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神北归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神出现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神出现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雪痕好奇地问奇路。
  虽然知道了他是内应,但雪痕也相信他并不是坏透了的那种黑暗爪牙,所以二人继续同行。
  “这里被称为念神的居所,据说是众神之祖留下的遗迹。”奇路抚摸着走廊墙壁上斑驳不清的浮雕说道。
  浮雕雕刻在岩浆岩上,自然容易腐蚀剥落,但是即便无法保存持久,以前的人们还是愿意在这上面雕刻精美的浮雕,足见人们曾经对这里的主人是多么敬重、虔诚。
  “你好厉害啊,不但知道这里的事情,还有办法打开进入这里的门?”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啦,我的家族和一个名为琥珀的组织合作,开门的方法和念神居所的位置其实都是琥珀组织里人提供的情报。他们之所以和我们合作,是因为我是唯一能够进入耶路撒冷而不被发现的人,而我们家族之所以和他们合作,是想利用他们,最终独吞众神的遗产……所以我爸爸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
  “喂!你就这样把你们家族的阴谋告诉我,真的没问题吗!”
  还有,难怪你们被称为海盗家族!这么坑队友!
  “无所谓的,反正他们的计划已经进行到最终阶段,任何人都无法阻碍了。”
  虽然奇路嘴上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但是其实雪痕心里知道,他这么直言不讳,也是在向自己传达一种坦诚的信号。
  他说出这些阴谋的时候也带着深深的厌倦神色,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又感到无聊。
  奇路随意地踢碎了路边的一个陶罐,“至于打开这里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奇路伸出手,手中有一颗棕黄色珠子。
  “这就是琥珀,特殊的琥珀,只要持有这个,就可以在念神居所开启的时候将它稳定住,并打开它。”
  雪痕拿起那颗琥珀,翻来覆去地看,他知道琥珀是由松油等物质埋藏地下多年之后形成的宝石,有些琥珀里包裹着几千几万年前的生物化石,但是这颗琥珀中只包裹着一颗白色的水滴一般的小圆点。除此以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就这?这有什么特别的呢?”
  奇路耸耸肩:“我也不知道,组织里的人给我的。”
  雪痕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这样的事情应该属于琥珀组织的机密,即便奇路知道,也肯定不会说的。自己更加不需要知道。
  看着手里的琥珀,雪痕想到,琥珀组织……是不是因此而得名?但雪痕没有问出来,对于这个神秘组织的事情,如果问多了想必会让奇路为难。雪痕干脆就不问。
  “可笑库里花费了那么大力气,做了那么多准备,都没有打开念神居所,而真正的钥匙却只是这么小小的一颗琥珀。”
  “是特殊的琥珀。”奇路纠正道,“虽然看不出来特别之处,但是特别的就是特别的,我不知道其中原理,但是我听说过一个神话故事,也许与此有关。”
  雪痕来了兴趣,对于神话故事,每个少年都会感兴趣。
  “相传在念神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一位女子相爱。他们约定好在战争结束之后就结婚。那是一场必胜的战争,念神率领众神,碾压黑暗一方的妖魔鬼怪,一路打到南方很遥远的地方。但是因为同伴死神的背叛,众神们落入了陷阱。虽然最终大家全身而退,但是悲痛和创伤让念神失去了记忆。在那一战之后念神就消失在了南方。而这位女子则日日思念,等待着念神回去同她结婚。她并不知道念神失去了记忆,只道是念神不再爱她了。她坐在山崖上每日望向南方等着爱人归来,眼泪落入海里化成了一颗颗的琥珀……”
  哦,这真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原来众神还有如此浪漫的一面。
  雪痕再低头看向手中的琥珀。那包裹在其中的白色水滴,不正像是一滴眼泪吗?
