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勇者 > 012:抵达冬木市

012:抵达冬木市


  虽然答应了作为爱因兹贝伦的从者出战,可白华并没有立即与伊莉雅结缔正式契约。
  通过阿哈德翁的解说,对于伊莉雅的存在,白华有些了解。
  因为魔术性调整的关系,伊莉雅的体内的魔术回路,已经达到了超越人类的等级。
  光是转化魔力的量而言,几乎等同一座小型核电站。
  可是即便这样,单独提供一位顶级从者的存在,甚至是战斗,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从者的身体构造,是存粹的魔力实质化,已远远超出了人类自身转化魔力能提供的极限。
  就算伊利亚,这个专门以御主方向调整过的人造人少女,勉强能做到这些,也是需要付出生命力极具流失的代价。
  所以,白华提出要求:“没有抵达战场的冬木市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和伊莉雅正式契约的。”
  无奈之下,阿哈德翁只得放任几人提前前往战场。
  毕竟,御主和从者之间,是需要磨合的。
  这不仅仅指的性格间的相性,还有战斗配合与战术方式。
  要知道,在古堡中,白华别说战斗了,就连说话都很少。
  极东岛国的冬木市。
  这个城市并没有多么繁华,却也不算贫瘠。
  有耸立的高楼大厦,亦有未开发的山林。
  此刻,勉强算作冬木市范围,最边缘的森林中,一座爱因兹贝伦旗下的荒废城堡,终于迎来了时隔十年之久的主人。
  这是爱因兹贝伦家族御主,历代圣杯战争中的据点。
  在这其中,被赋予了照顾并辅助伊莉雅职责的两位女仆,忙碌的布置着。
  毕竟这城堡已经荒废十年之久,就算平时有委托人定期清扫,也难免有些杂乱。
  特别是以魔术界的目光来看,简直毫无防备。
  无论是各处的结界设置,还是陷阱与魔术礼装,都需要大量的时间。
  这次来的太仓促了。
  位于城堡地下,不算小,却并没有像城堡其他处豪华的室内,娇小的少女,望着面前穿配甲胄的从者,准备进行同调。
  经过这个仪式,她便能获得从者的持有权。
  可少女并没有半点欣喜,反而有些不耐烦。
  要知道,从者就算是英灵的分身,力量也是最上位使魔的等级,对魔术师来说无疑是强大的战力啊,几乎是每一个神秘钻研者所渴望的。
  然而,对少女来说,不过是已经迟到了近半月时间,必然会得到的力量罢了。
  因此,伊莉雅不耐烦的站在双向链接魔术阵的一头,这样说道。
  “哼!竟然私自提出,到这里才和我契约的要求,明明是一个从者,却没有自觉的家伙。”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夸张的魔术回路还是在少女体表显现。
  也是,‘成为御主即使命与意义’,从小被被这样培养,并终于被评为‘最优御主’的伊莉雅,被灌注的观念,与其他魔术师,都不同。
  她自然不会对英雄有所敬畏。
  要不是阿哈德翁的命令,她早就擅自断开与白华的连接,重新召唤了。
  “——轰!!”
  白华身上蓦然爆发巨大的魔力,与伊莉雅之间的无形连接,更为紧密了。
  从这一刻起,白华正式成为伊莉雅的从者,亦被圣杯计入信息,得到大圣杯的魔力支持。
  他终于能不再担忧伊莉雅的状态的自由行动了。
  于是,带有些许苦涩的声音从白华口中传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如果我在爱因兹贝伦和御主契约,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负担被压垮的。”白华走到伊莉雅面前,想要捧起对方的脸,近距离观察。
  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刺激到伊莉雅的自尊。
  “不要碰我!”
  小小的手,猛然拍开伸来的手。
  “——呯!”
  然而,白华的手臂是被铠甲包裹的,理所当然,伊莉雅白嫩的小手,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
  当下,这个少女眼中便浮现泪花,既委屈又不忿的道。
  “什么嘛!明明是一个从者,竟然这样对待身为主人的我!?”
  “???”
  经过无数次的魔术调整,少女当然不在乎这点痛疼,但······
  “太屈辱了!”
  用另一只手捂住红肿的小手,少女眼中委屈不忿神色转变成恼怒。
  “······”
  白华蓦然有种强烈的不好预感。
  果然,猩红的令咒在少女身上浮现而出。
  “以令咒之名,Assassin,给我去打扫城堡!”
  庞大的魔力以伊莉雅为圆心急速扩散,甚至那扩散的魔力些许实质化,在空中荡出能见的微微涟漪。
  同时,伊莉雅身上的圣痕消失了一道,直接作用在白华身上。
  被其余魔术师看做宝物的魔力结晶,因为少女的任性被轻易使用,只为了一个如同报复性质一样的,令人哭笑不得的命令。
  “御主···”
  不给白华解释的时间,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
  当天,白华就加入了女仆的行列,一起开始对城堡进行‘打’扫。
  可一直担任勇者的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新的技艺,与练习去了,那会什么打扫?
  即使在军队当中,也只能做到勉强照顾自己的程度,成为勇者后,在下手的照顾下,私生活才得到了好转。
  就这样,在自己世界有公认称号‘生活白痴’‘所有天赋都分配到战斗’的家伙,又一次‘无意’碰倒了一座雕塑。
  “Assassin,请停止你的行为,你的职责是保护大小姐,这些小事我们来就可以了。”
  身为女仆,且被注入完整人格的人造人——塞拉,颇为认真的这么说道。
  同为人造人,因不完全调试,自我意识薄弱,连贯发言都做不到的莉洁莉特,都出声了。
  “···Assassin···工作···不用。”
  然而,此刻的白华,已经自我羞愧到无法出声了。
  “······”
  就算想停下来,他也做不到,除非任务完成,或是伊莉雅解除和下达其他命令。
  这时,伊莉雅一蹦一跳的来到花园,望着变得更加杂乱的花园,顿时怔住,眼中浮现迷茫。
  一个个碎成石块的雕塑,花坛中几个明显被踩踏痕迹,原本洁白的地面都被些许土壤覆盖,还有站在其中,一手拿着脱靶,一手拿着水桶,银白铠甲上满是污渍的白华。
  和初来之时所见的景色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地方。
  还是说,圣杯战争提前开启,刚刚受到从者袭击了?
  “——噗嗤!”
  就在几人因各种心情呆滞时,极为明显的声音响起。
  见到这幅景象,伊莉雅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掩嘴轻笑起来。
  那笑容,是发至内心的喜悦,纯真而烂漫。
  “真是没想到,Assassin意外的不擅长这种事情呢。”
  旋即,这微笑变成了一种无法言喻,如同恶魔一般的笑容。
  在白华的视野中,随着娇小少女一步步的逼近,仿佛闪烁着光华的赤红瞳孔渐渐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