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勇者 > 085:失守

  第一波攻势便逼出了两个防御宝具,此刻宝具效果刚刚散去之时,不正是最好的追击时刻吗?
  然而,攻击迟迟没有到来。
  是对方根本不屑于这么作,还是吉尔伽美什连这种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都不清楚?
  实在太异常了。
  突然,白华脑海中闪过一丝不妙,立即转过视线。
  同时,一声悲鸣响起。
  “呜——”
  声音很小,如果不仔细去听,就算从者的耳力也难以判别。
  但是,声音的主人,对白华和Archer来说,无疑是此刻最重要的人——伊莉雅。
  “御主!?”
  “你这混蛋!”
  转过身的两人,正好见到,一手拿着一顶怪异的大帽,一手持着镶满了宝石,散发着强大魔力波动,仍旧在跳动着心脏的吉尔伽美什。
  而他身前,伊莉雅的左胸被完全洞穿,大量的鲜血涌出,可即便如此,少女也在拼命的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似乎害怕因为自己影响到了白华的战斗一般。
  一边被锁链束缚住的两位女仆,拼命的挣扎着,想要前往自家主人身边。
  “你这混蛋——难道就一点尊严也没有了么!!!?”
  Archer的面容几乎扭曲,完全想象不出,他平日里是一个冷酷的性格。
  白华脸上的肌肉也是不断的痉挛,散发的魔力大幅度的起伏,就算称之为魔力暴走的状态也不过分。
  显然愤怒至极。
  但白华却努力的压制着情绪,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救回伊莉雅,万一真的情绪暴走,伊莉雅就真的······
  “Archer,那混蛋···帮我拖延一会,之后的,都交给我吧。”
  如同之前一般严肃而冷冽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更加的冻人,说着,白华一步一步的走向伊利亚。
  对此,吉尔伽美什丝毫不在意,反而愉悦的笑了起来。
  “怎么,人偶都破成这样了,你还不想放弃吗?也罢,还给你就是。”
  紧接着,一道锁链捆绑住伊莉雅,狠狠一甩抛向空中,简直像丢垃圾一样。
  这无疑调动了白华的神经。
  “可恶,你这混蛋!”
  用巧劲接过伊莉雅,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白华的面容似乎有些扭曲了起来。
  他是第一次的,出于私人感情,如此憎恶的一个对象。
  即便从前得知家乡破灭,亲人在战争中身亡,也没有如此愤怒,更多的是悲伤,但此刻却······那是一种对白华来说陌生的感情,就好似想饮其血食其肉一般。
  这想法不过维持了一两秒的时间表消失了一般,白华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柔和一些,然后低下头望向怀中的少女。
  “御主,没事的,有我在。”
  说着和之前一样的话,却给人一种自责的印象。
  伊莉雅轻轻的摇了摇脑袋。
  身体的痛疼对少女来说不算什么,毕竟她生活在痛疼中,和接受的魔术性调整,区区心脏被挖走,不算什么。
  或者说,伊莉雅早已经适应了痛苦。
  “没···事的,人家···没事的···所以···白华不要露出这么难看的···表情。”
  即便适应痛疼,身体依然会衰竭,此刻断断续续的语气,正是最好的证明。
  白华不再多说,只是想尽快结束怀中这娇小的少女,从痛疼中解脱出来。
  “御主,我会治疗你,只是缺少心脏的话,是可以再生回来的。”
  简单的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白华扯下脖子上的勾玉。
  ——神玉·月夜见。
  这不是宝具吗?
  从者的杀手锏啊,白华想要干什么?
  茫然有些惊愕的望着白华,伊莉雅渐渐的说不出话了。
  紧接着,在少女完全不能理解的目光下,白华轻捏着手中的勾玉。
  “——啪!”
  清脆的响声,伴随而来的是令人战栗的魔力。
  勾玉应声而碎,化为青蓝色的光点,仔细看的话,能发现,这些光点全都是细小的球形石玉。
  “这是,最后的用法了······”
  旋即,带有力量的话语从白华嘴中传出。
  “阴阳逆,生死转。”
  并非解放宝具,而是术式的力量。
  所谓宝具,可以说是从者的一部分,那么自然也是魔术材料的范围。
  当然,这也代表,神盾和神剑也能作为魔术材料使用,可是这两个宝具的属性实在太狂暴了,特别是神剑,其特殊性,白华根本不敢使用,只能拿相对柔和的神玉牺牲。
  但······
  “这是白华最大的杀手锏吧?”伊莉雅的声音依旧虚弱且带着丝丝倦意,似乎快要沉睡了一样。
  可不是吗?
  相对Ex等级的神剑来说,神玉的幻术能力更加泛用,甚至能轻而易举的击破敌人。
  “没事的,我本来就不喜欢使用神玉,现在消失了也好,御主不需要关心这些,睡一觉吧,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注视着伊莉雅左胸的部位已经恢复得和之前一样的白嫩,白华微微吐出一口气。
  慢慢的,困意袭来,伊莉雅的眼帘闭合了。
  “如此,也好······”
  感受着平缓的呼吸声,白华瞥了一眼刚刚从束缚中脱身的两位女仆,便抱着少女,主动迎了上去。
  “塞拉,莉洁莉特,抱歉了,让御主遇到了危险。”
  白华低喃的这么说着,将伊莉雅递了过去。
  塞拉小心翼翼的结果自家大小姐,然后和莉洁莉特对视一眼,茫然的不知怎么行动。
  也对。
  此地就是爱因兹贝伦的据点。
  更何况,无论是她还是莉洁莉特,被赐予的职责是照顾伊莉雅,同时是为小圣杯的备用件,一旦伊莉雅死去,她们的身体机能也会停止才对,根本不需要考虑其他的事情。
  然而此刻,伊莉雅平安无事,她们很欣喜,可作为小圣杯的心脏却被取走了。
  三人仍然可以活下去,但······
  “接下来,该做什么?”
  一个塞拉从未思考过,此刻却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去卫宫宅吧,Saber应该在哪里,接下来,这儿将会被夷为平地。”
  仿佛下达命令一般不容置疑的语气,白华转过身,将目光投向交战中的两位从者。
  金色的宝光与投影出的武装相互冲突,每一个碰撞都会产生爆炸,冲击波一次又一次的破坏着早就残破不堪的城堡。
  “快离开吧,这儿很快就要撑不住了。”
  两位女仆对视一眼,咬咬牙,抱着伊莉雅决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