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亡轮舞曲 > 第十七章 姐妹

第十七章 姐妹


  一个钟头之后,王阳被带到另一个疗养室,这个是真正的疗养室,营养液池和各种检测设备应有尽有,相比起来,之前那一间除了床以外只有几台设备的房间顶多只能叫病房。
  鼻青脸肿浑身内外都是伤的王阳身上被贴上无数贴片后放进了营养液池,几位穿着白大褂的人员马上开始紧张地盯着监测器的屏幕上数据,生怕漏过一丝一毫的变化,在这个总部里面,只要是超凡人类的事,就没有小事。
  而在会议室里,一帮子人全都铁青着脸。
  两个紧身衣男低着头和那个叫梦的撅着嘴的小姑娘站了一排在墙角。
  在阻止了那个暴力紧身衣男继续殴打王阳之后,事情很快查清楚了,实际上也不用怎么查,把监控倒回去看一遍就一清二楚了。
  中年男人头上青筋已经快要绷断了,说话都恨不能放个人在嘴里咬着说:“说吧,为什么要攻击王阳?从监控上来看,王阳没有任何挑衅的行为,更别提他已经是被绑得严严实实的!”
  暴力紧身衣男一脸冷漠:“没有为什么,就是想揍他。”
  “砰”!中年男人气得把桌子都拍裂了,但也无可奈何,眼前这人就是这德行,油盐不进的主!
  斯文男子更是脸色发黑,说王阳是不可控危险的是他,提议把他放逐出去的也是他,前面的可以说是因为女孩举动导致的判断,这个无可厚非,但是提议放逐的就是彻底被坑了!
  是以斯文男子的脸色是最难看的,说话也毫不客气了:“冰冻,你来说,为什么在暴雷攻击王阳的时候你没有阻止,还有,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被叫冰冻的紧身衣男看着形势是躲不过去了,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在外面巡视的时候刚好经过那一间疗养室,就听到梦小姐惊叫了一声,然后又听到了有设备被砸掉的声音,所以我们就破门而入了……”
  斯文男子也是满头青筋:“那你们进去后就没发现王阳是被绑在床上的吗?你们都是瞎的!?啊!?”
  冰冻一下子就涨红了脸:“呃,那个,我确实没有注意到,进去后看梦小姐惊慌的样子后,我一下子就冲动了,所以也没注意到床上那个人的情况。”
  中年男子捂着额头也是彻底无语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冲动就这样让我们损失了一个强大的战士,或许他现在的力量还小,但是他的成长性比我们已知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本来是想观察一段时间后花大力气培养的,但是被你们这一揍,全完了,想要让他彻底归心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哪怕要他配合做点实验来研究也不可能了。”
  暴雷本来高傲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本来话不多的他这下子彻底沉默了。
  中年男子看了暴雷一眼,发现暴雷并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只得暗叹一声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主,靠不住的,超凡警队也要开始堕落了吗。
  而在一边的女孩则是脸色冰寒地看着那个叫梦的小姑娘:“我想,你该给我一个解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那里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更不是你能去的地方!现在出了这个事情,你必须担当最大的责任,说清楚了,你就可以回家了,没说清楚的话,你们两个喜欢护花的使者就把她带去清理室洗脑了送回家去!”
  暴雷和冰冻两人本来在答完后就一直耷拉着脑袋,但是在听到女孩的声音就激灵了起来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但在听完后立刻就蔫了,连暴雷也提不起精神来。
  女孩的话确实是蛮重的,但是梦却仍然没有放在心上:“怎么去的我才不会告诉你,有本事你就给我洗脑呀,洗去记忆了不起啊,你也得敢吧,也得有这权限吧,万一洗出问题来了看你怎么收拾,就算我们是一家人,老爹也不会饶了你的。”
  女孩本就冰寒的脸越发冷冽,二话不说就按了一下桌面上的一个按钮。
  很快会议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另一个紧身衣男拿着一份文件就走了进来,没有多说话,放在女孩面前后就赶紧离开了,离开前还朝暴雷和冰冻二人使了个眼色表示没得商量了。
  暴雷和冰冻的心一下子就凉到底了。
  女孩拿起文件翻了一下就传给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完后额头上的青筋爆得更厉害了,离爆炸就真的不远了,但还是强忍着怒意传给了下一个人。
  每一个人在看完后几乎都是同样的表情。
  而梦却还是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这让与会的一帮子人看了更加火大。
  女孩冷冷地问道:“你知道这文件里说的是什么吗?”
