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 > 第四十二章 锻炼战斗能力

第四十二章 锻炼战斗能力


  老于头三个人虽然是变异人,也算得上是修行者了。
  但是他们走的道路却既不是灵修,也不是体修,而是妖修道路。
  妖修总体上来说有些像体修,以强健自身的肉身为主,但又有着自身独有的特性。
  他们能够走妖修这条路,主要与他们的身体特质有关。
  其实,他们这类会发生变异的人类,本来也算不是纯正的人类。
  在他们的血脉中,原本就有着妖族的血脉。
  老于头三个妖修只是隐藏在这个小村庄里的低级妖修,平时也就一起在周边探索,寻找一些修炼所需的资源。
  三个人既有合作,也相互提防。
  因为妖修之法中,有一种手段叫做融合血脉。
  就是击杀其他妖族,剥夺对方的血脉来融合,这样能够使自己的特性更加多样化。
  所以之前孔方伯才会说变异人之间都是敌对的,每个人都防着别人,担心会被别人杀死,剥夺血脉。
  不过,像那些身上只是有妖族血脉,但没有变异的人倒是不用担心。
  因为只有在血月之夜时,受到血月的影响,发生异变之后,妖族血脉才算是被提纯,并且产生了神奇的特质,这样的血脉才有被剥夺的价值。
  没有异变的只是普通人,在血月之夜发生异变后的人,他们自称“变异人”、“异变人”或者“妖人”。
  也有一些觉得自己还是身为人的一方面更多谢,称自己“人妖”的。
  像尉迟兄妹二人由于被王齐钰打断了变异过程,其实血脉并没有完成提纯,也没有异变出属于他们的特质。
  因此,他们才没有察觉自身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
  但是,尽管他们的异变被中止了,可毕竟还是有过短暂的异变过程,也就拥有了一丝变异人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能够被妖修所感知的,他们称这类人为半异变人,在他们眼中属于劣质品,很被看不上眼。
  所以,老于头三个人真的只是纯粹想杀掉尉迟兄妹,对他们的血脉毫无兴趣。
  可是,眼前遇到的一切却让他们惊讶!
  这两个劣等品居然好像是传说中的灵修?
  老于头三个人听过灵修的大名,但亲眼看到却还是第一次。
  他们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既见到了法器,还见到了传说中神奇的术法。
  这术法搞出来的空气罩真神奇!
  他们看着尉迟青松手里握着的铁剑,都有些想不明白。
  为什么孔方伯抓住尉迟青莲脉门的手会被那个空气罩撑开,他们穿在身上的衣服不会被撑开爆掉,手里拿着的铁剑不会被撑开掉到地上去呢?
  好奇怪啊!好神奇啊!原理何在?
  他们搞不懂,其实灵修们也一样不懂,但是术法就是这样!
  他们三个还在为空气护罩而感叹着,却见尉迟青松突然举起剑,向他们冲过来。
  这把剑的厉害老于头三个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剑上会莫名其妙的冒火,火还很难灭。
  老于头三个都估计这把剑肯定是叫什么“火剑”之类的。
  其实他们不知道,王齐钰给这把剑取的名字叫锋锐剑,因为这把剑还是挺锋锐的,比他以前用过的任何一把剑都要更锋锐。
  但这么锋锐的一把剑,却连秦青狼的手都割不破,反而是王齐钰为了今后炼制火焰剑而试手铭刻在剑上的火焰阵法对秦青狼的伤害更大。
  所以,他们看见尉迟青松拿着剑砍过来,都不敢大意,赶紧躲开。
  于是,只见尉迟青松挥舞着下品法器锋锐剑横冲直撞,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但是……打不着人!
  他一个灵修,怎么砍得中以练体为主的妖修呢?
  不过,他身上的空气护罩也确实给力,虽然他躲不开老于头三个人的反击,但是根本就不破防啊!
  所以,他一对三打得热热闹闹,两边却都是在做无用功。
  这让另一个空间中的王齐钰三人看得忍不住好笑。
  不过,王齐钰也没打算提醒尉迟青松,反正“吃一堑长一智”嘛!相信他以后会吸取这个教训的。
  倒是尉迟青莲不错,偷偷一个人站在稍远的地方,已经完成了一个一星术法“风刃”的结构模型的构建,这时候正移出到体外,进行充能呢。
  在尉迟青莲的身前,正有青色的能量光点涌动,这样的异象却似乎并没有引起正在乱斗的四个人的注意。
  这不得不说是尉迟青莲起初那么容易的被孔方伯抓住误导了他们,他们都觉得尉迟青莲是无害的,包括尉迟青松,根本就没有去看尉迟青莲一眼,只是一心挥舞着锋锐剑,想要劈到老于头三人一下。
  结果,最先中招的就是孔方伯了。
  尉迟青莲完成了充能,立刻就将这道“风刃”给施放了出去。
  只听“咻”的一声,这道风刃带着破空之声就到了孔方伯的身边,直接切向他的脖子。
  由此可见,尉迟青莲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要命,也是一个狠人。
  而且还记仇!
  与尉迟青松挥舞着的锋锐剑比起来,这道风刃的速度何止快了一倍!那是快了好多倍!
  具体快了多少孔方伯也说不清,但是,他已经来不及闪躲了。
  而且,他眼中虽然看到了那是一道弧形的风刃,只是风而已!
  但是,他却突然感到强烈的威胁。
  似乎这风刃会很锋利?
  孔方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赶紧发动了他的特性。
  他的血脉特性是什么?身体铜质化!
  没错,他的妖族血脉来自铜钱妖,也不知道这个血脉是怎么流传下来的……
  “噗”的一声轻响。
  并没有什么大动静,但是,孔方伯已经铜质化的脖子被切开了三厘米深的一个口子。
  假如他还是肉身,怕是要被把头都给割下来了。
  “呼……”
  孔方伯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不是汗,而是铜液。
  这些铜液才冒出来,就大多数又被孔方伯的铜质化身体给吸收回去了,不能浪费嘛!
  少部分在伤口附近的铜液则流到了伤口上,把伤口补齐。
  然后,孔方伯赶紧解除了铜质化,躲开了尉迟青松那比风刃慢得多的一剑。
  他摸了摸脖子,还好,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