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人之心 > 第四十八章 鹰鹰鹰

第四十八章 鹰鹰鹰


  轰!隆!
  咚!嘭!
  虽然训练室的墙壁密度极高,能够抵抗不小的冲击,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还能隔绝里面的声音,但长岛秀一和冯战歌两人“训练”发出的声响实在是超出了训练室的标准。整层楼内都传出极大的声响,不少正在训练的警察都纷纷探出头来,朝着发出声响的训练室看去。
  而造成如此阵势的两人,依旧展开着激烈的对战。
  轰的一声,长岛秀一硬接下冯战歌的一拳后,再也抵抗不住后者的攻势,他应声而飞,撞在特殊材质打造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与此同时,长岛秀一身上的作战服也逐渐褪去,长岛秀一忍痛笑道:“啊呀,竟然输了啊……”
  冯战歌见状,他瞧见自己的所剩无几的械能,旋即也解除了作战服模式。
  “棋差一招,稍逊半分。”冯战歌走到长岛秀一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长岛秀一,然后伸出手来,极为认真的说道,“我的能源也差不多耗尽了,若非你身法欠佳,被我多击中几次,恐怕这场决斗的胜负就要交换位置了。”
  长岛秀一嗤笑一声,他一把握在面前那只大手上:“没人和你说过,你板着这么一张脸,会让人觉得你特别凶么?”
  “凶神恶煞?”冯战歌问道,虽然是疑问的口吻,但其脸上却是一副硬汉般的表情,乍一看确实有点凶神恶煞的模样,“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人也这么和我说过。”
  冯战歌一提力,将长岛秀一从地上拉起。
  “谁啊?我倒是有点好奇这个人是谁了,敢对铁血鹰骑说这种话的人,想必不是一般人吧。”长岛秀一怪笑道。
  冯战歌斜眼看了长岛秀一一眼,他闷声说道:“我怕说出来会戳上你那颗脆弱的心,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说为好。”
  “切,难不成还是你女朋友么?”
  “你……怎么知道?”
  “哈啊哈哈哈!我怎么知……”长岛秀一忽而大笑,但笑声还未持续,便戛然而止,他瞪大着双眸歪着脑袋,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冯战歌,“你丫刚刚说什么?你有女朋友?”
  长岛秀一猛地一拳锤在冯战歌的肩膀上,他嘲弄道:“别小螺号瞎鸡儿吹啊,你这鹰鹰鹰怎么会有女朋友呢!你这么凶谁敢靠近你!”
  “有啊。”冯战歌严肃的说道,“我有女朋友。”
  场面一度尴尬,哪怕长岛秀一再怎么催眠自己,他也绝不相信冯战歌拥有女朋友这个事实,可冯战歌那副横眉瞪目(认真脸)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何况那是一张认真脸吗?怎么看怎么想是要发怒前的征兆吧!
  “呀~原来你们在这啊!”
  正当长岛秀一不知如何接话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长岛秀一才得以有借口避开这个令人扎心的话题。
  “老庞?你怎么在这?”长岛秀一讶异道。
  “我来找老冯的,他手底下的人告诉我他今天会在这,所以我就来喽。”庞鸿双手插在口袋中,吊儿郎当地朝两人走去,“这才刚出电梯,就听见咚咚咚的声响,能在训练场打出这种声响的人可不多啊,真叫人害怕呢。”
  “但我看你可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长岛秀一耸肩道,他拍了拍冯战歌,然后捡起自己叠好的西服外套,方才那般打斗,双方都非常默契的避开了这个区域,所以外套上连一点尘土都没沾上,“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的密谈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先行告退啦!”
  长岛秀一说罢,便急忙跑出训练室。
  庞鸿捕捉到长岛秀一有些怪异的表现,但没多疑,他转而对冯战歌说道:“老冯啊,待会儿有没有空啊?”
  冯战歌面露凶色的看着庞鸿,其实本人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形象上比较粗犷,让人常常误以为他是个容易暴怒的人。
  “没空。”
  “哈?你怎么没空了?有案件要办吗?”庞鸿挠头道,“虽然我这也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但拖着总归不太好办。”
  “不急的话,明天再找我也一样吧?”冯战歌说道,他拍了拍出现褶皱的衣服,皱着眉头说道,“晚上我还有约会,就不方便赴你的局了。”
  “约会?和女朋友啊?”庞鸿挑眉道,脸上旋即浮现八卦的笑容,他用胳膊肘戳了戳冯战歌的胸肌,“看不出来嘛,我说长岛秀一那家伙刚怎么狼狈地逃走,原来是你小子扎他心了。公安两棵名铁树,一棵已经开花,另一棵却迟迟未开,难怪会如此难受。”
  “虽然对你所说的铁树很费解,但对扎秀一的心这件事,我倒是非常感兴趣呢。”冯战歌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虽然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瘆人。
  “是啊,谁都知道秀一和小田切两人互有情愫,但就差那临门一脚,真叫人为他们两人捉急啊。”庞鸿一副媒婆样摇头叹气道。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去盥洗室冲个澡换身衣服了。”冯战歌淡然说道,他担心庞鸿会搞事情,又连忙补充道:“我女朋友已经到了,我不想让她等太久。”
  “切,恋爱的酸臭味!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情,你这铁树百年不开花,开花活万年。”庞鸿咬牙冷哼道,“气愤。”
  “少来,想挨揍的话,我随时奉陪。”冯战歌话音一转,“不过,这是以前了。现在我有女朋友了,我可不想让她因为揍人的事情久等。”
  “哈?合着我是你感情上的障碍对吧?”庞鸿恶心得作干呕状,“当代恶臭情侣,真的熏到我了,我当初和我老婆都没这么腻歪,老实人谈起恋爱来真的粘腻。”
  “你懂个屁。”冯战歌哼道,“已婚男子,还有恋爱的感觉么。”
  庞鸿眼睛虚眯,他仰起头,咧嘴轻笑道:“嘿嘿嘿,所以说你还年轻啊。恶臭情侣又怎么会知道,爱对了人,每天都是在过情人节呢。”
  庞鸿拍拍冯战歌的肩膀说道:“铁树难得开花,想必对方也是一个不错的人吧。好好珍惜这段感情,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唔……”冯战歌虽然对庞鸿所说的话感到莫名其妙,但他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以表示对庞鸿这番莫名“祝福”的尊重。
  “先走啦,我明天再找你吧。”
  “嗯。”。
  “祝你约会顺利啦!”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