看样子是想要用灵力把毒素给逼出体外。
  
      虽然一个筑基期修士她还能应付,但对方如果再召唤来另外一个筑基期修士或者是搞来援兵,她可是吃不消。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要运功排毒,现在我们怎么办?”张蕊缓了缓心情,问。
  
      左西柳看了看对方的神色,满不在乎的开口“我练出的丹毒,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化解的?哼,他如果能自己把这毒给解了,我炼丹师的名号倒过来写。咱们先不要去别地儿,看还有没有倒霉的继续往陷阱里钻。”
  
      张蕊见左西柳对自己的毒药这样有自信,于是也开始蹲守结果。
  
      直到夜色深重,另外的一个筑基期修士和左星儿也没有自己往陷阱里跳。
  
      “看来,咱们是没办法等到人了!”左西柳有些遗憾的起身,眼中却并不如她语气中那般,反倒是闪烁着锐利寒光。
  
      张蕊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星子,在仔细打量看起来温柔的绝美脸庞,几乎不敢相信她在她眼中看到的森韩杀意。
  
      “走吧,现在该换我们来当抓小鸡的鹰了。”左西柳衣袂翻飞,一张急行符已经夹在双指间。
  
      两道形如鬼魅的身影在山林中潜行,远处左星儿与另外两名修士正四下探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