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婚缠人 > 302:女鬼的过去 二

302:女鬼的过去 二


  柳弯弯漂泊了很久,久到她的礼物都没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最近她跟着明栀子,一直吸收着知识,疯狂的。
  柳弯弯虽然没有对任何说过,她想抓到害死她的凶手,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滋生了一种名为“恨与怨”的花,正悄然无息的生长中。
  *
  第二天,柳弯弯还是去了她曾经住的地方,这个她特别陌生的小房子,她听明栀子说过,她在这小房子里至少住了有大半年,这附近曾经居住过的邻居,有几个都认识她,尤其是她住的地方后面有个老人是认识她的。
  所以,她去了那个老人的家,她家里很干净,看她家的摆设,很可能就她一个老人住吧。
  柳弯弯待了一会,她知道老人看不见她,她便转身离开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柳弯弯的背影,都让人看着心疼。
  早上,明栀子没有找到柳弯弯,就打车来这里了,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她。
  望着那失落又孤单的身影,明栀子心酸极了。
  她想,或许她心中的痛,会随着真相的被揭开,而变的血linlin的吧。
  又是几天过去了,姚殊齐那边的有了新线索。
  明栀子赶紧打车去了一趟警察局。
  找到了姚殊齐,拿到了血样的鉴定。
  鉴定书上,清晰的写着柳青与这份血样有血缘!
  明栀子眼睛一亮,心中的大石头也落地了,她最近几天就怕女鬼不是柳弯弯,而是长相与那柳弯弯一模一样而已!
  饶是她心中在不安,也不敢把这话与女鬼说,她知道女鬼已经够不安的了,她没有必要在给她徒增烦恼了。
  *
  “姚大哥谢谢你,这份鉴定书真的很重要。”
  明栀子感激十足。
  “没事,这个案子一直苦于没有受伤者而被搁浅,现在可以重新提起了。”姚殊齐也笑了笑,他的声音都带着一点点的笑意。
  明栀子有点担心,就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都过去六年了,还能查到吗?”
  姚殊齐也皱眉,也愁眉不展,“也不清楚,我一会去一趟交警大队问问吧。”
  明栀子复杂的看了一眼他,“那你去吧,我回去了,有空我再来。”
  “嗯,你回去吧,路上注意点安全。”姚殊齐把明栀子送到门口,回头就看见,他的手下都探出头往这边看。
  姚殊齐耳朵慢慢红了,干咳一声,“看什么看,赶紧都回去工作!”
  众人立马跟受了惊的鸟一样,四散开来,各忙各的去了。
  明栀子没走多远,刚才那些好奇,嫉妒,的视线,让她很是不好意思。
  她跟姚大哥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啊。
  这帮人,一天就会乱脑补画面。
  *
  回到家,明栀子把鉴定书的事情告诉给了古二爷。
  古二爷目光幽深,似是呢喃,“或许她死的很冤吧。”
  “可她没成厉鬼!”明栀子急忙说道。
  古二爷皱皱眉,不满明栀子这说话的语气,就加重了语气,“你不懂,小鬼不容易变成厉鬼的,她心中会有恨有怨,只不过你察觉不到,不是没有。”
  这一刻,古二爷很是头疼,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明栀子说。
  明栀子也不满古二爷这态度,于是,她冷眼的看着他,最后生气的走了。
  目堵这一幕的一分:“······”他木然的看向了古二爷,“二爷,她生气了,”又试探的说,“您应该去给她道歉,并且哄哄她。”
  古二爷拧眉,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最近,这丫头越来越不规矩了,古二爷觉得他都快把她给惯坏了!
  所以,他要冷落她一下,晚上在去哄她。
  *
  下午,明栀子有课,她就回学校了。
  心情不好,她没有带女鬼一起走。
  女鬼也不想走,于是,她们分开了。
  单暖回到白城,第一时间就去找明栀子。
  银菻来了,她很担心这女人对明栀子不利,便匆匆忙忙的丢下颜玉,先行回来了。
  *
  “你来了。”
  明栀子看见单暖,没有多少热情,反而还多了一丝冷淡,这让单暖心里落差挺大的,以往单暖见到她,每次都是开心的笑容。
  这次,她居然对她如此冷淡,真是让她费解。
  不过,单暖也不会多想,这位是她的老大。
  “栀子你有心事吗?”
