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抬棺匠 > 第五十八章 嫁棺 57

第五十八章 嫁棺 57

那步陈言一听我的话,好似明白什么了,先是诧异地瞥了我一眼,后是立马毕恭毕敬地朝璇子道长微微弯腰,诚恳道:“抱歉了,刚才是我失言了。”
  
  “没事,没事,没事!”
  
  那璇子道长一边抬手擦了擦眼角,一边哽咽地连续说了三句这样的话。
  
  说完,璇子道长朝我望了过来。
  
  我清晰的看到他眼角有泪水掠过,但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
  
  “小九,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那璇子道长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回事,死死地拽着我手臂。
  
  或许是他用力过大的原因,我只觉得手臂一痛,但也没说出来,而是任由他拽着。
  
  就在这时,那魏八仙冷哼一声,“我说你们两位,别忘了我可是给了工资的,我的工资是让你们来抬棺,并不是让你们弄什么认亲大会。”
  
  “草,你…。”
  
  那步陈言怒骂一句,就准备冲上去,我一把拽住他手臂,轻笑道:“人没说错,我们的确是来抬棺的。”
  
  说罢,我笑眯眯地盯着魏八仙,继续道:“只是,按照抬棺的规矩,这里面是否为空棺,恐怕得让我们看看才行吧!”
  
  我这样说,主要是担心棺材内藏着什么东西,毕竟,这九凤戏紥众圣灵柩的高度远超正常棺材,而根据我脑海中的信息来说,这种棺材的真正高度是一米八九。
  
  “请!”那魏八仙二话没说,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意思是让我去检查棺材。
  
  说实话,我有些不敢去检查,主要是直觉告诉我,这棺材有些邪门,尤其是我先前碰到这棺材的时候,心里有股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直接刺入心里一样,令我整个人一寒。
  
  而那魏八仙见我没动,面色微微一冷,说:“陈宫主,既然你自己主动提出要检查棺材,为什么现在却不敢动了?”
  
  就在他话音落地的一瞬间,我脑海中想起了道易的话,他说,静观其变。
  
  而刚才好像是我主动提出检查棺材。
  
  这会不会违背了道易的话。
  
  瞬间,我背后一凉,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玛德,没事提什么检查棺材,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所有的一切按照魏八仙的话去做就好了。
  
  唯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做到了道易所说的静观其变。
  
  当即,我轻笑一声,就说:“不用了,我相信你应该不会动什么手脚。”
  
  那魏八仙面色一冷,冷笑连连,“怎么?不敢检查,莫不成是怕了?”
  
  “谁怕了?”那步陈言怒吼一声,就准备上去掀开棺材盖子,由于那棺材过高,以正常人的身高,肯定是没办法掀开,那步陈言就准备弄两条凳子过来。
  
  我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一把拉住步陈言,沉声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在这安静地待着,要么离开这里。”
  
  凭心而言,倘若没有魏八仙刚才的话,我或许真的会去掀开棺材盖子,但魏八仙越是这样说,越说明棺材内有什么东西。
  
  而那东西肯定会对我们不利。
  
  正因为如此,我肯定不会掀开棺材盖。
  
  可,就在我说完的时候,那步陈言居然不动声息地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懂他意思,他这是让我相信他。
  
  我稍微沉思了一下,下意识眨了眨眼睛,意思是告诉他,我同意了。
  
  虽说我不知道步陈言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我绝对相信他不会那么冲动,要知道这家伙当初可曾阴过梅天机。
  
  那步陈言一见我眨眼,立马扭头朝魏八仙望了过去,“你家凳子在哪?”
  
  那魏八仙立马明白他意思,就说:“厨房外边有!”
  
  话音刚落,那步陈言立马走了出去。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那魏八仙立马朝我望了过来,沉声道:“陈宫主,混的挺好的,居然能忽悠到一些傻子给你当狗腿子!”
  
  我淡然一笑,就说:“对于无情无义之人来说,他眼中所看到的世间全是金钱、利益,而对于重情重义之人来说,他眼中所看到的只是情感,不知道你可认同这话?”
  
  我这话的意思是讽刺他不懂情感。
  
  那魏八仙立马明白我意思,冷声道:“情感不过是弱者再给自己找一个理由罢了,古往今来,哪一个强者的眼里不是只有利益、金钱。”
  
  我懂他意思,他意思想要成为高手,必须抛弃所谓的情感,就说:“每个人在世间活着的意义不一样,看待事情的角度自然也不会一样,就如一些所谓的高手,在看到一家人温馨的过生活时,也会发出一声无奈的感叹。”
  
  就在我说完这话的一瞬间,那步陈言拎着两条木凳子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笑着说:“九哥,这两条凳子应该够高了吧?”
  
  对于步陈言的话,我真心是摸不着头脑,但我一种感觉,这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当即,我点点头,就发现那魏八仙正准备扭头望过去,我立马开口道:“魏八仙,我要是刚才没听错的话,你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高手吧!”
  
  这话一出,那魏八仙立马朝我望了过来,嘴角掠过一抹讥笑,冷声道:“高手么?得看对于什么来人说,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我或许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但对于你们这种人,我应该是你们摸不着的天,想要碾死你们简直就…。”
  
  没等他说完,我忽然发现那步陈言静悄悄地走了过来,手中的木凳子刷的一下,猛地朝魏八仙后脑勺砸了下去。
  
  只听到哐当一声!
  
  那木凳子砸在魏八仙后脑勺上。
  
  木凳子应声而碎。
  
  紧接着!
  
  殷红的鲜血溢了出来。
  
  令我恐慌的是,那殷红的鲜血仅仅是溢了约摸三毫升的样子,一抹抹紫色的鲜血溢了出来。
  
  懵!
  
  懵!
  
  彻底懵!
  
  紫色的鲜血?
  
  这特么还是人么?
  
  不单单我懵了,那李不语、璇子道长也懵圈了,步陈言则保持着砸凳子的动作,死死地盯着魏八仙的后脑勺,脚下轻微地打着颤。
  
  “九…九…哥,我们是不是…遇到外星人了?”那步陈言颤着音道。
  
  我咽了咽口水,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紫色的鲜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是紫色的鲜血。
  
  等等!!
  
  好像…有一种人真是紫色的鲜血。
  
  可…那种人不是…已经灭绝了吗?
  
  不对,不对!
  
  九凤戏紥众圣灵柩出现了,那种人也有可能是真的存在。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