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菀 > 我只是,想你了

我只是,想你了


  顾遥知愤怒间,腹中疼痛越来越剧烈,摊开手掌化出灵力安抚腹中的孩子,不想,念安破门而入。
  “快,跟我走。”念安进来,便要拉着顾遥知走,刚拉起顾遥知的手。看顾遥知的样子,有些吃惊“你怎么了?”
  “我。”顾遥知的额头冒出冷汗,摇晃了两下身子,昏倒在地。
  “遥知!”念安心惊,抱起顾遥知向殿外跑去。
  神族。
  青柠从昏迷中醒来后,便看到逸宣和遥青的神色,极其不安。
  “柠儿。”逸宣上前,揽过青柠,撑着青柠起身坐起。
  “母后。”遥青欣喜上前,查看青柠的神色。
  “你们怎么了?”青柠刚刚苏醒,身体还有些虚弱。
  逸宣愣了一下,随即言道“没事,担心你罢了。”侧头对遥青使了个眼色。
  遥青本愣着,看到逸宣的眼神,心中会意“是啊母后,我们只是担心你罢了,你好生调养身子。”
  “嗯,知道了。”青柠倚靠着逸宣,觉得心安“顾遥知呢?”
  “她没事,不必担心。”逸宣握着青柠的手,安抚着青柠。
  “她现在在何处?”青柠有些不安,反握住逸宣的手问着。
  逸宣沉默着,沉默许久,不肯出声。
  “顾遥知呢?”青柠觉得不安,挣脱着要推开逸宣。
  “母后你还是先好好调养身子,不要多想。”遥青笑着,安慰着青柠。
  青柠许是知道再同逸宣和遥青争论下去也没什么结果,便闭上双目,在脑海中搜寻顾遥知。
  猛然睁眼,目光凌厉“父亲!”惊恐间,挣扎着要下床。
  “柠儿!”逸宣心急,紧紧拉着逸宣。
  “母后,你不要激动。”
  “滚开,滚开!”青柠怒着,猛然推开逸宣,向房间外跑去。
  “柠儿。”逸宣心急,紧步跟上。
  青柠流着泪,恍如疯魔般,冲在路上,不顾任何人阻拦。
  顾家祭坛。
  几位神族上神未离开,留下来为青柠收拾残局,看到青柠跑来,有些惊愕。
  “青柠上神!”点头示意,青柠却仿佛未看到似的,自顾自向棺材处跑去。
  被掀开倒地的棺盖还躺在地上,整个棺材空空如也。
  “父亲!”青柠颓然倒在棺材旁,手指紧扣着棺材边缘,满目惊愕。
  “柠儿。”逸宣上前,拥住青柠。
  “母后。”遥青立在一旁,踌躇不前。
  “上神请节哀。”几位上神上前,安抚青柠。
  “顾遥知!”怒吼出声,戾气逼人。
  佛寺。
  “师父,遥知到底怎么了?”念安心急,空山大师刚走出房间,便迎了上去。
  空山大师沉默着,未言语,向一旁走去。
  念安心急,向房间冲去,灵姬有些慌神,跟上了念安。
  顾遥知已经醒来,还未来的及起身,念安便扣了自己手腕。
  “你!”念安猛然收回手,惊愕的看着顾遥知“怀孕了?”震惊中,容颜浮现出怒意?
  “怀孕?”灵姬惊讶出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顾遥知尚未回神,撑着身体掀开被子,坐在床边,轻轻点头“嗯。”
  念安怒了“你还要留着这孩子?”
  “嗯。”顾遥知点头,灵姬有些害怕了,握上了顾遥知手臂。
  “留着他?呵,他那般对你,你还要留着他的孩子?”念安怒吼。
  顾遥知起身,怒目而视“不管他如何对我,这都是我的孩子。”已经忍受不住了,青柠如此罢了,念安若也如此,她倒真的无法忍受了。
  “他已经娶了别人。”
  “娶便娶了,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养活这个孩子。”怒吼间,身子有些颤抖。
  “先前便说不让你同他在一起,他的底细你又明白多少?不清不楚的同他在一起,还白白落了一个孩子,你一个女孩子,如何养活孩子。”念安第一次发如此大的脾气,心中怒火已然不受控制。
  顾遥知握着拳,脑海不断浮现出思绪。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什么都做不好,为什么还要做?”
  “你好笨啊!”
  “一点用都没有。”
  “你就只会考虑你自己吗?”
