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多维谜案 > 第一八二章 柳暗花明

第一八二章 柳暗花明


  沈千钧双手扶膝,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听见孙所介绍,心里凉下半截:
  “原来东湖兄弟讲:红袄男驾驶旧面包开的山路,路况复杂…是这么回事!
  东湖那边上山主路是一条水泥路,但机耕路样的岔路-肯定有。红袄男将车开进人迹罕至的岔路深处,就地掩藏起来…完全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这趟老鹰山冒雪之行,简直是‘浪费’!
  孙所说的,从东湖上山…没从宜阳下山—车子有可能在老鹰山上,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
  除非面包车一直沿着公路开到尽头,经过最后一个小山村后,再开上往分界岭的机耕路…中间还要穿过一道‘防护网’…”
  想到这里,他觉得酒食上涌,便伸手掏出软电线杆子,站起身递一支给孙所道:
  “感谢盛情款待,我-酒多了。我在桐溪县箭山所,那里有4A风景区‘八卦洞’,在江南片是最大的地下溶洞!孙所、段指,有时间带所里弟兄或家属、朋友—去玩,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我不抽烟。干森林公安最忌‘火’,还请理解。沈所-自便…”孙所回绝,稍顿道:
  “我和你们森林公安分局的徐局长,是森林警察学院同学,八卦洞-我去过,确实很壮观!”
  “徐局长和我是高中同学耶-”刘探长惊喜道:
  “等量代换—我俩也是‘同学’哦!”
  沈千钧重重坐回沙发,点上烟-后仰靠着—
  他原想谢-辞,结束这希望渺茫、近乎愚蠢的查找,趁着山道尚未结冰,连夜下山—赶回桐溪。
  现在刘宗炜和孙所攀上“同学”,毫无撤退的意思?刘是小组长-不说走,他不便强提…
  刘探长和沈所想的不一样:
  他也意识到—面包车开进老鹰山的可能性不大。但既然顶风冒雪来了,就要将搜寻工作“见底”。
  一旦确定红袄男没有进入苏西境内,便立刻调整方案,将东湖那边山地作为侦探重点?
  刘宗炜和孙所正在热议“老同学-徐局长”的癖好、趣事——
  一个年轻警员端着一桶方便面进来道:
  “孙所,面-好了。”
  “谢-谢!”孙所起身接住面桶,拔下塑料叉子,正准备开吃-突然想起什么,叫住警员道:
  “小朱、小朱,你吃了嘛?”
  小朱站住-脸红道:
  “我吃了…两桶。”
  “那-你坐下,我问你点事?你上次到‘分界岭’那一片巡逻,回来说:探头被人动了。具体是怎么回事?”
  小朱依旧站着,想想道:
  “是朝东湖那边的探头,就在防护网旁边。平时都是朝着路,不知哪个将方向扭了?我去的时候,探头对着山林。估计…估计是村民或者偷猎的扭地吧?”
  沈千钧猛一睁眼-坐直问:
  “你、你再说一遍,防护网那-有‘探头’?”
  “是‘好的’呗?”刘宗炜充满期待?
  “能用。我当时就-扭回原向了…”小朱有些莫名其妙:
  所长问我事情,你们“外人”激动什么?
  “赶紧调出来‘看’!走-”孙所端起方便面,招呼道:
  同行来的目的很明确,要查找一辆旧面包是不是进山了?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回看监控录像。
  他原想等弟兄们吃完面—再安排,现在决定“马上干”!
  沈千钧、刘宗炜闻声求之不得,立刻弹簧般站起,跟着孙所出门—
  “那里…肯定是后来装的,我都不知道…”段指导步履蹒跚地落在后面,尴尬小声道。
  走在他旁边的小朱心想:
  “巡逻都是年轻人的事儿。你腿伤后—上山少,很多变化-不知道,也正常。谁还不会老?最好不能受伤-落下残疾…”
  五个人涌进监控室,小汪和阿峰一人正盯着一台电脑?看见领导进来,赶忙“暂停”-离座,闪到一边。
  “小朱,你来操作,赶紧地-”孙所指令完,便坐下继续吃面。
  “我记得是‘094’号杆…”小朱移动鼠标,很快显示屏上出现一片“黑夜-飘雪,地上积雪”的画面。
  “朱老弟,请你调一下1月7日夜里的画面—快进!”沈千钧等不及刘宗炜“打官腔”,抢先提要求。
  小朱没说话,快速动鼠标,将回访录像时间定在7日17:00—8日08:00,点击“播放”—
  “从‘8点’开始,前面不用看。”刘探长马上指出:
  他记得很清楚—面包车是“7日夜8时许”驶出东湖市区的。看前面的-纯属浪费时间。
  小朱刚改好观看时间段,点击-播放!
  “那就从20:55开始放,面包车在这个时间—经过东湖风景区大门…继续往盘上公路开,速度很快…嗝-”沈所翻看笔记本,再次提出要求,酒嗝跟声出来—
  “看录像-是呆活儿,嗝-让年轻人干…我、我俩出去-喝茶,叙叙、叙叙—嗝-嗯-”段指导也是酒嗝连天:
  俗话说,梁山弟兄,不打不相识。他和沈千钧称得上是“不喝-不相识”,两个人一人一瓶白酒;下雪天,还喝下两瓶啤酒—美其名曰“漱口”!
  “行-弹(段)子(指),有、有刘探长在…我们去抽烟-”沈所居然说话—舌头打结:
  连日来东奔西走,吃不好、睡不熟,总在坐车。他兴许太累了?
  “好、好,我陪你抽。”段指导拉着沈所胳膊,往自己办公室去…
  “孙所-麻烦你了。接下来我们3个看,你早点儿休息,明早还要‘大忙’!小朱-也是…”刘宗炜感激道。
  “嗯—小朱,你快去睡,睡足-好干活儿!”孙所关心下属。
  小朱向小汪、阿峰嘀咕几句,后离开。
  “我带你去值班室看看,条件简陋-卫生干净。老同学,将就一下。”孙所拿上面桶道:
  “一个人看视频‘足够’,轮流休息-少熬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是‘真谛’!”
  刘宗炜被孙所人格魅力折服,大恩不言谢,微笑着跟“主人”离开——
  看完值班室,孙所回办公室,说是草拟“封路”通告。
  刘探长急急返回监控室:
  他不是不相信两个年轻人的本事。几日相处下来,他对沈千钧两个徒弟的责任心和能力—十分肯定。
  他是太想第一时间看到“旧面包”…
  将过午夜,小汪、阿峰几乎同时惊喊出声-
  “快看-有了-”、“是他、是他,帽子口罩都在!”

Ps:书友们,我是无涯青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