  想象着在那遥远的古代,一位痴情的女子日日期待与念神重逢,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这个凄美的神话故事在雪痕还很年轻的心里也留下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琥珀。
  看着雪痕认真思考的样子,奇路笑道:“只是传说啦,这是北奥流传已久的神话故事,我都是从首领给我的资料上看到的。资料上还说,这里会有一件众神的遗产,不知道藏在哪里。”
  奇路在路边的罐子里翻找着。
  “众神的遗产……会放在那么不起眼的地方吗?”雪痕无精打采地道。
  “也是哦。”奇路站起身,看向走廊的尽头,那里火光熊熊,热流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如果说众神的遗产会放在某个特殊的地方,那很可能就是那里了吧。
  “走吧!快去,我们不能让库里抢了先。”
  奇路带头跑了起来。
  “库里他和你不是同一个组织?他为什么会知道念神居所的事情,他也是为了遗产而来?”雪痕问。
  “我和他当然不是一伙的,觊觎耶路撒冷和众神遗产的人很多,至于他是哪路人马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肯定是野路子,上不了台面。”奇路边跑边说。
  雪痕偷瞄了他一眼,心说你们都是来偷东西的,还要为自己的出身争一个高下,真是可笑。
  雪痕和奇路跑到走廊的尽头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宽阔的大厅。
  透过地砖之间更大的缝隙,他们看到了下面流动的红色。
  “哇!这是……熔岩?”雪痕趴在地上,从地砖缝隙之间看下面。
  高温1090°的红色的熔岩在下面流淌,有丝丝白烟从地砖缝里冒出来,臭味刺鼻。
  “我现在明白这里为什么这么热了。这里简直是……太酷了。”奇路赞叹。
  “难怪那些地砖和墙面好像玻璃,那是岩浆岩雕刻出来的。这里本来是一条熔岩管道。”
  熔岩在地下流淌,自然形成熔岩管道。座神庙竟然是在曾经的熔岩管道的遗迹上修建的,难怪走廊四通八达,如迷宫一般,那原本就是熔岩自然形成的。
  这宽敞的大厅仿佛一个天井,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口石棺,或许是年代久远,石棺的底部已经陷入了地面几分,石棺上的雕刻依然清晰可见,石棺表面上,镶嵌着一把巨大的纯金的十字剑,点缀以无数的宝石。
  他们距离那石棺约有十米。
  “嘿,那个石棺好像有蹊跷,我去那边看看。”
  说着,奇路向石棺走去。
  “小心!这地面可不怎么结实……”
  雪痕话音未落,地面突然塌陷,地砖纷纷坠落,在奇路和雪痕之间出现了一条几米宽的天堑,无数的砖瓦土方都落到熔岩里,激起一片白烟。冒泡的熔岩不时喷射出一股热气,有砖块被热浪吹起,飞上空中。
  奇路和雪痕的脚下只有一块地砖可以站立,不足半平米。
  雪痕往下看去,这一块地砖,由一根歪歪斜斜的石柱支撑,石柱矗立在火红的熔岩流中,周围的土石都已落入熔岩,他们就像一个钉子户,被孤立在石柱顶端。热浪灼烤着皮肤,干燥而疼痛。
  以他们为中心,周围的地砖也纷纷坠落,整个大厅最后变成一口深井,只有三根石柱支撑着三块孤立的地砖,他们这才发现,库里站在对面的一个石柱上。
  他和奇路雪痕一样慌乱。
  空中出现星星点点的金光,金甲天使出现在空中。
  石棺的棺盖竟然缓缓浮起,沙土四散而下,落入岩浆,棺盖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打开,也在之后坠入熔岩,包括上面的巨大黄金十字剑和无数宝石。
  棺材之中一人浮空而起。
  无数电流从神庙顶棚那无尽的虚空之中涌出,落到他的背上,尽数被他吸收,
  他的背上仿佛有巨大的电流组成的翅膀。电流在空中形成的图案仿佛一张恶魔狰狞的面孔。
  “你们以为你们打开了什么?你们放出了魔鬼,现在这个世界都将毁灭。”
  他的声音不大,却仿佛从天上传来,带着无尽的回响和轰鸣。好像有无数人同时在说。
  他带着一张银质面具。繁复的雕花纹路,银黑色的金属质感,充满威严而又邪恶。平纹棉质白头巾包裹着他的头。
  他的衣服雍容华贵,奢华得令人无法直视,金线编织,缀满宝石,如金缕玉衣。
  熔岩在脚下沸腾,更多的气泡,气柱喷薄,仿佛天地都在响应他的苏醒。
  此时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外面,耶路撒冷全城都断绝了能源,那之前无处不在的念力竟然停止了流动,就像断电一样,整个城市失去了光明,天轨混乱,npc停摆,很多设施都处于瘫痪,城市一片混乱。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他的强大气场如王者一般,那是不容置疑的权威,就在看到他面具的那一刻,笼罩在心头。
  巨大的威压让他们三个都喘不过气来,那种威压简直让人窒息,从见到他的那一刻,一个念头就笼罩在所有人心头:他是不可战胜的,他太强大了,在他的威能面前,没有人能够站立。
  雪痕三人跪倒在脚下的方寸之地。