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位面闯非洲 > 957、画皮
吃过晚饭后,山羊开始了收拾这里的一切,而克莱尔则把他们几个领到了自己的书房那里,为着每一个人都冲泡了一杯咖啡。
  
  整个书房里面很快便是热气缭绕,先前还有些冰冷的书房不多时便变得热闹起来。
  
  对于克莱尔,杨天龙他们倒也不隐瞒,径直把他们这才到法国的目的给克莱尔说了出来。
  
  “第五研究所?”克莱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还有那个死而复活的布莱克教授?”
  
  “没错,正是从这个线索,我跟狮子头来到了吧黎,狮子头的伤就是在第五研究所被人给捅伤的,不过很遗憾,那家伙跑的太快了,以至于我们根本都没有把他抓住。”
  
  “你们怎么看?”克莱尔没有直接回答他们,而是反问起来了杨天龙他们来。
  
  三人都不由得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只见杨天龙一脸平静地端起了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我觉得布莱克教授应该已经死了,第五研究所的那些工作人员肯定有人不正常,我怀疑那天晚上刺伤狮子头的,就是他们里面的工作人员。”
  
  “何以见得?”克莱尔问道。
  
  “因为托索尔那里有一个笔记本,跟一个内存卡,里面记载了他们中间的某些人曾经到过非洲去考察或者是冒险,然后在这里遇见了一个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原始部落,在原始部落那里,他们目睹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祭祀活动。”
  
  “那两样东西在哪里?我现在看看。”克莱尔迫不及待问道。
  
  “在我这里,克莱尔先生。”托索尔赶紧掏出了身上的笔记本以及打开了电脑。
  
  克莱尔首先看的是已经泛黄的笔记本,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他看的似乎很是认真,一两分钟这才翻页一张来。
  
  看了十多分钟,克莱尔终于把第一个故事给看完了。
  
  “我再看看录像。”克莱尔对着托索尔说道。
  
  托索尔点了点头,随即按下了播放键。
  
  这个录像时长大概在二十分钟左右,克莱尔看的也很是仔细,杨天龙他们陪着克莱尔一起观看这个录像。
  
  “等等……”就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忽然间克莱尔也是不由得大声叫道。
  
  “老伙计,你看到了什么?”刚才那个白衣女人的画面一闪而过,杨天龙感觉到克莱尔也肯定看到了那个画面。
  
  “我看到了一个白衣女子。”克莱尔一脸认真地说道。
  
  “老实说,我们也看见了,还为这个白衣女子到底是黑人还是白人进行过讨论。”杨天龙说道。
  
  “回放一下,我再看看。”克莱尔不由得说道。
  
  杨天龙对于那个时间点已经了然于胸了,因此他很快便是在那一瞬间将画面给定格住了。
  
  “就是这里,画面仅仅停留了不到一秒钟。”杨天龙指着那定格的画面说道。
  
  “这是个白人。”克莱尔脱口而出道。
  
  “为什么?何以见得。”托索尔赶紧问道。
  
  “她的体型决定了她不会是黑人。”克莱尔一脸无比坚毅地说道:“非洲人别看都是黑色的皮肤,但是他们的样子却是有千差万别,东非人个子比较高瘦,而西非人则比较强壮,至于中非人,他们个子则是比较敦实的,在非洲,拥有热带雨林的只能是中非地区,你们看这个白衣女子的身材,是不是很有曲线?”
  
  杨天龙他们不由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一脸倾听的样子。
  
  “所以这个女人绝对不是黑人,我感觉到他们应该就是圣灵骷髅教的人。”克莱尔一脸掷地有声地说道。
  
  “骷髅教?”杨天龙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个骷髅教其实就是骷髅党。
  
  “没错,他们应该是。”克莱尔一脸极其认真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第五研究所的人其实是被那些人给盯上了,然后通过下蛊之类的,让那家伙带着所谓的蛊毒或者巫毒回到了吧黎,接下来便是产生了一定的‘变异’,使得第五研究所那里接连发生命案,最后只好解散?”杨天龙快速地把他所知道的信息融合在了一起。
  
  “没错,他们中间的人肯定后来有深信那个邪教组织的,然后呆在第五研究所的大楼里面,你们的闯入,让他不得不自卫,这就是为什么狮子头被刺伤了的原因。”克莱尔说道。
  
  “先生,你分析的都很有道理,那我有一个问题,第五研究所在三年前就已经没有人在那里了,难不成那家伙一直呆在那里三年?”托索尔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这个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邪教组织的家伙们很可怕,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很多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勇气与毅力都是我们不可想象的。”克莱尔说道。
  
  “好吧。”托索尔也不了解邪教,他只得暂时相信了克莱尔的话。
  
  “其实我们也一直在对那个邪教组织进行研究,但是总觉得他们来无踪去无影,让我们很难找到他们。”杨天龙一脸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个不用着急,时间越长,他们肯定露出马脚的概率就越大。”倒是克莱尔一脸的轻描淡写。
  
  “哦,对了,克莱尔先生,华夏龙说他的一个朋友说在某个国际论坛上看到过布莱克教授,但是华夏龙却是觉得布莱克教授已经去世了,这两者该如何解释呢?”托索尔不愧为灵异爱好者,他问的问题总是与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有关系。
  
  “画皮……”克莱尔一脸幽幽地说道。
  
  “画皮?”托索尔一脸的迷茫。
  
  “简单来说,就是易容,如果我跟你仅有一面之缘,相信我的体貌特征,你不一定会很清楚,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只要我大概像我自己就可以了,这种易容其实很简单,人皮面具都可以做到。”克莱尔笑着说道。
  
  “可是他门为什么要画皮成布莱克教授的样子呢?”
  
  “因为他们肯定还需要布莱克教授为他们提供一些可用的资源,老实说,华夏龙见到的布莱克教授都未必是真人。”克莱尔最后如是说道。
  
  一听这话,杨天龙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细细一想,还真有这种可能,毕竟自己也是与布莱克教授见了一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