  “你真的是,让我很失望。”
  “你真没用。”】
  “我想做的事,与你何干?”怒意间,拂袖离去。
  “娘娘。”灵姬惊愕,想要拉住顾遥知,顾遥知已然消失不见。
  念安愣神,呆呆的立在原地,神色有些恍惚。
  顾遥知回了山泽,加强了山泽的封印,待了许长时间,终是下定决心,想要去魔族。
  雪狼兽有些不放心,伸着爪子拍打顾遥知。
  顾遥知伸手,抚上雪狼兽的头,轻轻揉了揉“没事,我很快就回来。”
  雪狼兽微微低下了头,轻轻低吼。
  顾遥知听出雪狼兽的言语,沉默了片刻,拥住雪狼兽的头“魏凌芷的事,是我错了。”
  雪狼兽的爪子,勾着顾遥知的衣袖,不让顾遥知离开。
  顾遥知松开了雪狼兽,轻言道“天狼,你要相信我。”
  雪狼兽心急了,两只爪子不断拍着顾遥知,喉间发出阵阵的低吼。
  “我带你一起去好不好。”顾遥知受不了雪狼兽如此,她这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怎能受得了如此,双手握住了雪狼兽的爪子。
  雪狼兽欣喜,在顾遥知面前蹲下身子,示意顾遥知到自己背上来。
  魔族。
  顾遥知在魔族上空时,便看到魔宫的满丈白绫,悄然隐去自己的身形,如今自己有了孩子,心倒是越发细了。
  进入魔宫中,处处都有宫女侍卫,都低着头走着,步履匆忙。
  顾遥知不敢看那些宫女侍卫的眼神,总觉得他们能看到自己似的,匆匆向魏凌芷的宫殿走去。
  顾遥知猜对了,赶到时,魏凌泽、魏凌寒同蓝田跪在魏凌芷棺材面前,为魏凌芷守灵。
  顾遥知正要上前,被雪狼兽拉住了,这才想起魏凌芷是自己杀的,神色失落,退至一旁,等待着蓝田同魏凌寒离开。
  顾遥知直等至深夜,夜色黑暗,包裹着殿阁。
  “公主殿下,魔君大人请您过去一趟。”侍女上前,身后跟着青青。
  看到青青,顾遥知险些控制不住自己,若不是雪狼兽在自己身后拉着自己,怕是早已上前灭了青青了。
  “魔君大人有何吩咐?”蓝田向面前的火盆中扔着纸钱,满目伤感。
  “魔君大人只说有要事商议,具体什么,奴婢也不知。”侍女带着欠意跪下,搀扶起蓝田。
  蓝田颓废着走去,魏凌寒不放心,起身搀扶蓝田,一同离去,魏凌泽仍跪着,神色暗淡。
  “二爷,喝口水吧。”青青端过侍女手中的茶,递至魏凌泽面前。
  “滚!”魏凌泽冷言以对,心中烦透了青青。
  “二爷。”青青含了泪“您再讨厌我,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您不吃不喝的,可如何是好?”
  “与你无关。”顾遥知怒了,现身上前,拂袖击向青青,身上的红衣分外扎眼。
  “啊!”青青被击飞出去,摔落在墙壁下。
  “遥知。”魏凌泽猛然起身,身体却猛然下坠,身体不稳。
  “啊。”顾遥知惊呼,伸手拉过魏凌泽,将魏凌泽抚起。
  魏凌泽握着顾遥知的手,正要起身间,眼间余光忽的撇见魏凌芷的棺材,心中猛然刺痛,收回了手。
  “凌泽。”顾遥知惊愕,呆呆的看着自己停留在半空中的手。
  魏凌泽微微低着头,退后了两步,沉默不语,目光透出些许寒意。
  青青见此,忽的大吼“姑姑,姑姑快来啊!顾遥知,顾遥知出现了。”
  魏凌泽猛然转身,化出残垣对着青青。
  青青受惊,身体蜷缩着,看着魏凌泽的剑,容颜透出惊恐“二爷。”
  “顾遥知!”蓝田猛然赶来,看到顾遥知,不顾自己身体的虚弱,化出灵力攻向顾遥知。
  “姑姑。”魏凌寒想要阻拦,蓝田已经冲了出去。
  魏凌泽皱着眉,收了残垣,正要上前,顾遥知腹部已然受了蓝田一击,向后倒去,雪狼兽忽的现身,在顾遥知身后撑着顾遥知。
  顾遥知看着满目怒意的蓝田,扶着雪狼兽立着,未想过躲闪。
  “顾姑娘快躲开。”魏凌寒惊呼,看到蓝田化了剑。
  惊愕间,魏凌泽猛然夺过蓝田手中的剑,剑锋刺入顾遥知心口。
