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幽阁 > 第二百零七章 手里的东西

第二百零七章 手里的东西

    顿时那个黑衣人手里的东西被他狠狠的砸向地面,突然轰隆一声,从地面上弹起一阵白烟,这白烟冒出来的相当突然,应该是火硝掺杂着什么东西造成的。
  
      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荀梦欢赶紧捂住口鼻,可是白烟过后,她竟然惊奇的发现那黑衣人不见了,荀梦欢赶紧冲过去,此时哪里还有人,就好像什么人都没有来过一般。
  
      这让荀梦欢不由的有点气急败坏,这人还真是狡诈呀,她四下搜索了一番,依然没有结果,而那股气息也不见了,荀梦欢起码能确定那个人走远了。
  
      好不容易钓上来的鱼,结果却脱了钩,这种感觉是非常的不美丽的,荀梦欢当然也是这种感觉,有些垂头丧气的回到城内,荀梦欢不由的在思索,到底是谁在盯梢,到底又想干什么?
  
      但是单凭她的臆测,是猜不出来的,只有抓住一两个人审问之后才知道,可是她还没抓住人,自己却暴露了,按照古话说,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怎么能不让荀梦欢沮丧,城里有个别和荀梦欢熟识的和她打了一下招呼,而大部分人只是在偷瞄她罢了,这给她分辨谁在盯梢,谁在偷瞄,增加了难度。
  
      既然如此荀梦欢不由的想,还是静观其变的好,尤其是石文义也说了这个姚公公不好对付,而和暗影门一战,又互相皆有伤亡,所以还是先放一放好。
  
      想到这里,荀梦欢感觉轻松多了,但是就在她想松口气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荀梦欢赶紧叫道“哪里走。”
  
      于是双脚一使劲,朝着那黑衣人便追了过去,黑衣人身法极快,时而越过屋顶,时而跳到小巷子里面,时而翻过矮墙,别看他身材高大,但是动作却异常的灵敏。
  
      当然如果不是有这么灵敏的身手,他也不会躲过荀梦欢,可是这一次荀梦欢是铁了心的要追上他,很快荀梦欢的脚步就跟上来了。
  
      黑衣人赶紧朝着远处一座大宅子窜了过去,荀梦欢自然是看见了,也好不犹豫的冲过去,脚一踏门槛石,荀梦欢才赫然的惊觉,这不是荀家大院吗?
  
      看荀梦欢过来,荀天杨和荀天淼几人带着一众小厮就赶了过来,看到是荀梦欢他们客气的说道“荀大人,你来啦。”现在他们只敢称呼荀梦欢为荀大人,他们知道荀梦欢心里可没有这个大院子。
  
      但他们也清楚,荀梦欢断然不会把这个荀家大院怎么样的,虽然荀梦欢对荀家大院的心里有芥蒂。而荀梦欢却顾不得和他们搭话,而是朝里面张望。
  
      此时荀天杨问道“荀大人,你这是?”
  
      荀梦欢赶紧问道“叔叔,有没有看见一个人闯进来?”
  
      荀天杨疑惑“有人闯进来?什么样的人?”
  
      荀梦欢比划了一下“这么高,穿着黑色的斗篷,脸面很白,很瘦。”
  
      “没有,绝对没有。”荀天杨赶紧回答,这其实不怪他们,他们确实没有看见有人闯进来,而荀梦欢却看得真切,不由的有些焦急“真的有人闯进来。”
  
      荀天杨瞅了一下荀天淼,荀天淼悄悄的摇摇头,然后荀天杨说道“荀大人,真没有。”
  
      “看,那边。”荀梦欢对着吗,门口一指,突然说道,这一指可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而荀梦欢突然闪身,一个跳跃已经从外面的院子跳到了里面的院子。
  
      而荀天杨他们反应过来赶紧追了过去,边追便说道“哎呀,荀大人,这里面不能进呀,是女眷呀。”
  
      可是他们追到门口却突然停下来了,荀天淼盯着荀天杨问道“我们在追什么?”
  
      荀天杨看看荀天淼回答“不知道呀。”
  
      说罢两人很快达成了默契,对着里面的院子吼了一嗓子“荀大人,真没人闯进来。”
  
      可是他们哪里还能找到荀梦欢的身影,她早已经不知去向了,虽然荀家大院也有暗哨明哨,也有府丁,但多半是些壮汉,却没有几个有功夫的。
  
      荀梦欢在荀家大院的内院穿梭了好几次也没被发现,而她也没发现那个黑衣人,荀梦欢猫在屋梁上,不由的疑惑,这个人能藏在哪?这么高大的身材,往那一站就像是个塔一样,这么就消失了呢?
  
      正在她思索的时候,忽然在她面前不远处一座低矮的房子里面发出了一阵细小的声音,荀梦欢的目光投到那座小房子顶上,这座小房子她熟悉,因为她曾经住过,这不是什么偏房,而是柴房。
  
      荀梦欢心说,这柴房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的,既然有动静,莫非?想到这她一个闪身,如影子一般已经到了柴房的顶端,这一次她格外的小心,猫在柴房的顶上,靠着一边高墙的位置,这里很是隐蔽,于是她四下扫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之后。
  
      她小心的翘起屋顶的一块瓦,从瓦片的缝隙里面,她看到柴房里面果真有个人,那个人不在穿着黑色斗篷,但是那个人就是刚刚盯她稍的。这一点荀梦欢能确认,因为那个人的脸很特别。
  
      荀梦欢微微的仰起头看了一下远处的阳光,然后又看看院子,心中笑道,和我玩这把戏,看我不玩死你。说着她已经掏出了两支小药瓶,这小药瓶里面一个是紫色的粉末,一个是透明的液体。
  
      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荀梦欢把这两个瓶子的瓶口对接,然后使劲的摇晃了一下,朝着柴房就丢了进去,眨眼间,那两个瓶子临空爆开,从中发出紫色的烟雾,那烟雾异常的刺鼻,而且充斥的范围还巨大。
  
      柴房里面已经满是那紫色的烟雾了,荀梦欢料定里面的人在这种环境下呆不了多久,于是一个闪身到了窗前,这一次又被荀梦欢猜对了,那个人果真从窗户上跳了出来。
  
      等他一出来,荀梦欢赶紧拔刀,将刀指着那个人的脖子,此时那个人的脸上全是紫色的粉末,只有一双眼睛咕溜溜的转,荀梦欢有些得意的问道“你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