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婚缠人 > 235:共处一室

235:共处一室


  林二住在明栀子的家,也很拘束,她的家真的太小了,住惯大宅子的公子,哪怕已经死了多年,他的老宅依旧只属于他。
  “二爷,你的工作室什么时候能装修完毕?”林二白天都不能睡觉了,他又没有精神头,就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非常萎靡。
  古二爷手上拿着一本书,耳边都是林二的问题。他本不想理会,可是,又碍于他一直问,无奈,他就回道,“在等一段时间吧,这次装修要彻底,你先在这里住着吧,如果你觉得委屈的话,就先搬去云扶摇哪里住。”
  “云妹儿?”林二接到,“她还在?还没投胎去?”
  古二爷笑着说,“她比你的执念都深。”
  她要真能顺利把前尘往事放下乖乖去投胎。他也就不用这般操心了,那个丫头可不是能轻易把那段感情放下,就不会至今都这么痛苦了。
  古二爷没有把云扶摇的现状给说出来。
  林二可是真心把云扶摇当成妹妹的。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
  “二爷你真不够意思,你既然有她的下落为什么我苏醒时你居然只字不提?”林二黑着脸。
  口气中都是对古二爷的野怪。
  古二爷也同样黑着脸,不善的瞥了一眼林二,怒说:“你从苏醒到现在一直都是从家里闷着或者就是要报仇,还有心情问朋友的事情吗?”
  古二爷可是直接问,没有给林二一点面子。
  这会明栀子也在家呢,林二也是在乎颜面的人,所以他赶紧让古二爷闭嘴。
  “二爷,我去找云妹了。”林二站起来,既然有云妹的下落,他肯定是要去的。
  明栀子端着洗干净的苹果走过来,奇怪的看了一眼,“二爷他怎么了走了?刚才不是要吃苹果吗?”
  她都把苹果洗干净了,他怎么不吃就走了呢?
  古二爷看了一眼书,才说,“没事,他有事着急出去,他不吃我吃,我是很喜欢吃的。”
  他直接拿起一个红彤彤的苹果,直接咬了一口。
  明栀子扭头看了一眼古二爷,“你不是很不喜欢吃水果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喜欢吃了?”
  “额,就是想吃一个苹果,补充一下维生素····呵呵。”
  “·······”
  古二爷吃了一个苹果,又吃了几个草莓。
  可能今天他水果吃的比较多,明栀子就又给他几个圣女果,“这个也很好吃。昨天从超市买的,现在这个季节,买这个也不便宜,你尝尝。”
  古二爷:“·······”艾玛,吃几个行。
  “好吧。”不忍心拒绝,那就只有硬着头皮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
  “是挺好吃的吧,昨天我买了三斤呢。”
  “嗯。”
  古二爷不着痕迹的把剩下的圣女果都放进了小盘子里。
  他真的不是很喜欢水果。
  *
  林二得到了云扶摇的住址,直接就去了。
  路上有一分陪同,也就不怕他走丢了。
  *
  “林二前面就到了,你可以自己去了。”
  一分实在对云扶摇不喜欢,也不想见到她,就把林二送到这里了。
  林二看着前面的公寓,也没有回一分的话,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小区很高档,若他是人没有门卡也没有业主的同意,保安是一定不会让他进去的?
  林二是鬼,轻轻松松的就走了进去。
  他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云扶摇住的房子。
  他直接穿门而进,看着云扶摇的大房子。
  他环视了一眼。
  “云妹,你在吗?”
  林二没有发现客房有人,他看向的是主卧。
  刚刚要睡觉的苏凉听到有人在叫她。
  云妹,这是一个老朋友对她独有的称呼。
  她睁开眼睛,快速翻身坐起来,赤着脚下床就往卧房外面走去。
  定眼一看,一个熟悉的面孔,让她非常意外。
  “林二哥?”
