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迎来到异界 > 0075 当你沉睡时

0075 当你沉睡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记忆之中,在梦境的那一头,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乐恺承受着不断循环往复的痛苦。
  整个人都如同被反复撕扯一般,显得面目全非。
  反正,在梦境中,一切都是荒诞而又不真实的。
  乐恺苦笑着倒在地上。
  乐恺照在那一头的影子不断的被拉长,变得不像是乐恺,而是像是一条环绕世界的蛇。
  蛇于一片黑暗中露出了鲜红的笑颜,吐出了鲜艳的蛇信子。
  此蛇名为耶梦加得,乃吞噬世界之蛇。
  乐恺在还魂之际遇到了耶梦加得,然后被耶梦加得选中,
  虽然不知道耶梦加得想做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件好事情!
  耶梦加得向来都是自私而又冷血,吞噬着整个世界来维护自己的小世界。
  这样的她给予乐恺的天赋没有副作用才显得奇怪。
  毕竟,就连耶梦加得自身,也算不得是得到祝福而诞生——有谁会在幼年时就被抛下无底深海呢?
  不幸之人无法分享幸运。
  耶梦加得所能分享的,只有自己的痛苦、自己的悲伤、自己的彷徨,还有无尽的愤怒罢了。
  由这些情绪组成的天赋,自然也会被七情六欲这些负面情绪影响,和耶梦加得一道,坠入无底深海。
  天赋“耶梦加得之子”,或许能给予力量、创造奇迹,但使用者必将面目全非。
  这些负面情绪会将乐恺人格中的另一面拉扯出来,试图唤醒那个作为善良对立面的人格。
  仿佛有一个人拉扯着乐恺的思维,让其放弃思考,选择就此停留在梦中。
  乐恺的耳边,不断出现了呢喃,用的还是乐恺自己的声音,就仿佛是乐恺自己在说话一般。
  虽然乐恺知道那不是自己,但架不住那声音一直的唠叨。
  因为人们定义了现实为真实,所以人们才选择生活在现实中。
  但谁又能说现实不是某个更高存在的一场梦呢?
  也许我们只不过活在了别人的一场梦里哦!
  如果这样的现实也能称得上真实的话。
  那么梦境也可以算是真实的。
  你为何不生活在梦境中呢!
  你何不放下那被你背在身上的对自己的要求,舒舒服服的为自己而休息一番呢?
  如果你后悔了,不想待在这个梦里了,一走了之便是。
  ……就像你对巴托里失望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是一个道理。
  既然放弃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么就这样把一切都放下吧……
  尼玛村里的人交付给你的任务,帮助诺姆重建埃恕尔,让巴托里重新绽放笑容,那都是你自己要求,然后加在自己身上的啊……
  其实他们并没有要求过你要这样做啊,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空想罢了。
  你只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别人的爱罢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没有了你,还是会照样运作的啊……
  或许你在这边度过了一辈子,外面只过去了一瞬罢了。
  ……罢了……罢了……罢了!
  呢喃细语,声声乱人心。
  乐恺不知何时,放弃了对自己的自责和对巴托里的失望。
  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那些有的没的事情,就像是被恶魔的低语缠身了一般。
  明明这些废话在这场显得诡异的梦境中显得微不足道。
  自己哪里能就这样在这片梦境中休息过去。乐恺心里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也想要去做正确的事情。
  然而那絮絮叨叨的耳语却是如同拖延的病毒一般,影响了乐恺。
  乐恺竟然觉得,把一切都放弃的人生竟然也不错……
  哪怕有些事必须要去面对,如果不做准备必定会失败。
  可是乐恺还是想要做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逃避自己真正要做的事。
  与其说乐恺变了,变得堕落了,不如说乐恺的精气神被打掉了,不敢去继续努力了……
  因为努力了也不一定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啊……
  那样的话,还是这样没用的躺着比较舒服。
  似乎有一条来自苹果树下的伊甸之蛇诱惑着乐恺部分的思考,让其堕下凡尘,放弃对自己的要求。
  顺则凡,逆则仙。顺从自己的欲望,贪恋享受,必将泯然众人。
  乐恺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却沉溺这场梦境之中,连心都似乎要麻痹,将那份成为更好的自己的心情所遗忘。
  至于曾经打算让巴托里重露笑容的目标,似乎也是深深的藏了起来,打算就这样抛之脑后。
  她都这么说我了……我有必要去帮她吗?乐恺自我催眠着。
  仿佛乐恺就准备这样掉下去,掉进那无底深海,最后成为那耶梦加得的仆从。
  “喵!”
