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勇者 > 240:礼物
    “······向女孩子道歉,要送礼物才显得有诚意对吧,这是我刚才买的,虽然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但希望你能收下。”
  
      说着,白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礼物盒,很是礼貌的递了过去。
  
      阿尔泰尔瞪大了眼,在羞涩之余,有些困惑。
  
      这个木鱼脑袋,竟然会主动送礼物,还特别声明对象是女孩?
  
      “你,这东西是哪儿来的?”阿尔泰尔一脸狐疑的开口。
  
      “买的。”白华老实回答道。
  
      “怎么买的?”
  
      “在路上看到了,就买了。”
  
      这就更奇怪了!
  
      “路上?之前就准备好了吗?”
  
      “不,只是刚才凑巧看到,觉得合适你,所以买下来了。”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送我礼物,理由呢,动机呢?”
  
      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仅凭直觉和对白华的了解,以及过往的经历,阿尔泰尔就能肯定的断言,一定是有个恋爱大师在幕后给这家伙出谋划策阿喂!
  
      “动··动机,理由?好像没有···不,只是想向你道歉而已,难道这还不够吗?”
  
      白华面容一滞,留下些冷汗,默默收起了之前联系威廉用的手机,再三确认了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然后露出了憨厚而真诚的笑容。
  
      没错,这都是威廉教的。
  
      而他,只是严格的遵循威廉传来的信息,然后执行而已。
  
      比如,言语中尽量模糊‘朋友’‘兄弟’‘战友’等概念,如果可以的话,提醒对方身为女孩的身份,对方作出任何行为都不能惊讶,只要露出真诚的笑容就好。
  
      甚至于,现在回复的言语,都是威廉计算过后,附和白华性格,能让对方产生怀疑可能性降到最低的言词。
  
      不过,这样还不够,阿尔泰尔的第六感非常敏锐,一定会感到有问题。
  
      而这个时候,就需要白华自由发挥了。
  
      “其实,我也不太懂啦,可好歹在此世界待了三年,送女孩子礼物能增进感情,这类常识我还是知道的。”白华就这么努力的保持真诚的微笑,只是眼神里,却透露了几分心虚。
  
      “真的是这样吗?”阿尔泰尔更加警惕起来,想了想后,又甩甩脑袋:“算了,姑且先相信你吧。”
  
      说着,少女快速拆开彩带,打开了礼物盒。
  
      首先见到的,是一张印有logo的纸条和一张发票。
  
      看样子,真的是刚刚从首饰店里买的呢。
  
      意外!但并不影响阿尔泰尔保持着疑惑。
  
      “白华,你竟然真的去买了首饰,知道吗,我现在已经能想象到,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土到爆的东西了。”
  
      礼貌性的吐槽了一句,表达对白华品味的不信任以及轻蔑后,阿尔泰尔才拿出礼物正体。
  
      ——一条铂金项链。
  
      项链平平无奇,吊坠则是一个小巧的爱心。
  
      然后,阿尔泰尔真的震惊了,眼底浮现出慌乱,但很快就隐藏下去。
  
      “啧!果然是这种东西,居然送爱心什么的,你是哪里来的古代人么,品味真差,让我怎么戴着出门啊,别人看我的眼神,会变得很奇怪的啊。”
  
      阿尔泰尔一边抱怨,一边投去鄙夷的视线。
  
      或许,品味真的很差吧,而且,就材质而已,对大多数女性很有吸引力的铂金,但对阿尔泰尔来说,并不是值钱的东西。
  
      毕竟,前世作为第三元帅,区区贵金属,想要多少都弄得到。
  
      这一世,亦拥有贵族千金的身份,她的首饰柜里,尽是更加珍贵的首饰。
  
      可同时,她也将项链紧紧捏在手里。
  
      “呃···抱歉,第一次送礼物,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这个是我在网上调查过,应该是今年最受欢迎的礼物才对。你不喜欢的话,等会去退掉吧,让后给你换其他的。”
  
      “哼!再送十次也是差不多的东西吧,算了,虽然寒酸了点,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再退回去,就太让你难堪了,本小姐勉为其难收下好了。”
  
      阿尔泰尔一副‘还不来感谢我’的模样。
  
      换做正常男性,应该会轻笑两声,调侃对方‘明明很喜欢,却摆出这幅模样,性格真是别扭的可爱呢’之类的话吧。
  
      但白华却是······
  
      “不,并不会难堪,根据我的调查,最受欢迎的礼物,有数十种之多,而且比这个都便宜不少,退回去的话,还能给我省下一笔不必要的开支,我反而应该感谢你才对。”
  
      白华一点淡定的说出了,令阿尔泰尔忍不住抓狂的言论,瞬间将一手好牌打烂了。
  
      想了想,白华又道。
  
      “嘛,你这样收下也不错,省去了不少麻烦,比起那点钱,我更不想再一次选礼物什么的,出门实在是太麻烦了。”
  
      “咯吱——咯吱——”
  
      阿尔泰尔咬牙切齿,原本一副娇羞的模样,顷刻间转化成死敌间对视一般,恨恨的收下了项链。
  
      “特地给我挑礼物,还真是麻烦你了啊。”
  
      “不麻烦,碰巧看见了,顺便买下来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怎么会,这件事情,我会记一辈子的,永远忘·不·掉·了·呢!”阿尔泰尔微微一笑。
  
      明明在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压迫力。
  
      “嘛,你非要记一辈子,我也没办法,不过劝你还是······”
  
      语气突然一顿,貌似想起了教程,白华立即露出真诚的笑容。
  
      “如果这能成为你我之间难忘的回忆,我很荣幸被记入你的记忆中,当然,这是我无论如何都忘却不了的回忆。”
  
      然而在此刻,这话怎么听都没有了温馨。
  
      气氛在不知觉的时候,已经变味了。
  
      “那·就·好!”
  
      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同时强压下愤怒,迫使自己冷静了些许,咬着牙齿咽下了一口闷气。
  
      冷静,冷静,阿尔泰尔,你要冷静下来,就算再怎么愤怒,也不能影响到计划。
  
      不,正是因为愤怒,才更应该将计划进行下去,不然之前的亏,不就白吃了吗?!
  
      于是,阿尔泰尔再一次改变了自己的坐姿,如同小猫般伸了伸腰,一头长发,解除了束缚披散下来,在灯火略为灰暗的试衣间内,更显格外妩媚。
  
      “不提那些事情了,总之,我明白了,白华会保护我,也喜欢我现在的样子。那么,以后我经常穿成这样给你看,好不好?只要你喜欢,和你一起,实践一些更深层次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哟~!”
  
      说着,趴在白华胸口,对准了耳朵,轻轻吹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