  明栀子不开心的看了一眼单暖,心情更加不好了,吭哧吭哧了半天,才说出一句,“我还好,也不是有心事,就是,哎呀怎么说呢,我就是有点事。”
  单暖笑了,“你可以跟我讲讲,我或许可以帮你出个主意也说不定呢。”
  明栀子看着她,凑近她,小声的说,“我捡回来一只鬼。”
  “哦?”单暖不在意,她当初不也是她捡回去的吗,所以,单暖对明栀子捡回鬼的事情真的一点都不惊讶。
  曾经,她也好,颜玉也好,她们都是无家可归,无法投胎的罪孽深重的鬼。
  都被她给捡了回去,做了交易,算是有了家,有了遮风挡雨的住处。
  单暖对她,总是多了一分难以言说的感情,也许那就是依赖吧,在她不在的数千年中,她曾走过很多方,见过很多人,也听过很多凄美的故事。
  “单暖,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遥记当日,她躺在青草地上,对她招招手。
  那时,对她全身心的信任,她不假思索就跑了过去,就听她说起了一个故事。
  一个她心中难掩的痛!
  ············································································································
  “喂,单暖你在想什么,你跟我说话怎么还走神?”
  明栀子不开心的撅着嘴,对着单暖吐槽。
  单暖温柔笑笑,脾气也是非常好,“嗯,抱歉,我刚才想起了一个朋友。”
  明栀子眨着一双水灵灵充满好奇的眼睛,不停地看着单暖,“真的吗?真的吗?你在想情郎吗?”
  情郎????
  单暖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完美的笑容都差点龟裂。
  她那里有什么情郎,想着,她就屈指敲了敲明栀子的脑袋,娇嗔道,“你啊,素来就爱胡说。”
  “什么嘛,你不是在想情郎吗?”真奇怪,她不想情郎,那她是在怀念谁?“你心中可是有人了?”
  素来爱八卦的明栀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她就问。
  追着问。
  单暖脸一红,那双眼看着她都多了一分愧疚,“一个很重要的人,呵呵,好了,你就别打听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明栀子觉得无趣,就白了一眼她,“小气,真小气。”
  单暖揉揉太阳穴,连忙说,“嗯,我小气。”
  “哼,你知道就好。”明栀子泄气了。
  “对不起嘛,是我无理取闹了。”
  许久,没有听见单暖开口,她就说话了。
  只是,她抬起头就看见了不远处有一个女人,正隔着马路,往这边看来,而身边的单暖眯了眼睛。
  额,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女人会是单暖的朋友吗?
  看着也不像啊,反而更像是仇人。
  明栀子打了个冷颤,“咳咳!”
  “暖暖,我们走吧。”明栀子不想看见两个女人在大街上打架,她就拉着单暖离开了,当她转身的那一刻,她没有看见那个女人眼中刻骨铭深的恨意,与滔天的悔意,矛盾极了。
  单暖心情超级复杂,她有听起她提起过银菻,只是当时的她心中充满了仇恨,对银菻的描述也充满了丑陋。
  如今,看来,也许她们之间的过往也是很复杂的。
  明栀子低头往前走,心情也是闷闷不乐的。
  “暖暖,你送我回家吧。”明栀子第一次要求,单暖怎么会拒绝。
  这一世,找到她,还未来得急与她细谈。
  “嗯,走吧。”
  单暖安静的陪在明栀子身边,陪她往家里走去。
  因为跟古二爷闹矛盾了,明栀子又在半路决定了去单暖家住。
  一贯顺从她的单暖只能在带着她往家里走去。
  明栀子有事找单暖。
  *
  晚上,单暖家。
  古二爷驱车来到这个便利店,他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把不悦给压了下去,就那么坐在车里干等着。
  二楼,单暖住的房间是看不到古二爷那辆豪车的。
  这不,古二爷的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
  他本来想着,等明栀子看见他的车,自然就出来了。
  只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单暖的房间里没有窗户。
  这不,就真的悲剧了!
