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 > 第1275章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第1275章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最新章节!
  
  “行了没有?”喂几口下去,他已经不耐烦了。
  
  纳兰雨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耐烦了,还能说什么?
  
  “把粥也吃了。”陆亭川又把白粥端过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的碗,看来还是得他亲自喂。
  
  喂就喂吧,反正早就知道是这样。
  
  喂饭还是挺有耐心的。但是纳兰雨却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再吃点。”陆亭川开口,绝对不是劝说,而是强制性的。
  
  纳兰雨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他让吃,她就又吃了几口。也不想多看他一眼,更加不想看到他对自己照顾的时候。
  
  吃到一半的时候,陆亭川看她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就没有勉强她。
  
  “把药吃了就睡觉。”陆亭川剥了两颗感冒药和一颗退烧药递给她,纳兰雨接过来,都塞进嘴里,接过他递来的水杯,含水将药吞下。
  
  把水杯交给他之后,她就又躺了下去。整个人像被火炉包住了似得,热的难受。
  
  她浑浑噩噩中将被子给推了,但是很快就有人帮她将被子盖上。这样反反复复的动作,一直在她的意识中。
  
  陆亭川听说她不能受凉,又见她一直推被子,所以就一直守在她床前。并不时的观察她的体温。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她的体温稍微退下来一点。这让他松了口气。
  
  给她喂了点水,他也准备回去休息一下。
  
  这几晚失眠严重,没怎么睡好,昨晚又因为她的事,一整夜没合眼,今天熬了一天,觉得有些吃不消。
  
  “哥……哥……你不要走……”
  
  陆亭川临走前将灯关暗,却隐约听到她口中呢喃着什么。
  
  “纳兰雨?”他唤了她一声,以为她是醒了。
  
  “哥……不要丢下我……不要……”
  
  许是没有什么意识,她声音有些轻盈破碎。眼角挂着一层湿润。
  
  陆亭川凝目看了她好一会,手像着了魔怔似得,伸向她眼角。可是伸过去,却又顿住了。
  
  最后,终究还是没有去帮她擦掉眼角的湿润。而是转向,将她的被子捏了捏。
  
  “哥……”纳兰雨突然变得不安起来,一把就抓住他的手,急切的说道:“哥,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要一个人……不要……”
  
  许是内心害怕,无助,她将他的手抓的紧紧的。就好像害怕他要离开似得;又好像,就这样抓住,他就不会离开了。
  
  可是……
  
  就算他可以不离开,有些人离开了,是无法再回来的。
  
  看着她眼角滑下的泪珠,让他觉得胸口闷的难受。那感觉,让他很恼火,很躁郁。
  
  像负气一样,抽手离开了房间。
  
  在外面的落台上,他连抽了几根烟,也没能将胸口堵在那的一口气给疏通。
  
  找个风口出,也没能将胸腔的躁郁吹散。
  
  他是着魔了。
  
  ……
  
  陆亭川在外面抽了半包烟,弄的满身都是烟味。回去又重新冲个澡,换了一件睡饱。却把刚才的倦意给冲散了。
  
  他拉开房门出来,不想,撞见了管家从纳兰雨房里出来。
  
  “怎么回事?”陆亭川问。他以为是纳兰雨情况又不好了,不然管家怎么这么晚还在她房间里?
  
  “我担心陆少休息了,过来给纳兰小姐测个体温。”管家道。
  
  果然还是管家想的周到,也比较细心。
  
  “怎么样?”他问。
  
  “体温是稳住了,但是还属于发烧状态。而且纳兰小姐睡得好像不太安稳,总是兢兢战战的。”
  
  “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不用上来了。”
  
  “好。”
  
  管家离开后,陆亭川进了纳兰雨的房间。正如管家说的,她睡得一点也不安慰。
  
  越是这样,他越是想知道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她又受到什么威胁了?
  
  但是,她既然让他查她哥哥的事,还能有什么事能威胁到她呢?
  
  想的多了,头昏沉的厉害。他抬手在眉心间捏了捏,收起那些多余的情绪。坐到床上,轻轻的在她身旁躺下去。
  
  这一刻,仿佛这几天的疲惫都放下了,只想就这样好好睡一觉。
  
  ……
  
  纳兰雨再醒来的时候,是被渴醒的。嗓子干柴烈火,又疼又难受。
  
  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人怀里。她怔了一下,抬目,看到的是男人的下颔,再往上,是一张睡得很沉的脸庞。
  
  她失神。
  
  好一会,目光才移开,从沙发和床尾扫过。没有发现他的衣物,所以,她拿不到可以报仇的工具。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她故意动了动身体,想把他弄醒。她不喜欢跟他这样贴近,特别是在没有办法对他下手的时候,她更加恶心这样的亲密。
  
  陆亭川蹙了蹙眉,醒了。但是眼睛涩的难受,好一会,他才睁开眼。看着身旁的女人,手伸过去,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
  
  还是很烫。
  
  他叹了一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从床头柜上找到体温计,给她量体温。
  
  他这样一动,纳兰雨就理所当然的睁开了眼。
  
  陆亭川看到她醒来,怔愣住。
  
  以为她发烧会睡得很沉,或者被烧的迷迷糊糊,意识不清。但是,她看上去好像还算清醒。
  
  “我想喝水。”纳兰雨哑着声开口。
  
  陆亭川给她兑了一杯温水递给她。纳兰雨接过去一口气把半杯水都喝了。
  
  陆亭川也没问她够不够,只是把杯子接过来放回床头柜上。
  
  “体温计在腋下,自己注意一下。”丢下话,他就提步离开了房间。
  
  纳兰雨躺会床上,望着天花板,头脑还是昏昏沉沉的,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眼皮沉重。
  
  她觉得自己可能会这样死掉。
  
  其实就这样死掉也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回忆,没有痛苦,没有仇恨,没有悲伤,没有孤独……
  
  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又不想死。
  
  如果她就这样死掉了,谁来替哥哥报仇?所以,她还不能死。
  
  不能死……
  
  陆亭川再回过来的时候,纳兰雨已经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脸上又浮上一层异样的红。肯定是温度又烧起来了。
  
  陆亭川从她腋下取出体温计。看了下温度,果然,39.4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