  顾遥知惊愕,呆呆的看着魏凌泽,唇角溢出鲜血。
  “二哥!”魏凌寒上前,惊愕间,不知要如何是好。
  “从今天起,莫要再相见。”魏凌泽紧拉着蓝田的手,冰寒刺骨。
  雪狼兽怒吼,吼声震动天地,直冲云霄。
  “顾遥知!”蓝田吼着,泪水混着血液滴落,紧握着魏凌泽的手生生将魏凌泽的手抓出红色印子。
  “姑姑。”魏凌寒心急上前,扶住蓝田虚浮晃动的身子。
  魏凌泽扶着蓝田,恍惚间,松开了蓝田,向殿外走去,神色暗淡如冰霜。
  山泽。
  世外桃源的温泉之中,顾遥知拭去了大红霓裳,将身体平躺在温泉之中,悬浮上下中,下腹不断有鲜血溢出,神色颓然,恍如死尸。
  山泽下了雨,雨水打落温泉之中,拍打在顾遥知容颜上,顾遥知睁着眼,任由雨水滴落,双目失神,粉红罗裙贴着顾遥知身体,在水中漂浮。
  雪狼兽拍打着温泉旁的地面,将一众花草拍的稀碎,仍不能引起顾遥知的注意。
  雪狼兽的吼声传出,震动着山泽,引来山泽无数灵兽赶来,围在温泉旁,守护着顾遥知。
  顾遥知躺在温泉之中,泪水滑落,恍如即将凋谢的花朵,美丽而娇艳。
  雪狼兽飞身离去,再回来时,身上背着江挽年的身体,放至温泉旁,对着顾遥知低吼着。
  顾遥知在温泉之中,足足躺了两天,感受着自己的孩子,一点一点在腹中流失,分明蓝田的灵力入体,分明是魔族的灵力,魔族的孩子,怎能把孩子打没了?
  “天狼。”轻唤出声,言语间无喜无悲。
  雪狼兽忽的起身,它已等待了两天,忽的听到顾遥知的声音,满目惊喜。
  “那具身体,还需多少灵力。”身体漂浮在温泉水面上,身下沉浮着。
  雪狼兽低吼,脚步有些踌躇。
  顾遥知起身,青丝披肩,滴落着水珠,向岸边游去,踏步走上岸,衣带尽湿“走吧,带她回去。”踏脚向山泽中走去,神色之淡然,让人惊叹。
  雪狼兽低吼,呵退围在一起的灵兽,背起江挽年的身体跟上顾遥知。
  “告诉醉梦亭,让亭主来见我。”轻言开口,脚步有些虚浮。
  紫晶宫。
  魏凌泽近来喜上了饮酒,一坛一坛的美酒佳酿送入紫晶宫中,又有一坛一坛的空酒坛送出。
  紫晶宫已不似往日顾遥知在时的简洁,地面堆满了酒坛,矮桌上除了一本同顾遥知一同看过的书卷,再无其他。
  魏凌泽坐在矮桌前,手执一坛酒,向口中送去,容颜憔悴,有些许胡须透出,却也未想过去打理。
  青青立在紫晶宫外,想要进入紫晶宫看魏凌泽,却发现紫晶宫设了妨,可她分明看到过,送酒的人,和仙池的人,都进去过。
  魏凌寒来到紫晶宫,虽看到了青青,却仿佛未看到般,向紫晶宫内走去。
  “三爷。”青青轻唤了一声。
  魏凌寒不语,径直向紫晶宫内走去。
  “三爷。”青青不解,正要跟随魏凌寒一同上前,却再次被封印挡在外面。
  魏凌寒进入紫晶宫,酒气袭来,不由的皱眉“你是不是疯了?”魏凌寒有些恼了,径直飞向魏凌泽。
  魏凌泽饮着酒,一言不发。
  “你别喝了。”魏凌寒伸手,想要夺过魏凌泽手中的酒坛,魏凌泽侧手,躲过魏凌寒的手。
  “二哥!”魏凌寒心急又毫无办法,自顾自的生闷气。
  “我陪你喝。”魏凌寒索性盘腿坐下,抱起身边的一坛酒,启封,向口中灌去。
  “遥知她,在何处?”魏凌泽抱着酒坛,口中言语已说不清楚,身体微微摇晃着。
  “我怎么会知道,你自己刺了她一剑,还来问我。”魏凌寒放下酒坛,他本不想刺激魏凌泽,但看魏凌泽颓废的样子,心中便涌出一股怒意。
  “我,我不想,可,可是,姑姑,姑姑。”抱着酒坛,昏昏欲睡。
  魏凌寒沉默了,这件事魏凌寒清楚,如若魏凌泽不刺那一剑,怕是蓝田定会纠缠不休。
  “你把青青设了妨?”魏凌寒不知说些什么,扯开了话题。
  “嗯。”摇晃着身体点头“我,我和遥知的家,不让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