  突然,一声猫叫响起。
  乐恺打了一个哆嗦,猛地惊醒了。
  一下子,乐恺想到了很多,那些珍爱之人的笑颜,日常中的点点滴滴,都是坚持自己走到今天的理由。
  自己为什么就忘了呢?
  自己不应该就这样放弃的啊……
  放弃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那种没能尽力去做而留下遗憾的事,难道不会再某一个迷茫的夜晚成为自责和遗憾的借口,将自己打算振奋的心情给泼灭吗!
  这些事谁又能知道呢。
  毕竟只要有一次的放弃,心里就会留下空洞,在失落的时候成为最好的裂缝。
  除了寻死之人,哪有人会故意让自己退步啊!
  都是止步不前,最后在不知不觉中被别人拉开了距离。
  明明不需要这样的。
  过去不是用来束缚自己的。失败也只是成功的垫脚石罢了。
  乐恺这般想着,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决定自己走出这片黑暗。
  如果执迷于过去,那只会深陷于黑暗之中!
  然而,乐恺走了不到三十步,就发现面前又出现了墙壁。
  而且,这次的墙壁更加高大,乐恺也不知道该从何处推开。
  明明之前就一直是走不到头的,在自己准备振奋的时候却出现了墙壁。要说没有联系真的是难以相信。
  果然,着眼于过去只会陷入迷茫,选择了选择就首先要面对过去的自己,那将自己深陷进去的罪恶感。
  乐恺愣了好一会儿,最终叹了一口气,摸着墙壁走了出去。
  墙壁同样是光滑平整,仿佛是打磨平整后刷了油漆的棺材板,或者,这就是有一个棺材板。毕竟可没有人说过走出坟墓后的世界不会是另一个坟墓。
  在转过了四个弯并摸到第五个转角之后,乐恺发觉自己绕了一个矩形的圈子,依稀了解了这些墙壁是没有门的。
  不会自己一语中的,这里是一个更大的棺材么?乐恺这般想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乐.乌鸦嘴.恺是怎么时候诞生的呢……
  随后,乐恺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看似在努力,却没有一点用处,就是那种只有勤奋的勤奋罢了。
  走着走着,乐恺感知着时间的流逝和铺天盖地的黑暗,终于被那种紧迫感逼着跑了起来,越跑越快,然而没有任何奇迹的发生,最终脚步再一次慢了下来,最终,与其说是迈步,不如说是在拖着脚前进。
  如同石乐志的僵尸一般,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最终,乐恺被不知为何的东西绊倒了。
  摔倒了也不痛呢!乐恺呆呆的胡思乱想着。
  已经麻木的神经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到跌在了地上,无法迈出下一步时,脑袋中才传来了反应。
  哦,原来是摔倒了啊!摔倒了一点感觉也没有哎!
  那如果是死掉了会痛苦吗?会有人为我可惜吗?
  死掉了……我会快乐吗?
  乐恺心中的空洞越来越大,如同不可挽回的漩涡一般。
  人,往往并不会被一次打败。
  而是在积累了无数次的失望之后,最后被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摧毁了所有的希望。
  如同造成雪崩的绝不会是那最后一片落下的雪花一般。
  一切都需要一个过程。
  花的绽放需要一个过程。
  太阳的升起需要一个过程。
  崩坏……也需要一个过程。
  而在这场没有时间概念的梦境之中,这个过程被耶梦加得无限的加速了。
  乐恺心中那不知何时出现的空洞开始变大,变得无法愈合。
  乐恺则试图用好奇心和补偿感去弥补,去弥补,具体的措施则是……
  死亡……是什么样子的呢?