  苏凉太意外了。
  当初,这家伙自己陷入了沉睡,现在又突然苏醒,真是太给人惊吓了。
  “喂,林二哥你怎么突然苏醒了?有什么心事放不下吗?”
  苏凉是不知道林二过去的,她只是听过古二爷一笔带过的一句话。
  非常简单,这里的恩怨情仇她是不知道的,正因为不知道,她才说,“林二哥,你也争取一个投胎的机会吧,做鬼做久了,也厌倦了,我们虽然已经强大到在白天出来,可是····还是做人幸福。”
  林二笑着说,“等我处理了我的事情后,我也要离开了,做鬼也厌倦了啊。”
  “·······”
  “林二哥认识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的心事是什么啊?”苏凉给林二拿来一瓶水,放在他面前。也不管他喝不喝她自顾自说。
  林二垂眸,“没事,一些陈年恩怨。”
  “哦。”
  陈年恩怨吗?
  既然是恩怨,有必要这般仅仅抓着不放吗?
  这里还是有故事吧。
  苏凉深知每个变成厉鬼的人,心中都有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就是他们的执念。
  如她,如他····
  “林二哥虽然不知道你的执念是什么,但是我还是想劝劝你,放下一切,给自己一个解脱的机会,不要变成我这样,明知道伤害他的同时,也在狠狠的伤害自己。”苏凉的心真的很疼。
  林二:“·······”
  这是误会什么了吧?
  “我与你不同,你只是喜欢一个人,一直追着他而已····”而我是被欺骗感情,被背叛又被杀害。
  林二心想他的仇必须要用那个人的命来还。
  他不可能去放过她的转世。
  他苦苦熬了这么久。
  怎么会被一句话而感化,而放弃,除非他脑残了。
  不然,他失忆了。
  他浑浑噩噩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他记忆正在一点一点的找回。而那个人的长相他也快想起来了。
  只要想起来,找到那个人在哪里就容易了。
  所以·····
  他要去找真相。
  *
  “林二哥你住在二爷哪里嘛?”
  知道古二爷在白城,那么苏醒来的林二若在白城,那一定会住在古二爷哪里。只有古二爷会收留他,苏凉想到古二爷就笑了。
  二爷看似冷酷,其实只有他最心善。
  “对,住在他那里。他那个小女朋友挺可爱的。”林二笑着说,“已经完全把古二爷给收服了!”
  “真的吗?”苏凉不相信,虽然见过几次,每次古二爷都对明栀子非常体贴,可是真要是收服,她不太相信。
  林二却肯定的说,“是真的,大概古二爷只可能为她而改变了吧,别人怕是不行了吧。”
  只有这个女孩子才真正的的把古二爷给收服了。给改变了。
  所以。林二是真的很佩服她的,一个还没有二十岁的小姑娘,收服一个比她大了那么多岁的男人。
  不得不说,她是手段挺高的!
  “呵呵,一物降一物吧。”
  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女人能把古二爷迷成这忙样。
  尤其是古二爷都快成保姆了。
  他这个老朋友看着都不敢相信。
  那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古二爷吗?