  梦毫不在乎地答道:“说的什么和我有关系吗,就算是有也无所谓了,赶紧说吧,我要回去做实验了。”
  女孩伸出手点了点暴雷和冰冻二人:“文件里是王阳所在的疗养室的门禁记录,除了暴力开门之外,想要开门只能用门禁卡,或者从里面开门,而王阳被绑住是不可能开门的。有这权限的人在这总部里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偏偏是暴雷的门禁卡开的门,而他根本就是暴力进门的,不可能用到卡,那就是你用了他的卡去开门!
  而且我们查过了这张卡的使用记录,再调了对应的监控录像,近一个月以来都是你在用!而暴雷几乎都是和冰冻在一起出入,用的都是冰冻的卡掩盖了卡不在他身上的事实!
  所以这一起事件,看起来是偶然事件,但是在你们三人的行为几乎是串通的情况下,可以定性为必然事件,你们三人都逃不了干系!”
  暴雷和冰冻无话可说,头压得更低了,这件事从头到尾他们都不占理,更遑论把一个本可能加入警队的人给暴揍了一遍打到重伤。
  而梦则是直接跳了起来:“你是我妹妹,你怎么不帮我说话,还要把事情赖在我身上!好啊你,等我回去看我不找老爹告状去!”
  中年男人突然暴喝了一声:“够了!你以为警队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给我们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你们家老爷子是厉害,但你要以为我们警队是吃素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梦被这一喝直接就给吓懵了,中年男人毕竟身居高位,几年下来处理的超凡事件多了自然养成了一身威压,一般人可真经不起这一吓。
  斯文男子也是被激怒了:“呵呵,别忘了你们姐妹两个能进来警队是谁答应的,闪电能进除了你们家老爷子的面子外她本身也是超一流的超凡人类,而你?如果不看老爷子和闪电的面子上,你连这个总部的大门都进不来!连那个王阳都不如,你有什么好狂的!说白了就算杀了你,老爷子还能为了你一个普通人和我们超凡警队开战吗!”
  梦听到这里,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力气瘫坐在了地上,斯文男子说的没错,她除了会一点科研之外确实一无是处,但科研的人才好找,比她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的话,谁会放她进来?
  而暴雷和冰冻对她好的原因她更是心知肚明,一是为了她的家庭背景,有那个可怕的老爹;二是为了她那个优秀的妹妹,总部里女神级别的人物,只要是年轻男人就没有几个不喜欢她的,为了靠近她能不择手段,暴雷和冰冻就是其中最不择手段的两个,但两个互为情敌的人能为了甩开其他情敌而走到一起也是奇葩中的奇葩了。
  而一旦把这些条件都去掉的话,那么她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尽管她一直在说老爹会给她出头云云的话,但是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老爹真的疼她的话,又怎会舍得让她离开身边?如果真的像斯文男子那样被杀掉的话,那么连她自己都觉得老爹是绝不会为她报仇的,除非有其他的理由而拿她的死来做文章。
  想到这里,梦的泪水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
  闪电看了一眼,不由得心就软了,说到底,也还是她的亲人,她可以去驳斥但那是站在道义的角度来说,但真的到审批的时候,她发现她还是没法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冷静面对。
  中年男人也看出了闪电的犹豫,这个事情确实不大应该由她来做决定,便朝旁边斯文男子使了个眼色。
  斯文男子翻了个白眼,心里别提多恶心了,好事都让你们做了,坏人我来当?凭什么啊!?
  但是没办法,事情总得有人做,而且之前关于王阳的提案也是他提的,究其缘由都是因为前面这三人捅的篓子导致的,所以由他出面来做审判也是合情合理,也权当给他出一口恶气。
  斯文男子想到这里,当下也不矫情,站起了身来,敲了敲桌子示意了一下。
  “我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