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勇者 > 057:正义的伙伴?

057:正义的伙伴?


  “你做不到的,放弃吧。”白华漠然的说道。
  他不相信间桐慎二有胆子杀人。
  也坚信着,这种胆小如鼠的家伙,连杀生的勇气都不会有。
  事实也是如此。
  在战场之上,白华见过太多与间桐慎二类似,胆怯深入骨髓的新兵。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提不起杀生的勇气。
  最后的下场,不是被敌人杀掉,就是被遣返回国。
  但不同的是,那些新兵都是出于对祖国的热爱才踏上战场,就算身死,就算被遣返,至少初衷是值得尊敬的。
  那名为‘胆怯’的心理疾病,或是因为某件事留下的阴影,或是天生如此。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可那些新兵,真的不知道自己胆小吗?
  或许极少数是这样,可大多数,心里都清楚吧?
  即便如此,也想要为祖国尽一份力,其初衷,其目地,其行动,都是出于善意。
  然而,间桐慎二与那些新兵不一样。
  他患有‘胆怯’的疾病的同时,出于不服、不忿、愤怒等多种原因,有意与无意间都在伤害他人,事后更是逃避、推卸责任。
  他始终以为自己才是受害者,用催眠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这,便是间桐慎二。
  一个胆小如鼠,又不断犯下恶行的卑劣之人。
  当然,白华不是看透了间桐慎二这个人,以上的这些,他只清楚一半。
  毕竟,那其中有太多他无法理解的感情。
  白华能依靠自己得出的结论,只有两点。
  其一,间桐慎二是犯下罪行,不可饶恕的混蛋。
  其二,间桐慎二亦是一位胆怯到杀人的勇气都没有,说是好人却不断做出恶行,说恶徒却远不合格,低不成高不就的废物。
  对于这种人,白华看不起,也不想看到,自然,更不会有怜悯。
  “让你清醒过来,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些人有没有被你种下诅咒之类的东西而已,你以为我会放任你胡作非为吗?”
  这也是白华对于感情太过迟钝。
  如果换一个感性点的人,在杀气爆发,间桐慎二在被吓死之前,先一步被吓疯的时候,就能意识到这事实。
  “现在看来,唤醒你,简直是浪费魔术材料。”
  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一剑将其了解。
  “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
  下一秒,神剑被高高举起,道场内的空气,变得黏稠起来。
  “亚瑟道尔先生!”卫宫士郎习惯性的伸手想要制止。
  “不要,我不要啊啊啊——!,我不会再作坏事了,不要杀我啊,不要,求求你······”
  注视着神剑反射出的寒光,间桐慎二心脏疯狂跳动起来,哀嚎着求饶。
  与此同时,Rider也有了动作。
  从白华举剑之时,她右手的短剑便旋转着,在这一刻终于刺出。
  但并非攻击白华,而是刺向Rider自己的脖颈。
  “——噗嗤!”
  毫无悬念的,短剑刺穿Rider的脖子,大量的鲜血从中喷涌而出。
  地面上,墙壁上,甚至近在咫尺的白华的身上,都染上鲜红。
  一时间,白华也愣住了。
  “自杀?”
  “当然不!”
  下一刻,那些血液诡异的漂浮起来,在Rider与白华之间形成一道阵法。
  诡异而阴冷,充满了阴郁的魔性。
  紧接着,刺痛肉眼,足以令人陷入短暂失明状态的光芒闪耀而起。
  “——聿聿!!!”
  某种生物的嘶鸣响彻,下一瞬间,光华将Rider和间桐慎二一同包裹住,猛地射向上方。
  “嘭!”
  屋顶瞬间便破开大洞。
  这时,白华凭借着感知的能力,锁定了上方巨大魔力团,毫不迟疑的跳跃起来。
  “呯!”
  “呯!”
  “呯!”
  每当白华上升速度稍有减弱时,脚下便出现幽蓝的半透明屏障,供他踩踏加速。
  不过转眼之间,白华便追到了与Rider平齐的高空,旋即全力挥斩出一剑。
  显然是没想到白华竟拥有空中行走的能力,Rider惊讶之间,勉强提起短剑迎上。
  然而,无论是两人原本就相差巨大的筋力值,还是Rider因为惊讶,一时间没使出全力,让神剑狠狠的斩在光华之中。
  “——轰!!!”
  空中爆发巨大的魔力轰鸣,包裹着Rider与间桐慎二的光团,好似被抽飞一样,急速射落远方。
  白华这才重新落到弓道部。
  片刻之后,尘灰散去。
  “Assassin?”
  “士郎!”
  “卫宫同学!”
  Archer、Saber以及远坂凛相继赶来。
  而卫宫士郎,已经没有时间理会Saber与远坂凛的关心,捂住因为Rider逃走时魔力爆发,被木屑擦伤的手臂,急忙来到白华身边。
  “亚瑟道尔先生,Rider和···慎二怎么样了?”
  不知何故,面对卫宫士郎,白华没有之前的亲切,反而显得冷冽不少。
  “逃了。”
  简单的两字,让远坂凛发现了些异样。
  Saber亦是默默警惕起来。
  卫宫士郎先是舒了一口气,既像在为间桐慎二庆幸,又像是对没有解决Rider而担忧一样。
  随即,他也发现了异样。
  “亚瑟···道尔先生?”
  回应充满担忧呼唤的,却是一个几乎没有感情的冷冽眼神。
  “卫宫,我暂时先这么称呼你吧。”
  白华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严肃道:“以前,你和我说过,你的梦想,是成为‘正义的伙伴’,没错吧?”
  卫宫士郎有些困惑,白华为何在紧急关头提起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但还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Archer,脸色莫名阴沉下来。
  “那么,说的简单一点,你就是向往着‘帮助他人的英雄’,也是为此,明知道自己魔术资质不好,也坚持每天锻炼,渴望获得力量帮助他人,对吗?”
  白华用着很疲惫的语气,长长叹息一声。
  卫宫士郎不明所以的继续点头。
  见此,白华更加疲惫了,直言不讳的说出残酷的话语。
  “放弃吧,你没有做好准备,所谓的英雄,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光彩,那也不是你能习惯的领域。”
  “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亚瑟道尔先生不也是英雄么,不正是正义的伙伴么?”
  “听着,我的确是英雄,因为这一点,是被人们承认的,但我绝非所谓的‘正义的伙伴’,那是只存于幻想中的东西。”
  白华就这么说道。
  Archer的嘴角,微微翘起了微妙的弧度。
  这由三方组成的联盟,出现了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