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勇者 > 104:上届圣杯战争隐秘

104:上届圣杯战争隐秘

    “比如,这样。”
  
      白华屈指一弹,一颗弹珠大小的结晶,掉落到桌子上,几次旋转过后,自动化为一摊液体,缓缓显示出影像。
  
      “唉?这是···”
  
      远坂凛顿时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在震惊,白华随意挥霍魔术材料,还是在震惊这般侦查手段。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就是所谓的【地脉掌控】,虽然因为圣杯的缘故,不能占据绝对权限,但地脉上的一草一木化为掌控者的眼睛,还是做得到的。”
  
      白华轻而易举的颠覆了魔术的常识。
  
      要知道,在神秘界,就算是侦查手段,通常也只是使用使魔化作魔术师的‘眼’或‘耳’而已。
  
      而白华此刻作的,几乎是将整个地脉上的一切当做了使魔驱使啊。
  
      或者说,是将地脉范围的领土,更变成了一个天然的结界,如此一来,自然可以轻易的侦查。
  
      “···等等,结界?该不会······”
  
      想到某种可能,远坂凛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快的,影像中出现的人物,让她顿时放弃了思考。
  
      金色的人影,正是吉尔伽美什无疑。
  
      这位英雄王,站立在湖泊之前,饶有意味的打量着小胡中央,一团恶心的肉团。
  
      那肉团看上去完全就由魔力构造,凝结而成的实质化产物。
  
      “简直···就像从者一样。”卫宫士郎皱了眉头。
  
      画面中的影像实在太过恶心,令人心生恶感。
  
      其余几人皆是如此,就算白华也不例外。
  
      “这个东西,就是圣杯,不,是【此世之恶】吧?”白华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
  
      他完全无法想象,画面中,正在膨胀的,不断有人体四肢状衍生的肉团,竟然是伊莉雅心脏所化成的。
  
      “喂喂!恶心也要有个限度吧?”
  
      远坂凛亦是一脸嫌恶。
  
      突然,她愣住,死死的盯住肉团的中央,被锁死包裹住,只能隐约见到的人形。
  
      那是···
  
      “绮礼!?”
  
      她惊讶的尖叫出来。
  
      言峰绮礼,远坂凛名义上的师兄,实际上教导她的人。
  
      同时,也是驻守冬木教堂的神父。
  
      此刻,这位神父竟然被当做了圣杯的核心。
  
      接下来,超乎远坂凛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怎么了,绮礼,这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圣杯吗?上一届圣杯战争中,不惜亲手弑杀自己的恩师,找寻存在的意义,才得到的愉悦,并将其托付给了它,现在你将变成圣杯了,却要抗拒它吗?”
  
      吉尔伽美什轻笑着望向肉团,眼底浮现的情绪,不是愉悦,而是一种强烈的侵略欲望。
  
      其姿态,除了令人感到嫌恶之外,找不出第二种感觉。
  
      “什···什···绮礼,是他杀死了父亲?”
  
      远坂凛整个人呆滞下来,眸子里逐渐失去焦距。
  
      言峰绮礼的师傅,就是远坂凛的父亲——远坂时臣。
  
      根据吉尔伽美什的言语,似乎两人早就认识了,并且言峰绮礼才是杀死远坂凛父亲的凶手,起因,竟然仅仅是想要找寻存在意义而已,最后得出,如此欣慰令人愉悦。
  
      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就背叛了自己的恩师,并将其杀死,还嫁祸给了其他人?
  
      下一秒,远坂凛的面容瞬间绷紧,甚至变得有些扭曲,双眸里闪烁着惊人的怒火。
  
      “可恶的混蛋神父,一定要杀了你!”
  
      远坂凛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丝毫不掩饰杀意。
  
      这时,Saber也作出了最后的肯定。
  
      “上一届圣杯战争中,吉尔伽美什的御主,的确是远坂时臣。”
  
      如此一来,上一届圣杯战争中发生的事情,远坂时臣死亡的真相,彻底明了。
  
      “混蛋冒牌神父!”
  
      远坂凛咬着牙,一想到仇人竟然在自己身边足足晃悠了十年,内心便平静不下。
  
      白华皱了皱眉,显然想起了言峰绮礼到底是谁。
  
      “没想到,圣杯战争的监督,中立教堂的神父,竟然会是和吉尔伽美什合谋的黑手吗?哼!还好从一来是就没打算信任对方,不然的话,我和伊莉雅的情报,说不准早就被他买了。”
  
      有些庆幸的这么说着,白华挥手间便将桌面上的术式撤销掉。
  
      “你跟这个人有仇的话,他正好作为圣杯的核心,既然如此,将他和圣杯一同破坏,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白华冷着声音询问,心中已然将言峰绮礼判断为必要斩杀之恶。
  
      “哼!那种家伙,简直罪有应得,倒不如说,不能亲手杀死他,太便宜这混蛋了。”
  
      仇恨值直接飙升至顶点,远坂凛恨不得立即冲到两个仇人所在的柳洞寺去。
  
      “你也不需要太过生气,无论如何,他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背叛者被人背叛,真是讽刺呢。”
  
      白华摇了摇头,没有在意众人的视线,继续说了下去。
  
      “总之,就说说我的计划吧。卫宫少年和我正面突破柳洞寺,感受到魔力突入,吉尔伽美什定然会迎击,到时候直接将他解决就好。”
  
      听到这儿,三人皆是点头。
  
      “那么接下来,圣杯就没有守卫,等到和吉尔伽美什的战斗打响之时,Saber直接从侧面进入山里,使用圣剑破坏圣杯就可以了。”
  
      一边说着,白华一边自顾自的点着脑袋,似乎对这个计划很满意一般。
  
      “唉!?就这样吗?等等,柳洞寺有Caster布置的【对灵结界】,半灵体从者的Saber怎么可能从侧面进去?正门才是从者的唯一通道吧!”
  
      远坂凛愣了愣,直接否决。
  
      虽然如今Caster已经退场,但留下的结界可没有跟着消失。
  
      对从者的压制,依旧没有减少了。
  
      “我就是这样意思啊,你都这么想,那你猜猜,吉尔伽美什会不会和你想的一样?”
  
      “你··是说······?”
  
      远坂凛满脸不敢置信,说道一半就不敢再说下去。
  
      因为则猜测实在太骇人了。
  
      “既然Caster死亡,柳洞寺的结界变回无主状态,控制权自然就到了我这个地脉掌控者手中,毕竟,建立在地脉之上的结界,严格算起来,也是地脉的一部分。”
  
      白华理所当然的这么说道。
  
      简直就是···
  
      “理所当然个鬼啊,你这算哪门子的Assassin,你其实是Caster才对吧!?”远坂凛及气急败坏的叫出了声。
  
      的确,接受了【最上位术士】知识的白华,如今最强的一项,既不是潜行技巧,亦不是剑技,而是不同于这个世界魔术的术式。
  
      换算一下的话,【最上位术士】,几乎等于神代的魔术之神(缺陷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