  *
  风行扬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看着那辆豪车,吃着冰淇淋。
  车里的男人:“······”是真尴尬,而不是假的尴尬!!!!
  只是那又如何呢?
  男人面不改色的下了车,大步就往店里走去。
  误以为来买东西的客人,风行扬赶紧三口吃掉了冰淇淋,立马就跟了进去。
  只是,男人环视了一圈,才看向他,就问,“单暖呢?”
  “她在楼上,先生你有事吗?”风行扬奇怪的问,心中腾的有了危机感。
  只怪眼前的这个男人太优秀。
  他怎么会没有危机感。
  风行扬的注视,让古二爷不悦的皱眉。
  不过,他没有发火,他也懒得发火,他没有忘记,他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把单暖叫出来,让她把我老婆还给我。”说完,古二爷就跟大爷一样坐在了店里唯一一张的椅子上,等着风行扬去叫单暖。
  风行扬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男人。
  古二爷冷冷扫了一眼风行扬,他下次不会在让明栀子来这里了,这年轻的小鲜肉,让古二爷心情不是很爽。
  于是,生气的古二爷又犯小心眼了,又吃醋了,这次他又干了好几杯老陈醋。
  *
  楼上,风行扬把单暖拉到一边,神秘兮兮的问,“暖姐你是不是拐带别人老婆了?”
  单暖一脸震惊,不敢相信,“你在胡说什么!我又不是人贩子,怎么会去拐别人的老婆!”
  她真的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风行扬有点不信,“真的,可是人家老公都过来找了,就在楼下呢,暖姐你要不要下去看看?”
  单暖点头,“好吧,我下去瞧瞧。”
  “嗯,我陪你。”风行扬害怕那个古怪的男人。
  万一,他一生气,在对暖姐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呢,所以,风行扬不得不防,现在的人,都挺让人生气的呢。
  风行扬这个人,也爱吃醋。
  他紧紧跟着单暖。
  *
  楼上房间里,明栀子霸占了单暖的床,正在睡大觉,
  突然,床边出现一个人。
  这个人,现在的明栀子是不认识的,可多年前的她,曾护她不惜一切。
  只是早一物是人非。
  *
  银菻坐在床边,美眸里蓄满了泪水。
  她看着姐姐的睡容,心情压抑极了。
  曾几何时,她才是她身边最信任的人。
  只是,不知何时,她成了那个可有可无的人。
  当年的一个错误决定,却要她如此偿还。
  银菻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如今的她,只想陪在她身边,可也那么难。
  *
  楼下,古二爷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单暖。
  “人呢?”
  单暖挑眉,“你说谁?”
  古二爷不悦道,“我老婆!”
  单暖摸着下巴,滚刀肉似的,百般阻挠,“哎呦喂,我这里都是没结婚的,你找老婆,是来错地方了吧。”
  古二爷顿时生气了,阴沉着眼眸,“最后一遍,把我老婆叫出来,我是来接她回家的。”
  单暖拧眉,脸上全是愠怒,“你找老婆,你有老婆吗,你结婚了吗,一天就老婆的。”
  古二爷更加理直气壮,“我老婆下午不是跟你回来了,你把人藏哪里去了?”
  古二爷生气!
  单暖心想我更生气。
  “不知道。”说完,就扭头回楼上了。
  那丫头已经睡着了,她才不要打扰她呢。
  既然她知道,就让她等着就好喽。
  于是,可怜的古二爷就要在下面等着了。
  其实,从私心来讲,单暖真的不愿意古二爷总是在明栀子面前一副他最大,他说的算的模样。
  这真的太让人不爽了。
  她真的有分分钟弄死他的心。虽然他已经死了。
  可是,单暖还有在弄死他一万遍的心。
  就是护短。
  容不得别人逞威。
  *
  古二爷:“这个女人真讨厌。”
  风行扬:“喂喂,这么说过分了。”
  古二爷冷眼看了一眼弱鸡般的风行扬,冷嗤道,“也就你这样,不然换谁都会躲她躲的远远的。”
  风行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