  太不敢相信了。
  ···································································································································································································
  “每一次负能量的累积,都会是未来任何一次谈话的导火索,让我们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引爆它,从而伤害身边的人,自己也同时伤痕累累,并且再一次加重负能量的负荷。一旦你找到这些负能量的原点,将他们牵引出来,便是一次思想的革命,让你的思维基因重组,开启充满正能量的新生活,从此,你的人生将大不同。有史以来最通透的一次灵魂对话,我真的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啊。”
  林二把最近看的书中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苏凉听。
  苏凉:“太深奥了,我还小,听不懂。”
  “········”
  “你还小,开什么玩笑。”林二不屑的瞪了一眼太不要脸的苏凉。
  “好吧,好吧。”
  *
  “你家有书吗,我要看一会书。”林二站起来。
  苏凉挑眉,“书房在右面。”
  “知道了。”
  苏凉看着林二,她实在无法想这个人会爱看书。
  *
  “一个人心里,要住着广阔和天地光阴。那些孤独,是陪伴的鸟儿,都是飞翔的姿态——请原谅我到老都有如候鸟。请让我永远选择与众不同。”
  “一个人的内心是柔韧的,有精神强度,却又宽阔疏朗。她的姿态是低的,温度是低的。谦逊之外却又有高贵之气。她对自己都守口如瓶,珍藏着那些美好,让它们和化石一样,成为命中密码。多年后,密码遗失。谁都不再记得。唯有伊人,与时光同在。”
  “鸡汤吗?”苏凉听到林二把书上的话给念出来。
  她特别奇怪,林二居然喜欢上鸡汤了。
  林二挑眉,仿佛在挑衅苏凉,又给她读了一段其实他也看不懂的话,“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于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柔者,气也。驰骋者,冲突也。坚者,身形也。以自然之真一,冲突乎假形,何须作为哉?无有之心意,无闻于时日,空空一性,清静无为,时时刻刻,入无间工夫,自然真一上升,木来交并,虚无中会合,空洞中交感,如此景象,岂待作为而然哉?如此从无为中来得,何苦作为?不但希有如此之道,亦希有以柔驰骋之坚,以无为人于无闻之人者哉!又不但天下希有知此者,天下并无闻此者,以柔制坚,以弱制强,以无为入无间,如此之道,希易言哉!”
  苏凉只是揉揉眼睛,“你说的我不懂耶,不过我喜欢这两句话,最热的盛夏,意味着着夏天的收梢。荷月,静心读帖煮茶闻莲香。内心安详的人,即使佛陀不在世,也可以从天空、墙壁和树木听到法。第二句话是黑暗中的对话,当你充满恐惧,只要有同伴,就瞬间充满力量。当你陷入黑暗,总有人会指引你走向光明。当我们总以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我们就不会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群英雄。结尾太震撼,不能剧透。黑暗中的对话,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次与灵魂的近距离相处。”
  林二:“·······”
  “幸福源自内心的富足与安宁,幸福感是一切行动的原动力。用幸福的五心:爱心,真心,诚心,用心,感恩心,去创造幸福的五果:身体健康,心灵平和,个人成长,关系和谐,财富丰盛。”
  “天啊,林二你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做到吧。”苏凉笑得有些扭曲。然后又给林二补了一刀,“总能在坚定的眼神背后看到无尽的可能,总能在接收到能量之后就陷入无限想象,然后,就失眠了……连续减少进食和睡眠不足,我还能精神得像牛一样,难道是天地精气在喂养我吗?可以去修仙了……”
  “·····”
  “你可以得到飞升了,走你吧。”
  “只有生活比海更深——好光阴不过是一碗面一杯茶一盏酒。无尽莲花,一枝枝入心,如花在野,如玉在身。”苏凉不在意林二的嘲讽,她又接着说。
  林二:“你是幸福里长大的乖宝宝。”
  “做孩子的时候感到无聊,盼望着长大。长大后又向往着返回童年。我们浪费自己的健康去赢得个人的财富,然后又浪费自己的财富去重建自身的健康。我们焦虑地憧憬未来,忘记了眼前的生活。活得既不是为了现在也不是为了将来。我们活得似乎永远不会死,我们死的也好像从来没活过。”
  “莱辛,幸存者回忆录。”
  “聪明!”
  苏凉转身把书轻轻合拢,放回原位置。
  “这么久不见,突然发现能聊的话题也还是那么少啊。”
  “或许太熟悉了吧。”林二皱皱眉。
  苏凉心想也对,“隔壁有人在休息,我们去客厅聊吧。”小米正在睡觉,苏凉也不想打扰她。
  林二点头,“你家保姆?”
  “哦,不是,那是我生活助理。”苏凉简短的说。
  林二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