  死亡是人生最大的好奇,自杀是对世界最好的补偿。乐恺这般想着,觉得只要死去就能让这个世界对自己温柔一点,自己也能够为那些不愿回忆的事情画上句号。
  就这样试试死亡的滋味?反正也肯定不会痛的就是了……
  因为,这只是一场梦罢了!
  乐恺这样想着,他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放在了胸口上。
  那里离心脏只有几寸的距离,不带防护之下,只要内力稍稍一吐,就能撕裂心脏。
  于不可见之地出现的那条蛇,一点点盘旋在乐恺的身上,一点点将乐恺给压垮,最后将乐恺一点点的吞噬。
  衔尾蛇,只有在吃掉自己后才能蜕变,变得更大更强,才能够……向着这个世界复仇。
  来,将那个懦弱的自己杀掉吧!不用担心,从旧有的尸体中会开出鲜艳的花儿哦!
  耶梦加得留在乐恺体内的意志苏醒了,看着乐恺,如同看着即将成熟的果实,眼中露出了得逞的神情。
  啊,只要再等一会儿,果子就成熟了……
  “喵!”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猫叫。
  接着,另一道小小的黑影向着乐恺的倒影——那条黑石之蛇冲了过去。
  于那小小的身影之中,探出了五个不成比例的长长的爪爪尖,向着那幻化为蛇形的倒影挥了过去。
  “刷!”光芒一闪而过!
  那如同蛇的倒影被切成两段,然而在那一瞬间,被切掉的上端,那没有和乐恺连在一起的那部分,属于头部的地方,睁开了一双似龙似蛇的金瞳,于其眼瞳中出现了尘世的倒影。
  那真是耶梦加得本体关注的象征。
  然而耶梦加得并不着恼,反而露出了更为欣喜的神情。
  “没想到,比起改变他成为我们力量的代言人,他倒是自己给我们送上了一个空白品啊!海伦,难道我们转运了?”
  耶梦加得惊喜的话语如同被切掉的上端一般,一闪而逝。
  毕竟,比起在一张画作上染上自己的颜色,还是在空白的纸张上涂鸦来的方便。
  下一刻,那个睁着金色双瞳的蛇头,一口咬住了黑影,随即融入到了黑影之中。
  一道深深的刻印,随之印在了黑影之上,那道刻印,像是一道伤痕,更像是蛇的咬痕。
  “喵……喵!”那躲藏在黑暗中的身影被迫停了下来,显出了身形,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白猫,有着一双湛蓝的瞳孔。
  那正是乐恺的守护兽,那只还未完全成型的小猫。
  被咬中的它慌张的叫了起来,试图将那道身影甩掉,可惜没有成效。
  耶梦加得的印记,哪里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而伴随着融合的加剧,那道刻印中不断冒出了黑气,黑气如同有着生命一般,缠绕在白猫全身,如同不断呼吸的卵,改造着内部的白猫。
  等到黑气散尽,一切都已经物是猫非。
  白猫的毛色就变成了全黑,那双眼睛也变成了金色的蛇瞳,于湿润的眼瞳中流下了伤感的泪。
  就像是变成了耶梦加得一般……
  白猫,不,现在的它变成了黑猫,它知道了自己即将遭遇的命运,那是无法回头的,坠入无底深海的结局。
  但它并没有因此怎样,反而挥着利爪,如疾风暴雨一般将那蛇形倒影的剩下一截斩碎为无数碎屑。
  不让一丝一毫沾染到乐恺的身上。
  它神色复杂的看着乐恺,为其尽上了自己的最后一份力。
  不要辜负我的帮助啊,乐恺……
  随即,黑猫便将自己全身的力气用在了去抗衡着那意志的侵袭,并没有选择回到乐恺的体内,而是选择了躲在这方精神空间的角落中,默默的舔舐着伤口。
  仿佛……随着毛色的变化,它的性格也由黏人的白猫化为了孤傲的黑猫。
  四季轮转,属于它的春季,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