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亡轮舞曲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寿元

第二百三十二章 寿元


  提到了融合能力,‘蜂后’的话语中也逐渐带上了一丝感情:“最开始,我们并没有发现我这个能力的真正用法,我是后勤人员嘛,所以这个能力在开始接受之后我主要就是用这个能力去运送物资,不得不说,这个能力实在是很方便,在融合进入之后,死物也可以在我的控制下移动起来,运送物资和伤员都是一等一的好用。”
  “直到有一天,我在负责将一个伤员运送回部落里的路上遇到了一头独角仙,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用了能力和独角仙融合了起来,在融合之后另一个世界就向我打开了大门!”
  “在独角仙的体内,我能看到我的意识和螳螂的意识,不得不说生灵是很奇妙的东西,在看到了独角仙的意识之后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冲上去消灭它,但是意识形态下,无论是我还是独角仙,都只是一个球,只不过我的意识球比独角仙的意识球要大得多,但是只有球的形态的时候也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攻击能力,在习惯了意识形态之后我直接就撞了过去,虽然在这有限的意识空间里碰撞可能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但是这谁都说不准吧,在撞上去的时候,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独角仙的意识球和我的意识球融合到了一起!”
  “在撞上去之前我也想过很多可能性,但唯独融合到一起这一点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融合能力的强大不单单在肉体上,在意识上居然也能融合!”
  王阳在最初的震惊后也已经恢复了过来,在听到‘蜂后’说道这里的时候插了一句:“如果是肉身的融合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按照你说的来看,是可以解除的,但是意识的融合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是不是和你之前所说的代价有关?还是说记忆也融合了?”
  ‘蜂后’那呆板的脸上仿佛出现了一丝无奈:“你猜的没错,融合能力虽然很强,但是缺点就在这融合意识上,当我和独角仙的意识融合的时候,独角仙所有的记忆全部都到了我的意识中,在那个时候我都分不出到底是我还是独角仙了。”
  “哪怕到现在,独角仙的记忆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它的经历就是我的经历!”
  “但,这不是最大的问题,融合了独角仙的意识在熟悉了之后虽然感觉怪异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思想还是我自己的,而且有了对方的记忆之后,使用对方的身体完全就和使用人类身体一样没有什么异样,非常顺利,这算是好事,但是在融合之后出现了几个很严重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这种意识融合是无法分离的!肉体融合后我愿意的话可以随时分离,但是在我和独角仙分离之后,两个肉体就分开了,但是意识完全带回了人类身体上,留下了一具没有任何意识存在的独角仙肉体,所有的记忆全部都带过来了!”
  “不过这个虽然是问题,但是习惯之后倒也不算什么,麻烦的是第二个问题,在回归自己的身体之后,我就感觉到了身体极度的虚弱,在拖着伤员会到部落之后我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部落里的大夫告诉我说我的意识的壮大已经影响到了我的身体,肉体的强度不够,不足以负荷意识,所以身体在不断地抽取潜能和寿元来维持,我的寿元的消耗比之常人要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部落里的呼吸法抓紧修炼,等到身体强度能负荷意识的时候,这个问题自然就解决了,但是在此之前因此损耗掉的寿元是无法恢复的,部落里的人虽然千万年来都是世人口中的神仙中人,但是涉及到了寿元的问题,他们也无能为力!”
  “他们告诉我的是每个人的寿元从根本上都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有的人短命,有的人长寿,在有了修炼体系之后,只要能修炼了就能把自己的寿元推向上限,简单点来说就是人体的潜力是无穷的。”
  “但是寿元的损耗却不是这么简单,寿元被消耗的是上限,假设如果一个人能活千年的话,寿元损耗就是这个上限,只能活个九百年或者更少,这个上限即便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可以增加。”
  寿元对于王阳来说可谓是极其敏感的事情,换句话来说就是生命力,在之前用恢复能力强制修复身体的时候王阳就猜测可能会伤及自己身体的某一方面,现在知道了,确实是有关联的,而且问题的严重性比他所想的还要严重得多,这个部落里的人都没有办法补充寿元,而这里又是他所认定的丹药房补给所在,也就是说除了神族之外,已知的当中没有任何办法来补充他因此损耗掉的生命力!
  为了人类未来牺牲自己是一回事,但是谁又真的愿意去死呢?
  在到达这个所谓的补给点之前,王阳是认为是神族遗留的东西里面是可以有补充自己生命力的方法的,但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神族或者是真的存在了千百万年之久,但是这是作为一个族群,神族的个体未必就真的能存活那么久!
  这一刻,对于王阳来说如同万年那么长久,过往的一切在瞬间一一浮现在眼前。
  人类是种很奇怪的生物,即便是知道很珍贵的东西,但是在没有真正确定会失去的时候,是很难产生珍惜这种感觉的。
  在之前疯狂的状态下王阳冷淡甚至是冷漠地对待蒋姗姗,也不是完全是因为受了负面情绪的影响,事出必定有因。
  在一起待了几个月,莫说是人,就算是阿猫阿狗也多多少少会有点感情,但是几个月的时间相比于人的一生又实在是太短了。
  这一切的感觉在生命里被削减了不少的事实刺激之下,王阳终于摆脱了负面情绪的控制,但是他仍然控制住了自己扭头去看蒋姗姗的冲动,这是来自他的理智在告诉他,既然自己命不久矣,那么便不要去招惹了!
  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后王阳抬头看向‘蜂后’:“之前你所说的我信了,但是以前面所说的几个问题来看,并不足以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说看,后面又发现了或者又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